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7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忽然一双柔软细腻的手从后面打上了我的肩膀,我整个人一机灵,后背的肌肉紧绷了起来,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停滞。
  “老大,现在还没到时候,过两天,咱们还会再见面的。”

  声音传进我耳朵里,而放在我肩膀上的双手则已经离开,我僵硬着脖子转头,身后空无一物。
  那个狐妖走了?
  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松开,我整个人就好像被抽走了骨头一样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四周一片安静,除了空气中依旧残留着的那股甜味,再也找不到半点妖鬼的痕迹。
  浑身无力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体力恢复一点之后我就像这只是脱缰的野马一般狂奔回到了家。
  家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我直接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人缩在被窝里,脑海里总是会莫名其妙的闪过之前那个狐妖的身影。

  仔细想来感觉好像有些熟悉,双马尾还穿着JK,这……
  在脑海里检索了一番然而并没有发现相应的熟人,我认识的那群女的基本都的群恐龙,穿JK不可能的。
  算了,想不出来那就不想了,赶紧睡觉。
  翌日清晨。
  昨晚上可能是因为精神过于紧绷的原因,我并没有睡好,起床之后感觉腰酸背痛,身体还有些有些轻飘飘的不咋听使唤。

  晃了晃脑袋走出房间,此时父母已经做到了客厅里在看着电视,他们看见我表情都是有些尴尬,而我的脸色也是瞬间冷了下来,一头扎进了洗手间。
  用凉水冲了冲,感觉稍微精神了一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深吸了口气,转身推门走出了卫生间。
  坐到沙发上,我们一家三口全都保持着缄默,没有一人开口。
  过了许久,父亲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自己叼上然后递给我一根。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的结果然后点燃深吸了一口:“爸,妈,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嘛?”
  看着两人,我缓缓的开口,语气中不由的但上了些许抑制不住的失望。
  父母对视了一眼,看两人的神色都有些焦急。
  我的眼神在他们之间不停转换,愈发的冰寒,谁能想到,我的至亲竟然会对我下手。
  最后父亲狠狠的嘬了一口手中的烟然后按在烟灰缸里按灭:“其实……其实你哥他出事情,你嫂子跟他分手了,强子一时想不开上了吊,救下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一口气了,而问你借寿命也是我们请高人想的法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救你哥。”
  我拿着烟的手一颤,烟灰掉落在裤子上我也没有去理会。
  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怒火就像是压制不住的狂龙一般冲上脑海,但很快怒意散去全部化作了屈辱和不解。
  沉默。
  客厅里除了电视剧演员们的台词之外一片寂静,沉默之中我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留了出来。
  我一只手捂着脸:“救我哥?那我的命去换他的命?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吗?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上吊自杀不珍惜,凭什么要我来替他偿命!”
  我越说越激动,到最后我更是豁然起身一巴掌狠狠排在了茶几上:“他是你们亲生的!难道我就不是吗!”
  父母依旧保持沉默,我满含怒意的看着他们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还是说,你们觉得我这个三流大学儿子的命,不如那个博士儿子值钱?”
  不大的客厅里电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关上了,只有我的怒吼在徒劳的回荡着。

  父母低头不语。
  房间再一次归于平静,我盯着他们两个眼中血丝密布。
  本来我都想好了,今天兴平气和的谈谈,说不定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现在我真的平静不下来。
  如过眼前的这样两个人不是养了我这么多年,我真的恨不得把他俩活撕了!
  长久的沉默之后父亲又叹了口气:“其实……商,你并不是我们亲生的,你当初是被人仍在我们家门口,我们把你捡回来的。”
  这一次换我愣住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是一记响雷。
  “怎……怎么可能,如果我真的是捡来的,那你们是怎么会知道我的生辰八字?”
  父母,或者说是养父养母两人对视了一眼,父亲起身走向了卧室。
  我就那么看着他从卧室里拿出来一个红色封面的小本递给我。
  我接过小本,封面上明晃晃的几个烫金大字收养登记证!
  “当初我们捡到你的时候,你的生辰八字就被人贴在了装你的小篮子里,所以我们才知道你的生辰。”
  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这本收养登记证,原本因为这个消息而震惊的心情开始逐渐的转变成愤怒。
  我一把将他摔在桌子上看着面前两人:“所以说,这就是你们那我的命来就你们儿子的原因对吗?就因为我是领养的对吗?这两年,我应该也没少为家里做事吧?你们两人住院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难道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看护着你们吗?而你们儿子呢?脸来看一眼的功夫都没有,就算是这样你们还要拿我的命去续他的命!”
  这一次父母二人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点羞愧,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看着他们这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里一阵抽痛,不知是因为极大地愤怒还是什么,我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又一次的流了下来。
  没有理会他们,我转身就推门走出了屋子,从今以后,这就不再是我的家了。
  有些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我忽然感觉……诺达的天地好像忽然没有一个能让我信任的人。
  走着走着我不知不觉间有一次的走到了白石巷的巷口。
  抬头看着这一片建筑,我嘴角不由自主的有些上扬。
  我好像并不是没有能信任的人,至少七叔我还可以去相信。
  抬步朝巷子内走去,一路走到四十四号。
  站在这个老旧建筑前我伸手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七叔好似破风箱一般沙哑的声音:“谁啊?”
  “七叔,是我。”
  “楚商啊,进来进来吧。”
  推开院门,七叔依旧是躺在那张摇椅上,阳光透过树荫星星点点的散落在七叔的身体表面。
  七叔斜眼看了看我:“小家伙,看你这样子,好像是有什么心事啊?说给老朽听听。”

  我站在七叔旁边看着这个枯瘦的小老头,刚刚止住的泪水又似乎有涌上来的冲动。
  人就是这样,也许一件事情再伤心,自己一个人很快的也就会深埋心底,也许并不会忘记,但至少表面坚强。
  可这个时候有个人开始关心你了,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的心里真的很脆弱。
  故事讲完,七叔抬眼看了看我,沟壑纵横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干枯的手掌紧紧抓着摇椅的把手。

  “人都说生而不养,断指可还。生而养之,断头可还。不生而养,无可还之。虽然他们做的是有些过分,但怎么说也养了你这么多年,这一次你就当报答他们恩情了,日后不再来往就是了,好了,这些事情你先放到一边,既然来了,那我就继续教你道法,以后你就跟着我住吧。”
  七叔说的话的确有道理,虽然我现在这的恨透了那两个人,但也只能是这样断绝来往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