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5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随七叔回到小屋里面,七叔这次没有再去摇椅上晒太阳,而是盘膝坐到了炕上,我也是坐在炕沿的位置:“七叔,你说我父母为什么要借我的命呢?”
  这个问题其实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家里面的人都身体健健康康的,只有一个出国在外读博士的哥哥,但也没听说他出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向我借命呢?
  七叔随手从床头翻出一些烟草卷在纸上点燃:“还能因为什么,既然是借命,那就肯定是为了续命。”
  七叔抽了一口烟,一缕灰黑色的烟气从他的嘴中吐出,我看着这缕灰黑色的烟气感觉有哪里不大对劲:“七叔,可是我家里的人都是健健康康,没有理由需要问我借命啊?”

  七叔耸耸肩:“我也只是一介凡人,这些事情只能是靠你自己调查了,老朽也是无能为力。”
  灰黑色的烟气缓慢的飘进我鼻子里,我并没有闻到烟草该有的那种香气,反倒是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像是腐烂尸体散发的气味。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这味道真的让人反胃,但却有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畅感:“七叔,你抽的这是什么烟啊?”
  七叔有深深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旱烟啊,怎么,小家伙,你没看你家里老一辈的抽过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没见过,但我闻过的旱烟好像和您这个不大一样啊。”
  七叔好像是笑了笑:“我这是独家秘方,对了,小家伙,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学道法啊?”
  我一愣:“你的意思是……要收我为徒?”
  七叔点点头:“老朽年事已高,恐怕活不了几年的光景,我看你小子跟我也挺有缘的,我这一身的修为可不能白白葬送了啊。”
  看着七叔那张沟壑纵横的脸我有些犹豫,左手下意识的开始揉搓耳垂。
  并不是我不想学这些阴阳之术,只是有关于修道之人五弊三缺的事情我也多少有些了解。
  五弊三缺,不管是占了哪一样这辈子我都过不清闲啊。
  七叔斜着飘了我一眼:“小家伙,我知道你咋想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的身体和灵魂因为借命而处在一种极其不稳定的状态,以后也会继续保持下去,如果你不修习道法保身指不定哪天就让什么孤魂野鬼占了身体,五弊三缺,总比被让人抢走了身体要好不是?”
  七叔的话让我一怔,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一些耸人听闻的嫌疑,但看七叔的表情却也不像是在说谎。
  我挠了挠脑袋:“七叔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既然您都开口了,就算不是为了保身,我为了报答您的恩情也得跟你学啊不是?”
  七叔看着我满意的点点头:“好小子,嘴巴倒是挺甜的,来吧,那今天我就先教你一些基础的东西。”
  我是个十分标准的灵异迷,从经无数次的幻想自己修习道法的场景。
  根据以往看小说的经历,那修行过程就算不是光影特效拉满,那至少也是画符念咒超有范的那种吧?
  可是你敢信,七叔他竟然随手扔给了我一本道德经让我背!
  重点是在七叔的各种威逼利诱之下,从小学习一般的我竟然一天不到的时间把那本道德经背下来了一半!
  不过还好,七叔也并没有让我全天都在背这玩意,偶尔也会穿插一些他以前的经历和驱魔的知识点。
  一直到了月亮高悬于天空的时候七叔这才放我离开,走出白石巷,我感觉走路都有些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全都是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些,抬头看着半空中有些朦胧的月光我长叹了口气:“我去,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也没见他们些修道这么枯燥的啊!”
  说真的有些后悔我这个决定了,但答应了人家不学也不行啊。
  就在我唉声叹气的时候,眼睛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不远处废墟上屹立着的一道身影。
  因为光线原因,我只能大体看清楚是一个张开双臂的人形。
  眯起眼,我想看清楚这个轮廓的细节,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只能看清楚轮廓,最多能分辨出对方身上的是一件运动服。
  摇摇头,我也没在意,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了我脸色开始变得有些沉重,我在想今晚上回去需要和爸妈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

  我聚精会神的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之前的那个人影轮廓在我离开之后也开始缓缓移动朝着我的方向。
  夜晚的街道,路灯有些辉煌,白天时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有一次涌了上来。
  我皱着眉,回头看了看。
  在不远处路灯之间的空隙里静静站立着一个黑影,但因为处在阴影之中而看不大清楚。
  盯着那影子看了会,我心生警惕,脑子里不由的浮现出白天那个稻草人的样子,打了个寒颤加快脚下的步伐。

  可是我加快步伐,那个影子也似乎是加快步伐跟了上来。
  走了一会,我抽空回头想看看有没有把那个家伙甩开,但着一回头,我就感觉整个头皮一下子揪到了一起。
  此时一个稻草人就好像是移形换影一般的紧跟在我身后,身形一闪一闪的,而伴随着他的每一次闪烁都会缩短我们之间的一段距离!
  “鬼啊!”

  一声尖叫响彻在昏黄的夜色之中,我也顾不得什么了,把腿就朝着前方狂奔。
  身后的那个稻草人被我看见真容之后似乎也放开了,身形不停的闪烁靠近,空气中也再一次响起了那种诡异的似有似无的笑声。
  我没了命的跑,可是那稻草人就好像是拴在我身上的一个风筝,我快他快,我慢他慢就一直保持在一个若即若离的状态,我甩不开他,他也不急着追上我。
  虽然说在危急时刻人会爆发出潜能,但体力终归有限。
  百米冲刺的速度没维持多久我便有些跑不动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几乎是全凭意志力来驱动自己甩开麻木的双腿。
  回头看了一眼:“我哩个擦,大哥,我真的不好吃,求求你了找别人去吧!”
  我真的是连哭的心都有了,那家伙还是若即若离的跟着我,就像是猫戏老鼠。
  七叔不是说他那个什么舍利子有驱邪的功效吗?
  这怎么关键时刻一点用没有呢?
  跑到最后我真的是跑不动了,我也不跑了,心里想着正好刚从七叔那学了点驱邪的知识,在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回事,倒不如拼一拼。
  稻草人见我停下来他也停止了移动,静静的杵在那里,一双黑豆子似的眼睛盯着我一动不动。
  我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跟他对峙同时正好也恢复一**力。
  过了好一会,那稻草人的脑袋歪了歪,我似乎隐约听到了卡卡的脆响,就像是僵硬的关节被掰动时发出的声响。
  这种声音在安静的街道里让我有些毛骨悚然,头皮一阵发麻。
  咽了口唾沫,我把舌尖放在门牙的位置,给自己做了做心理建设然后就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首先是一股腥甜的味道弥漫口腔,紧接着的就是钻心的剧痛,整个舌头都因为这一下痛的有些麻木,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