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21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2、村支书秦良开出一年十万,留王楚在村里任职,王楚拒绝了,说现在比这挣得多。谎言终有戳穿的一天,王楚并不是始皇转世,也不是滨江市黑社会老大,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罢了。
  3、王楚老丈人,老丈人的二弟弟,老丈人的三弟弟由于王楚的原因都进入村委会任职。王楚的老丈母娘都进入妇女委员会当个闲职。
  4、平头男的车队队长,由于太过屈辱,没脸见众人,转行不干了。平头男拿着挨了数顿揍得来的2000块钱,请帮忙的众人大喝一顿,摆了三桌,最后还赔了1000多块。半年后不断的骚扰在一中当老师的大姨子,一年后被王楚打跪在委县车站,身份证被拍,并告诉他,再嘚瑟,杀你全家。平头男再也没有骚扰过大姨子,在车站也永远消失了。
  5、婷婷将外出散步路过家门口的王楚拽进了家门,勾引到床上,硬怼喊疼推开,润滑后一下都进去被马上双脚踢开了,说不行太疼了,太大了,唠唠嗑得了。婷婷5年未嫁,婷婷妈上王楚老丈人家无数次,说婷婷宁愿做小,不要名分只要跟王楚就行,老丈母娘始终拒绝。婷婷又独自远涉1700多里到了滨江市,在那住了7天,奈何无法联系到王楚,回到德村。联系都联系不上,丝毫无望婷婷陆续相了无数对象,只有一个条件,家伙事大就行,最后5年后相中了一个,始终不要孩子,说我只给英雄生孩子,6年后在村里看到王楚又离婚了。英雄总是吸引美人,尤其是浸润着秦楚大地,吸收着日月精华,土生土长的少女。那年婷婷22岁,王楚29岁。

  王楚这一生,高光吸引住女孩子的时刻,太多了太多了。
  事后秦可卿问王楚,最后一刀砍着咋办,王楚说已经退后一步啊,他不躲肯定死,躲就能躲开。就因为这句分析,6年后,秦可卿遭受了此生最大的屈辱,秦家亦声名扫地。(未完待续)
  日期:2020-08-02 09:35:17
  第十一章 声名冰点
  两个月后,2012年2月,王楚过年放假,回到河北委县德村,所到之地,村民均拜伏在地,口中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王楚老丈人家人和村支书秦良都知道原委,秦可卿也成了皇后,每次出去都接受村民的跪拜,只是渲染成这种状况。而王楚肯留在村里的价码,也涨到了二十万,在村里呆着就行。

  面对每天数拨前来王楚老丈人家送礼的村民,王楚只需去中厅,接受一下跪拜,看了几天后,王楚摇摇头道:“总有一天,都会还回去”,众人皆沉浸在王楚带来的光环中,没有人听得进去。王楚的老丈人每晚都被各家邀请去喝酒,老丈母娘也俨然成了村里的妇女领袖被众星捧月般推举成妇委会主任,小舅子每天都跟各种各样的人称兄道弟,只有王楚,不允许跟任何人接触,更别谈跟别人喝酒,说是怕露馅,每天只能在家玩魔兽世界。穷山恶水出刁民,那富山善水呢,出愚民。哎!迷信就是科学还没达到那种发达程度,客观存在,但是当时又解释不了的客观现象。而王楚,恰恰是这种现象。王楚到哪,都是现象级人物。

  年后回到东北,八台市看望父亲。在出外办事的过程中,碰到点矛盾,王楚的父亲马上给人下跪,并要求王楚跟着跪。王楚把那人揍了一顿,王楚的父亲一顿埋怨。“我爷我太爷的性格,你是一点没继承”,王楚摇头。“我随你奶”,王父辩解。
  过年向王楚借钱的工程公司同事袁强张嘴就是借三万,王楚找个借口马上跟别人了解一下,发现袁强是在赌钱,没人借他,后又改口一万。王楚告诉他,不是不借你,借你你还是输,为啥你三个豹子碰到别人三个豹子啦,都他妈骗你呢。“你咋知道呢?”,原来袁强开着免提,一男子在旁边说道。
  过完年袁强将该男子李志带到了红岛厂门口要会会王楚,王楚出去之后二话没说一顿大锤锤脑,男子应身而倒,袁强肩膀也挨了一下。过了几天李志又来了,要一人一锤,两锤就被干灭了,王楚告诉李志,把骗袁强的钱退回来,要不这事没完。几天后,袁强拿着退回来的一万块钱赌资硬要给王楚2000,王楚没要说请我喝顿酒就行,最后也没请,而这,就留下了长达一年的隐患。
  2012年初,红岛厂一切都正常,有序的进行中,设备订单像雪片般飞来,规模持续扩大,并在许城也设立了分厂,一派大好的景象。
  “去年全场产值5.7个亿。咱们厂有大大小小108台吊车”,刘一水在大会上骄傲的说。
  “这得让王楚去啊”,看着项目地点,宋林直挠头。项目地点是肇北市,而主管部门是肇庆市,肇庆市质监局主管该项目的领导叫冯强,红岛在肇庆干过的项目,都被冯强折磨的体无完肤,毕竟,拿着国家标准要求,怎么做,都不会合格。
  “回来挺正常啊,没折磨你吧”,宋林看着从肇庆回来的王楚说道。

  “是不没见着啊”,李富也在那嘟囔。
  “估计是干了一仗”,王香秋经理问王楚。
  “啊,干了一仗,逼养上来就将军,让我一顿怼”,王楚若无其事的回答。
  “你看我就说这事就得王楚去,谁都不好使”,宋林感叹。
  “说说咋回事呗”,陈慧央求。

  时间转到2012年4月初,肇庆市质监局冯强办公室。
  “哪个厂子的啊?”冯强边抽烟边接过王楚递过来的图纸。
  “冯所长,红岛”,王楚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
  “这啥炉型啊,SHL,这啥意思啊”
  “双锅筒横置式链条炉排”,王楚答道。
  “哎呀,还懂点啊,锅筒还能横置那?你给我讲讲这从哪进水从哪出水啊”,冯强所长边看图纸边说。
  “不好意思,冯所,我就来报检,不负责讲解”,王楚解释。
  “不懂,不懂你来干啥啊,这要停电了咋整啊,水不就倒灌回来了吗?”,冯强继续在宣誓他技术的高明之处。
  “停电?爆炸呗!”,王楚看着冯强。
  “你会说话不”,冯强开始不耐烦了,一屋子人,怼所长好像不太合江湖规矩。
  “他不咋明白,别跟他一样的”,所长进来之前,已经跟王楚唠了半天磕的张平赶紧打圆场。
  “你这打压用啥水啊?”,冯强还没完没了了。
  “就用水呗”,王楚也不耐烦。
  “我问你啥水?”,冯强恼羞成怒。

  “尿水”,王楚笑着回答。
  “咋地还想干我一顿啊”,看着做势要扑上来滴冯强王楚说道。
  “你赶紧给我滚,找你们领导来”,冯强气得不行。
  “我来报个检,你上来一顿考我,考大学啊,啊?数理化呗,一会再整出来个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王楚调侃道。
  “你是不是2010年4月之后来红岛的?”,冯强突然发问。
  “你咋知道呢?”,王楚诧异。
  “哦,怪不得不认识我呢,你们厂别人看到我都溜溜的”,冯强若有所悟道。
  就这样,王楚与冯强结下了不解之缘,半年后,王楚在肇庆干了个工程,打水压时给冯强点了2000块钱,冯强说你真是红岛的人吗,红岛人不这样啊,最后检验费给打个五折,省了三万多。将心比心,你慷慨的对待别人,别人才会慷慨的回报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