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建立的大元王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第37节

作者: 凌峰公子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11-21 11:21:26
  第二十九章 西夏与铁木真的最后时光
  昔日党项首领李元昊建国大夏之时,曾设左厢神勇军司(陕西榆林),右厢朝顺军司(北贺兰山山口),西平军司(甘肃安西)、西寿保泰军司(甘肃定西),黑水镇燕军司(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黑山威福军司(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西南狼山隘口),白马强镇军司(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甘肃军司(甘肃张掖)、卓啰和南军司(甘肃永登)、石州祥佑军司(陕西绥德)、宥州嘉宁军司(内蒙古鄂托克旗)、韦州静塞军司(宁夏中卫)等十二大军司,作为十二大军团,镇守西夏国境四方。

  其中以西平军司防备回鹘;以黑水镇燕军司,黑山威福军司,白马强镇军司防备契丹、鞑靼、回鹘;以甘肃军司防备吐蕃、回鹘;以卓啰和南军司,石州祥佑军司防备吐蕃、大宋。然而,近两百年来,随着西夏周边局势的不断变化,国内的日渐疲敝,夏神宗时代地穷兵黩武。西夏各大军司再无当时李元昊立国之时的战力。最终,在蒙军的强大攻势下被尽数消灭。
  在蒙军的强势兵锋下,西夏除中兴府之外的各大军团,已经被碾压的粉碎。看到这种情况,身在一旁的金国早已惶恐不安,更遑论出兵救援西夏。时至今日,完颜永济当年天真的以为让蒙古和西夏两国相攻,而自己独自坐大的局面终究没有出现。反而夏、金两国却在多年地攻伐之下,平白地耗损了自身实力,从而让蒙古人有了逐一击破的机会。
  但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金、夏这对难兄难弟,在使者往来之时,也只能互道一声—自求多福。而王朝的明天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局面,金哀宗和夏末帝已经不敢去想。
  公元1227年盛夏六月,西夏除都城中兴府外,已全境沦陷。中兴孤城已再没有任何一座城关可以用作外援。
  记得十八年前,西夏都城被围的那个秋天,中兴府的上空暴雨如注。而十八年后,在这个惶恐的六月,中兴府却又在天灾的摧残下地动山摇。
  一场地震下来,中兴府宫室倒塌大片,百姓死伤惨烈。时穷力屈的西夏在无可奈何之际,不得不在国主李晛的率领下走上议降之路。但就在此时,全力灭夏的铁木真,其生命却已到了的弥留之际。

  冥冥之中,上天似乎要给西夏一个苟延残喘的机会。
  …
  日期:2020-11-21 13:22:01
  宁夏六盘山,铁木真那事先毫无征兆的恶疾,来临的太过突然,故而生命的灯芯燃烧的格外猛烈。两年的灭夏之战,已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精力,铁木真那已经快面临干烧的灯芯很快即将油尽。
  六盘山下,清水西江,拖雷跪于大汗行营的床榻之前。而在生命的弥留之际,铁木真关心的仍然是他未竟的灭夏、灭金大计。

  盛夏之日,床榻之上,已极尽虚脱的铁木真嘱咐拖雷道:“朕将去也,然死后切勿发丧,以免夏人获悉,以致功亏一篑。待夏人出降,当尽数诛灭之。”
  铁木真此言既出,西夏的残存之妄,即刻化作烟云般散去。
  西夏之事已定,铁木真浑浊的目光移向了金国的方向,那是他未竟梦想。只是,他已经没有机会去亲自了结这个夙愿了。如今的他,只能将灭金的梦想交托给他的儿孙们去完成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为灭金之战定下了最后一策。
  “金之精兵在潼关,其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攻破。若假途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许我。则由唐、邓直捣大梁(汴京)。金急,必征兵潼关以自救,然千里赴援、士马俱疲,虽至不能战、破之必矣。”

  铁木真说完,拖雷伫胸垂泪,以示会意。
  作为一个大汗,铁木真相信拖雷会是那个执行灭金之策并完成灭金大业的人。他对拖雷的军事才华一直很有信心。但正是因为如此,作为一个父亲的他,却不得不看着跪在地上的拖雷,陷入了情感地纠结。
  这情感地纠结,源自于铁木真身后的汗位。
  自铁木真称汗斡难河至今,已有二十余年。随着征服土地的越来越广,政务也越来越多,战争也越来越频繁。昔日的铁木真为了蒙古帝国的正常运转,便以长子术赤管狩猎,次子察合台掌法令,三子窝阔台主朝政,幼子拖雷掌军。四人各取所长,因才而举,以保证帝国的正常运行。
  而关于继承人的问题,若是遵循幼子守灶(小儿子继承遗产)的祖制,拖雷将是下一任大汗的既定人选。但是这个祖制却在八年前被铁木真西征之前被打破。
  铁木真正妻所生此四子,术赤之前由于血统存疑,之后又于铁木真之前病死于钦察草原封地,故而汗位一直与他无缘;察合台刚正不阿,同时也直则易折,故而也不适合在权力的刚猛和政治的柔软之间登台表演;但窝阔台和拖雷二人就不一样了,一个有治国之才,一个有军事才华。大汗之位该交给谁,一直是铁木真所犹豫的。
  从铁木真生前蒙古帝国地发展来看,帝国的军事征服一直是大于政治管理的。拖雷地继任,似乎更有利于帝国体制的运行和军事的发展。但铁木真最终还是选择了窝阔台,因为他明白,征服之后的治理,才应该是帝国将来的重心。而这考验的将是一个人的政治智慧、历史远见,胸怀魄力,而非单一的军事才华。所以,他将本该由拖雷继承的汗位交给了窝阔台。
  但是,在征服大业未竟之时,铁木真又把军权给了拖雷,他希望拖雷这个弟弟,将来可以守护在窝阔台这个哥哥的身侧,为帝国的发展开疆拓土,为帝国的运行保驾护航。
  铁木真的身后之事,看似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但濒临在生命边缘的铁木真还是有所顾虑的。若是说铁木真在此弥留之际还有什么不放心,那便是他看不透他的小儿子拖雷。

  铁木真始终无法确定,拖雷是否真的能心甘情愿守护在窝阔台的身侧,安心的当一个将军,当一个弟弟…
  日期:2020-11-22 06:30:44
  铁木真神色凝重地看了拖雷许久,他想过把拖雷的军权拿走,但是直至咽气,却也终究没有说什么。他本来就欠拖雷一个汗位,此时中兴府未下,他又怎能将拖雷的军权拿走。况且窝阔台远离自己身侧,此举也毫无意义。关于身后之事,他只能寄希望拖雷今后的大度。
  只是,在妩媚的权力面前,兄弟间又怎会有大度可言。
  铁木真,终究还是带着不安离去的。盛夏的六月,天空没有任何帝星陨落,山河也没有为之变色,在上天没有任何预示的情况下,铁木真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病死于军旅,永没于黄泉,结束了他征战万里的一生。
  最终,铁木真还是没能亲眼看见西夏的灭亡。
  由于拖雷对消息的封锁,对于铁木真的离世,西夏并不知情。而按照既定的投降之期,西夏的投降之日已经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