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10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继续分辨这空气中的味道,我忽然发下在稻草味道的遮掩之下好像还有这另外一股怪异的味道。
  这个味道并不好闻,奇奇怪怪的,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应该就像是一具正在发霉腐烂的尸体!
  这个念头一出可以说是把我自己下了一跳。

  这房间里怎么可能会有尸体的味道?应该只是哪个老鼠洞里面死了老鼠发出的味道吧?
  我正安慰着自己呢,就忽然感觉身下一震,紧接着耳边传来一下接一下沉闷的撞击声。
  砰!砰!砰!
  我心脏猛地一揪,整个舌头因为忽然之间的惊吓而略微发麻。
  什么情况?

  床下有人?
  这种时刻我那该死的想象力又一次的开始不受控制。
  各种各样从经看过的鬼片场面纷至沓来,但毫无例外的却都是主角往床底下一看就出现一只鬼脸的场景。
  我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大腿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这些东西。
  有鬼怎了么?
  有鬼我今天也收给你看!
  双手扒住床沿,我小心翼翼的把头伸出去。

  心跳越来越快,我是真的害怕待会忽然看见个鬼脸啥的。
  床单向下垂着把床底的风光遮掩了个一干二净,我只能闻到那愈发浓烈的稻草味。
  屏住呼吸,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仿佛生怕惊扰到床下的那家伙。
  伸手猛地扯开床单!
  空无一物。
  在床底下只有一些已经发了霉没有被打扫出去的稻草,那味道应该就是从这上面传出来的。

  我长舒了口气,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一样头悬在床沿外。
  看来真的是自己有些太神经质了,那味道只是那些稻草上的而已。
  而那个撞击声应该也只是……
  等一下……
  稻草发出的气味可以解释了,可是撞击声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拂过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缓慢转头。
  月亮的银灰依旧无私的洒在了房间里,而在我的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的立着一个稻草人!

  红色油漆涂抹的笑脸让我感觉很是熟悉!
  熟悉到我汗毛直立!
  那稻草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我,一动不动。
  我也好想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我俩就这么一直僵持着,没有一个准备率先动手。
  在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我开始从脑海里检索七叔之前教过的我那些道法,可是我却忽然发现,法术我还不会,符箓我也没有现成的,就只剩下中指血和真阳涎了。
  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一声微信提示,这一声成为了今晚战斗打响的号角。
  我一分神的功夫再去看那个稻草人他便已经是消失不见。

  我也顾不得太多,恶狠狠地在自己的舌尖咬了一口。
  本来舌头上的伤就还没好利索,这一下可真的算是给我疼坏了,眼泪当时顺着眼眶就留了下来。
  嘴里含着一大口真阳涎,我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泪水溢满眼眶有些影响视野,但我却不敢伸手去擦,生怕被偷袭。
  一只手摸索着摸向了床头柜,如果我记得没错,在哪里应该是有一把小刀来着。

  摸索了片刻,果然在角落里摸到了那把小刀,一狠心,我就在自己左手中指上来了一下子。
  当时鲜血就开始往外流,没一会整只手都大部分都沾染上了鲜血。
  那个稻草人不知道是躲到哪里去了,但是我依旧可以肯定他没有跑,他绝对就躲在这附近。
  四下扫视,我的视线忽然就停在了之前那个人形桩上。
  着整个房间里基本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除了这个人形桩的后面,以哪个稻草人的身形,想要躲在那后面绰绰有余。
  我压低身形一步步的靠近,双腿还因为之前在七叔家里的锻炼而酸痛不已,我这还真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沾啊。
  在我逐渐靠近那个人形桩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在我的身后,那个稻草人正鬼鬼祟祟的盯着我,大红色的嘴角上扬撤出一抹危险而又疯狂的弧度。
  在稻草人的脖子上一个倒着的十字微微闪烁,红色油漆画出的嘴巴逐渐张开,一根根稻草崩断发出细微的响声,如果不注意听根本就听不见,而我当时也并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声音。
  我此时已经站在了人形桩前面不足一米的位置,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人形桩后面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

  这让我感觉到了不妙,身后一阵阴风袭来,我想躲,却因为忽然间的运动双腿一阵剧痛没有躲开。
  稻草人张开的嘴巴下是另外一严重腐败的嘴巴,牙龈发黑甚至偶尔还能看见几只蠕动着爬过去的蛆虫令人作呕。
  就这这么一张嘴直接啃在了我肩膀上,一阵剧烈的痛楚让我惨叫出声。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牙齿撕碎表皮嵌进血肉的异物感,和神经断裂时发出的悲鸣。
  身后的稻草人就好像是一只死咬住猎物的恶犬不停的晃动着脑袋想要从我肩膀上撕扯下来一块血淋淋的鲜肉。
  撕扯加剧了肩膀上的痛楚,我感觉整个头皮都因为剧痛而皱缩到了一起,脑海里全都是一片高频率的嗡鸣。
  我咬着牙用带血的左手一把住那颗头颅用力的想要推开。
  中指血和稻草人接触同样的冒起大片黑烟,我的手上也传来一阵灼烧感。
  稻草人那边好不好受,剧痛让他直接松开了嘴,但是因为牙齿已经松动,所以有几颗牙依旧镶嵌在我的肉里。

  捂着肩膀,我连忙和这家伙拉开距离,一只手死死按住伤口周围,似乎这样能阻拦痛觉信号的传输一般,可依旧因为剧痛全身在微微颤抖。
  颤抖不只是因为剧痛,还有一部分恐惧的情绪。
  我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架的人,遇到今天这种状况,怎么能不害怕?
  我深吸口屏住呼吸,颤抖着手把那几颗镶嵌在肩膀上的牙齿拔出来,我盯着这稻草人。
  稻草人似乎是因为刚才那一下伤的有些不轻,他看着我嘴角一处的真阳涎还有带血的手掌有些畏惧的神色。
  察觉到对方的畏惧,我装出一副十分凶恶的样子呲着牙希望把这家伙给赶跑。

  但这家伙虽然畏惧但似乎并没有要跑的意思,反倒是犹豫了一会,再一次的张着残缺不全的嘴巴冲了上来。
  看来今天这场恶仗不打是不行了,往回退几年咱俩都是人,老子还不行解决不了个你了!
  人永远不知道自己疯起来了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就像我,我原本以为以我的性格就算真跟人打架也不会太惨烈。
  但事实上我被逼急了之后真的就像是条疯狗。
  稻草人扑上来之后径直的朝我另一侧肩膀咬了过来。
  我来不及躲闪硬,生生的挨了这一口,剧痛彻底的激发了我的兽性。
  带血的左手一把按住他的面门,然后张嘴朝着稻草人的脖子就下了口!
  他咬我那属于物理伤害,我咬他那是物魔双伤,别忘了,我嘴里可是有着一嘴真阳涎的。
  手上和嘴里都不停的传来灼烧感,稻草人凄厉的惨叫声混合这我野兽般的低吼回荡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