《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36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阔别蒙古高原六年之久,西亚归来,铁木真传令蒙古高原大酣十日。一时间,整个蒙古高原奶酒飘香。
  大酣过后,便是大赏。
  身处蒙古土兀刺河老营,铁木真大封其兄弟子侄以及功臣。
  其中,铁木真以额尔齐斯河以西,咸海、里海以北的钦察草原封其长子术赤。此为钦察汗国的前身;
  以阿拉山口以西,阿姆河以东的土地封其次子察合台,建都阿力麻里(今新疆伊犁霍城县境内)。此为察合台汗国的前身;
  以阿尔泰山以西,巴尔喀什湖以东的土地封其三子窝阔台,建都叶密立(今新疆塔城地区额敏县境内)。此为窝阔台汗国的前身。
  以斡难河以东,黑龙江以南,乌苏里江以西土地,大封其兄弟、功臣,此为蒙古东道诸王封地。  

  最后,铁木真将蒙古本部十多万骑兵,以及斡难河,怯绿连河的蒙古根本之地,付于幼子拖雷监管。
  随着各大功臣勋贵的接连分封,各大汗国的相继建立,20年前的蒙古汗国,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提升了一个档次,从此便跻身于蒙古帝国的行列。
  领地既封,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等各藩王即刻前往封地就封。待热闹的草原归于平静之后,已过花甲之年的铁木真在广袤的草原上感受到来自于时光深处的孤独。
  …
  日期:2020-11-20 17:05:45
  一年前,木华黎病死于军旅,铁木真痛失左膀;东归之路上,大将哲别又疾没于归途,让铁木真再失右臂。看着老兄弟的一个个相继离去,这让时年六十有四的铁木真不免感叹,为何人终究难逃上天的召唤。

  古往今来,有太多的帝王手握乾坤,君临万邦,自诩为人间的主宰。只是在时间的长河里,却没有一个帝王能抓住生命的半捧流沙。在追求长生的道路上,燕昭王失败了,齐威王失败了,横扫六合的秦始皇失败了,宣威朔漠的汉武帝失败了,被奉为天可汗的唐太宗也失败了。千余年来,即使穷天下之力寻找,不死药和仙人终究没有青睐任何一位帝王。
  关于长生之事,铁木真在弯弓射雕时也不是没有想过。
  公元1219年铁木真西征之时,木华黎平定燕齐诸地。自古燕齐多寻仙问道之士,时有全真道人丘处机,号长春真人,自幼拜真人王重阳为师,尽得其师真传。
  木华黎兴兵山东,道家领袖丘处机劝其勿妄杀。铁木真闻之,对道家长寿之道心之所向,特命近臣不远万里,持诏书求之。丘处机闻诏,即率弟子李志常,尹志平等十八人,出蓬莱,上抚州(河北张北县),横穿华夏之地,越昆仑山,过铁门关(今乌兹别克斯坦东南),经数十国,历时四年,跋涉万里有余,始见铁木真于大雪山(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
  铁木真见之,当即引为上宾。
  此时正值铁木真攻掠西域。战争之余,铁木真便问丘处机取天下之道,丘处机答之不嗜杀;铁木真再问其治世之道,丘处机答之敬天爱民;最后,铁木真问到一个所有帝王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即何以长生久视。丘处机坦然相告:“世间万物,各有轮回,实无长生之事。然世人虽无长生,却可长寿。”

  铁木真再问长寿之道,丘处机告之以清心寡欲。
  长生之梦破灭,铁木真倒不像秦始皇那样陷入无限的恐惧,从而尽坑方术之士。既不能长生,铁木真便也坦然受之。只是征服了天下,却不能永久的享有天下,实为人生一大憾事。
  世有长生之天,终无长生之人,铁木真便于有生之年,尽情快意恩仇,以求尽慰余生之愿。而不嗜杀,敬天爱民,清心寡欲之道,则随着长生之梦的破裂被深深埋葬于深渊。
  而对于铁木真这样的征服者来说,虽不能永享人间富贵,但仍需遣有生之涯。所以,死于征途或许是他最好的谢幕方式。

  年前,铁木真闻西夏背叛木华黎于凤翔府,以致木华黎饮恨关中。时下,铁木真回归草原,又闻西夏密结漠北诸部,阴谋图己。于是,自感时日无多的铁木真,心中泛起了一个在有生之年灭亡西夏的念头。
  由此,西夏最后一次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日期:2020-11-21 06:11:50
  公元1226年春,铁木真领军南下,开始了攻打西夏之旅。
  此次南征,即是灭夏之战。铁木真一改往日出兵攻兀刺海城,破西夏黑山威福军司,沿黄河南下,直逼西夏都城中兴府的进军方略。
  既是灭国之战,铁木真决定破西夏全境,据其国土而有之。故铁木真兵分两路灭夏。
  灭夏之军,一路由铁木真本人统领,自阿尔泰山余脉而下,攻西夏黑水城(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取克夷门(内蒙古乌海市境内);另一路由其幼子拖雷统领,自西辽故地挥军东向,攻沙洲(今甘肃敦煌)、肃州(今甘肃酒泉)等地,预计两军会师于甘州(甘肃张掖),东向合围中兴府。

  在蒙军的全力进攻之下,西夏军毫无招架之力。蒙古两路大军相继攻陷黑水城、沙洲、肃州。
  在此过程中,儿子拖雷西破西夏西平军司,老爹铁木真北破西夏黑水镇燕军司、黑山威福军司,战争开打三个月,西夏,西、北之境陷落。
  得知肃州城破,西夏的太上皇—夏神宗,这个之前一直左右逢源的投机分子,在蒙军的兵锋下病死了。
  又两个月后,铁木真、拖雷大军会师甘州,共破西夏甘肃军司,继而合力再破西凉府(今甘肃武威)。此时,即位不到三年的夏献宗,又在铁木真这只老虎张开血盆大口之时,惊悸而死。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西夏国这对父子皇帝的接连病死,这让西夏的臣民终日惶恐不安。亡国的阴云,开始笼罩在西夏这片黄沙漫天的土地上。在这王朝危亡的时刻,西夏的臣民只能拥夏献宗之侄、夏神宗之孙李晛(xian)为帝,以暂时稳定民心。
  西夏的皇帝虽然接连病故,但是战争仍将继续,这铁木真该攻的城一座都不会留,该走的路一步都不会少。
  又三个月之后,铁木真以六十五岁高龄,亲率蒙军穿越茫茫大漠,破西夏白马强镇军司,继而又打到了黄河边上的灵州(今天的宁夏宁武)。
  灵州,已是中兴府(宁夏银川)最后的屏障。

  眼看着蒙军进逼灵州,西夏最后的大将嵬名令公在涛涛黄河旁边背水列阵,带领着西夏最后的兵力,与铁木真展开了决战。而这场西夏与蒙古之间最为激烈的一场战斗,最后还是以西夏军的败亡而告终。
  当这最后一支有望抵抗蒙军的兵马丧尽之后,中兴府的门户灵州城随之被攻破。蒙军随之奔中兴府而去。
  公元1227年春,蒙军最后一次包围西夏的都城中兴府。
  值此亡国之际,此时的西夏国主,仍然和十八年前的夏襄宗一样,寄希望于金国这个兄弟之国来将自己搭救。
  如果说十八年前,金国对于西夏的遭遇是能救而不去救的话。那么此时的金国对于西夏的境况是想救却救不了。
  因为还没等金国出兵,此时的铁木真却已留拖雷围城中兴府,其本人再率大军南下黄河,破西夏卓啰和南军司,攻金国积石州(今青海贵德县),进而破金国积石军置、临洮(甘肃临洮)、河州(甘肃临夏)、西宁州(甘肃宁县)、德顺州(宁夏固原隆德县),以威慑关陇金军。
  待夏至,铁木真于宁夏六盘山避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