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8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跟着七叔进屋之后七叔又翻出了基本经书让我研读。
  上午的时间几乎都在背书,而下午七叔则是开始正儿八经的教我一些道法基础,比如画符。
  可能是我天资愚钝的原因吧,一下午的时间,七叔一遍一遍的教我怎么画,但我就是不得要领。
  一直到了临近傍晚,七叔在一旁被我气的都快要动手打人了,我这才终于勉强画出一张能用的符箓。
  起了验符的神咒,符纸之上闪烁起了极其微弱的光芒,这是成功的标志。
  七叔用两根手指捏起符纸叹了口气:“哎,你小子一下午就画出来这么一张最低级的引火符,也不知道老朽收了你做徒弟是造了哪辈子的孽,行了,你今晚就在客房睡吧,现在去收拾收拾应该还有时间打打坐。”
  一下午眼睛就一直盯着黄纸,导致我现在还有些迷糊,点点头就跑去了旁边的客房。
  虽然七叔自己一个人住这里,但房间里也每日都有打扫,都是可以住人的。
  我进入客房之后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扫扫地,擦擦桌子便盘膝坐在了炕上开始打坐冥想。
  道家的法术,不管是符箓之术还是奇门遁甲全都是需要人的气去支撑。
  而人本身的气是有限的,能够调动的更是少的可怜,打坐冥想的过程中就可以从天地之间吸收壮大自身的气,并且有助于精神力的提升可以更有效的控制气。
  心神逐渐的宁静下来,因为视觉的消失,所以其他五感在这时便极其敏锐。
  平日里没什么感觉的空气,此时一呼一吸间都能察觉到有一丝丝或冰凉或温暖的丝线夹杂其中。
  我这边开始了打坐冥想,而七叔则是静静地坐在炕上翻看着一本十分古旧的书籍
  七叔小心翼翼的翻看着,这书籍的纸张因为老化已经很是脆弱,只要稍不留神就可能把这个孤本能坏。
  看了一会七叔合上书本长叹了口气,走下床,颤颤巍巍来到我房间的门口,透过窗户缝隙看着里面种子啊专心打坐的我。
  看着看着,那双浑浊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他自言自语到:“双儿如果活着估计也和这小子差不多大了吧?哎~你小子其实也挺可怜的,老朽反正也活够本了,要不就不夺舍祸害你了?收个关门弟子似乎也不错。”
  某片大洋上此时正漂浮着一艘名为千岛号游轮,偌大的一艘游轮之上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在甲板上聊着天。

  突然头顶上的广播响起,在甲板上闲聊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纷纷进入了船舱内部。
  在几人进入船舱内部的同时,舱门毫无预兆的关闭了,而原本看起来福堂皇的游轮也开始了飞速的变化。
  四周的时空就好像被突然的加速的十几倍,游轮外壁的漆皮迅速脱落,整艘船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便化成了一艘“幽灵船”。
  “七叔,我真的不行了,咱歇会行吗?”
  我在白石巷四十四号的院子里站扎马步,汗水就好像是决了堤一样哗哗的往下淌,衣服就好像刚洗过没甩干一样。
  双腿抖得厉害像是刚从富婆家过夜出来。
  七叔躺在摇椅上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小家伙,再坚持坚持,你看那一炷香都快烧完了,等烧完了你就歇会。”
  我愁眉苦脸的看了看还剩一点香:“七叔啊,这才第几天,能不能循序渐进一下,扎马步先从五分钟扎呗?”
  七叔撇了我一眼:“哪来那么多废话?想当年老朽第一次可是扎了三炷香的时间,你这还连一炷香都没有呢?练不好下盘怎么练身手?没有身手就算道法好,你也打不着人家那些鬼啊,好好扎你的马步。”
  我是一声哀嚎,但又毫无办法。
  一炷香剩下的那点好像燃烧的特别慢,我感觉得有十几分钟了,终于最后一点香也化成了香灰。
  七叔看着彻底烧完了的香随意的摆了摆手。
  我见七叔摆手一屁股就做到了地上,眼前一片的眩晕,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都在左摇右晃的,全身上下一点劲都没有。
  我已经在七叔这里带了将近一周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除了帮七叔打扫打扫庭院,日常就是各种道法上的修炼,最近几天还开始了身体上的锻炼。
  那个稻草人和狐妖从我住进七叔家里之后也再也没有出现过,可能是因为有七叔在这镇场子吧?
  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向七叔:“对了七叔,我过两天就开学了,恐怕就不能再在这陪您了,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多出去走走,干什么事情都小心点,免得磕着碰着。”
  七叔瞥了我一眼:“老朽虽然年事已高,但还没到那种程度。”

  从他的脸上我看不出任何表情,和往常一样的高冷。
  我并没有看见,那掩藏在重重皱纹下的眼睛里已经不自觉的涌现出了些许不舍。
  我笑了笑,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腿却根本使不上力气,就跟两根面条一样。
  连续的尝试了好几次都是徒劳无功。
  七叔坐在摇椅上伸出一只手:“小家伙,你这身体不行啊,才蹲了这么一会就站不起来了?”
  我看了看,然后一把拉住了这只干枯的手掌借力起身:“我去,七叔,你有没有搞错,我这身体已经挺不错了,这要是换个体质差点的估计早就晕过去了。”
  七叔眼含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得了吧,赶紧去做饭,吃完饭,你也好收拾收拾去学校了。”
  我转身去厨房做饭了,留七叔一人继续在庭院里晒着太阳。
  七叔抬头透过树荫看着天空眉头皱了皱,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叹了口气:“这小家伙也要走了~总感觉空唠唠的,又没人陪我这个老头子了~也不知道还能再活多久,臭小子,你可真是走运啊。”
  在七叔家里待满了最后一个上午,下午我准备回一趟养父养母的家里。
  我并不是想回去求和的,而是我已经准备好了文件准备把户口单独的迁出来自立门户,从此之后我就和他们真正的没有半点瓜葛了。
  站在放到门前,我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翻腾的心情,伸手敲了敲门。
  “谁啊?”门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养母。
  “我,楚商。”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房内一阵丁零当啷的乱响,紧接着是一阵乱的脚步声。

  房门被打开,一个有些憔悴妇人站在门后面,我们四目相对久久无语。
  妇人的脸上是欣喜和拘谨,而我则是面无表情。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早已准备好的文件递给她:“妈,我最后在叫您一声妈,借命的那件事就权当我还了这些年来您养育我的恩情,今天我来是想您把这个文件签了,从此之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妇人脸上的神色变了变,看着我递给她的那份文件有些不可置信。
  她抬头看了看我,有低头看了看那份文件没有接过去:“商儿,这件事我和你爸真的是有苦衷啊,而且那道长当时说了,这借命并不会害了你的命,我们才同意的啊。”
  听到这个时候了她还在狡辩我忍不住的皱眉,语气有些冰冷:“您觉得我会信这话吗?借命借命,只要不傻都知道,命这东西借了就没了!您还是赶紧把文件签了吧,我还要有事情要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