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9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妇人看着我深深凹陷的眼眶逐渐泛红,最后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披露里啪啦的打在我心头上。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不由鼻头一酸,我微微仰起头不让泪水流出来。
  说实话,这么多年,就算我不是亲生的又怎么可能没有对这个家的依恋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
  防盗门缓缓闭合,我最后看见的是一张充满悲伤与不舍的脸。
  只是我并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我再次见到这张脸时,这张脸的主人已经奄奄一息,而当我最后一次看见这张脸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张在半空中随风飘荡的人皮,鲜血淋漓!
  拿着那份签好字的文件,我来到了律师事务所,之后的一整天的时间里我办理了许多的相关业务,最后终于是在下午天擦黑的时候办完了所有事情。
  有关于我自立门户之后的户口本等证件还需要上边审批,估计还需要一两个周的时间才能发下来,不过我也并不着急,因为接下来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准备准备,然后开始面对我即将迎来的大二上半年的校园生活了。
  我住的小县城距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远,又因为刚刚净身出户的原因身上钱不多,所以就只能选择坐长途大巴车。

  这车的唯一好处估计也就是便宜了,但是相对而言他的坏处我真的是无力吐槽,路上颠簸也就算了,质量还不好,这不伴随着卡卡的几声巨响,车子就直接抛锚在了半道上。
  车上的一些乘客见大巴车连续打了几次火之后依旧在原地不动,就开始了抱怨。
  “哎哎哎,啥情况啊?车子坏了?”
  “不是吧?师傅,我们赶时间的啊。”
  “能不能修好啊,真的是,现在车的质量都这样吗?”
  对于这满车厢的抱怨声我表示有些烦躁,随手打开旁边的窗户朝着外面看去。

  窗户一打开就有一股子凉风灌了进来,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车子抛锚的地方是一大片麦田的旁边。
  麦田里面零零散散的树立这几个用来吓唬飞鸟的稻草人,因为天色已晚的缘故,这些稻草人看不清具体样貌,一眼望去就好像在麦田里真就站了几个人似的还挺吓人。
  这一幕让我不由的想起了前不久遭遇那个稻草人。

  过了一会,司机师傅应该是确定车子真的坏了,旁边乘务员便站了起来:“大家安静一下,那个咱们车子好像出了点问题,大家今晚上就在附近找家旅馆住下吧?耽误大家的行程是在是不好意思还请见谅,我们一定会在明天尽早修好车子,不过多耽搁大家的时间。”
  乘务员的这句话引起了车内乘客更为剧烈的抱怨,但有都没有什么办法,因为车子的的确确的是出了问题。
  乘客们陆陆续续的下车,我也不例外的跟在后面一起下了车,随便在附近找到了家旅馆。
  旅馆的老板是个三十左右岁的中年妇女,因为我在路上走的稍慢一些落在后面,客房大部分都被前面的乘客挑走了,剩下的几个也都是走廊尽头或者靠近厕所的房间。

  对于懂一些阴阳知识的我来说,这种房间真的有些接受不来。
  厕所本就是污秽之地,房间与厕所一墙之隔又会好到哪去?
  而走廊尽头的房间本事就很少会有人入住,再加上那里深入建筑内部不见阳光,自然是会容易滋生妖邪之辈。
  但如果不住的话附近有在没有酒店旅馆,只能是露宿街头。
  算了二选一,那就选走廊尽头的那间吧,总比靠近厕所要好的多不是?
  老板娘见我选了走廊尽头的那间便伸手进柜台拿出了一把钥匙,在钥匙的后面是一个号码牌——309。
  “住宿费五十,二十的押金,一共七十。”
  “我去,老板娘,你家这房间也太贵了点吧?五十一晚上啊?”
  我有些肉痛,因为本来身上的资金就并不是很多。
  老板娘也是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帅哥啊,这五十块钱已经不贵了,毕竟我们也要指着这个吃饭呢不是?”
  叹了口气,掏出手机付了房费,我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笨拙的爬上了楼梯。
  五十块钱的房费并没有换来一个好的居住环境,推开门就能闻见房间中一股呛人的灰尘味,而且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本就不大的房间中竟然还摆着一个人形的拳击桩。
  随手把行李放到一边,我走到拳击桩前随手打了两拳激起一片灰尘。
  皱着眉头把拳击桩扛到房间的角落里,又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房间。

  哎~
  这也就是我脾气好啊,出来花钱住个房子还得帮人家到扫卫生。
  算了,谁让这方圆是十几里就这一家旅馆呢?赶紧打扫干净,然后洗洗睡吧~
  夜色渐深,路两旁零星的灯光也逐一熄灭,微风吹过,金色的稻田随风舞动,也顺便的吹起了那些稻草人破败不堪的衣服。
  如果有人的视力够好的话可以惊讶的看见,在这群木头杆子支起的稻草人之中有着一个怪异且有些恐怖的存在。

  那是一个由稻草编织的精致草人,就连脸上也用黑色与红色的油漆画上了眼睛和嘴巴。
  黑豆般大小的眼睛配上那大鲨鱼一般的红色笑脸让人从骨子里感觉到诡异。
  半梦半醒之间我感觉身上有些冷,好像不断的有风吹到我脸上。
  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睁开眼睛。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窗帘被外面的凉风吹起随风舞动。
  我往上提了提被子尽量把自己全部包裹起来,可能是今晚风太大窗户没关好给吹开了吧?
  明明冻的都有些睡不着,但我却就是不想起身去关窗,人啊。
  可惜最后我还是败给了这不断灌进来的寒风,一掀被子从床上下来去关上了窗户。
  窗户合拢的瞬间喧嚣声消失,房间里变得异常安静。
  突然的安静总是让人不安,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异常,除了墙角摆着的哪两个人形桩有点吓人。
  打了个哈欠我也没多想,重新钻回被窝里面躺好猪呢比再次入睡。

  可是刚一合眼我就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大对劲。
  在脑海里回想了一边刚才房间中的景象。
  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一个行李箱,还有角落里的两个人形桩。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等等!
  两个人形桩!
  我猛地睁开眼睛朝刚才的那个角落看去。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铺散在地面上让屋子里的东西看的可以很清楚,但总有一些月光照顾不到的角落。
  在靠近大门的墙角正是处在了那阴暗之中而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身影笔直的站在那里,如果不是记得这房间里有一个人形桩我可能真的会被吓到。
  又看了看四周其他的角落,确定这个房间里没错只有一个人形桩我这才常常的舒了口气。
  看来刚才应该是自己睡迷糊了产生的幻觉。

  重新闭上眼睛,我开始放松心神,呼吸逐渐加深嗅觉也开始变得逐渐敏锐。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稻草的味道,不过有点像是发了霉的稻草。
  这旅店还真是黑心啊,床垫也不知道拿出去晒晒,都出霉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