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16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医生见我不说话,觉得自讨了个没趣便继续和他同事聊起了天。
  过了好一会,又是电锯又是锤子的终于把一只手臂能完,医生们开始处理剩下的一条手臂。
  就在主刀医生挑碎骨的时候我忽然开口:“医生,跟我一起来的那个老先生怎么样了?”
  主刀医生手没停:“我一直在这里给你处理伤口我也不清楚,对了,你和那个老人家是什么关系?”
  我看着天花板有些木然:“应该……算是最亲近的人吧?”
  主刀医生看了看我:“你爷爷?还是姥爷?”

  我摇摇头:“不,是我师父。”
  主刀医生和旁边的几个护士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小伙子,其实你师父我再来的时候见到过,你做做好心理准备,可能那边手术会有些风险,不过我相信我同事会尽全力的。”
  当手术结束的时候我在已经因为疲惫和失血过多而睡了过去。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旁边的两个病床空荡荡的。
  头顶的空调嗡嗡作响不停的向外喷出冷风,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打进来。
  窗户可能经过了特殊的处理,阳光照进来并不显的特别刺目,反倒是带着一点清冷的蓝色。
  没过一会几个医生带着护士走了进来。
  其中零头的医生看我醒了便问道:“醒了啊?醒多久了?”

  我没有看医生,而是转头看向窗外:“没多久。”
  一声又简单的询问了几个问题,我也都是一一回应。
  直到最后我转头看向一声:“医生,我能问一下,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还有,我们的手术费是谁帮我们付的?”
  医生一愣,脸色有些犹豫:“楚先生,你的医药费是当时一个小姑娘过来帮你们付的,说你朋友,问她叫什么她也没说。”
  我听了医生的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呢?”
  医生叹了口气,看来他刚才是想搪塞过这个问题:“十分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老人家原本身子骨就不好。”
  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点头,房间里明明那么多人,却陷入了一种让人难受的安静。
  那医生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翻找自己的口袋,最后他在上衣的内兜里翻出来一张被叠的整整齐齐却又全是褶皱的白纸。
  “对了,这是哪位老先生死前给我的,说让我转交给你,你看看吧。”

  我抬头看着医生手里的那张染血的白纸,伸手接过打开。
  这是一封信,信应该是七叔在我回来之前写的,而信上的内容让我久久不语,感觉心脏好像让人戳了一下。
  “小家伙,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朽总是觉得有大难将至,为了以防万一我写下了这封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已经死了吧?
  首先我想跟你道个歉,老朽最开始救你实际上是为了夺舍你的身体,我这具身体在几年前的一场火灾里就已经死了,如果再不换身体坑怕撑不了几年了,不过后来想了想,你小子人不错,而且也挺可怜的,其实收来做关门弟子也不错。
  其实除了这些老朽也没什么想和你说的了,只是如果老朽真的哪天死了,记得,老朽这辈子的珍藏都在我那屋的床底下,在哪里有暗格,小家伙,你可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啊,记得勤加修炼,不得怠慢。

  对了,还有就是我给你的那个舍利子,那其实不是什么舍利子,那其实是一根鬼骨,据说是以前某位鬼王的指骨,具体的老朽也不清楚,当初给你那块鬼骨是为了用鬼骨的阴气震荡你的灵魂,不过你现在也算是半个修道之人了,鬼骨带在身上也无甚大碍,就到是老朽送你的拜师礼吧。”
  信的内容就只有这区区三五百字却是看的我心里难受。
  长舒了口气把信放在一旁,由于双手骨折都打了石膏,所以这个动作看起来有些别扭。
  医生看我这样连忙帮我把信纸拿起放到旁边的柜子上:“楚先生,你现在这个状态的话生活恐怕暂时不能自理的,你有家里的联系电话吗?我们可以帮你通知一下家里。”
  我摇摇头:“我家里人……都不在了,没关系的,我这样也不是完全不能自理,就是麻烦点。”
  说着话我还活动了活动唯一可能动的那只手掌。
  我现在不想再给任何人添麻烦,我也不想在连累任何人了。
  可能是主管我这个病房的护士收到了上级指示要关注“孤寡病人”,也有可能是她真的觉得我这个双臂骨折还没人照顾太残了,所以没事就会过来找我聊天,吃饭的时候也会主动帮忙。
  开始的时候我还有有些不好意思,执拗的想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无奈在几次差点把伤口崩开的情况下还是接受了这个护士小姐姐的投喂。
  当然在医院里的这段时间我并没有闲着,基本只要四周一没人我就打坐冥想修炼道法。

  我可不是那些小说里的主角,经历了巨大打击之后就只知道一味的情绪低迷,然后等女主或者自己的好兄弟打一顿然后才幡然醒悟。
  现实世界,我现在真的已经是孤身一人,师傅死了,父亲被那只怪物给杀掉,母亲则被掳走,若是我还保持低迷自暴自弃那就真的太对不起七叔的舍身相救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更别说我这两只胳膊全都断了,整整在医院里躺了半年之久。
  今天终于到了出院的日子,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好这个时候荣梦云,也就是那个护士姐姐背着手走了进来:“小商子,出院了?”
  抬头看见荣梦云我嘴角不自觉的挂上笑意:“是啊梦云姐,在这住了半年了,我也该走了,这半年来还多亏了你的照顾,有些事情我还需要赶紧去处理。”
  荣梦云听到我说还有些事情要办神色变得有些怪异:“是你父母的事情吗?”
  我点点头。

  荣梦云盯着我:“小商子,你就那么确定哪天发生的事情?你难道就没想过,那可能就只是你的幻觉?只是有人入室抢劫而已。”
  我收拾行李的手稍稍一顿,在这的半年时间,我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心事都跟荣梦云说过,包括哪天的事情。
  不过对于一个生在红旗下的小姑娘,鬼怪之说那就是天方夜谭,虽然她没有明确的表示自己不相信,但从表情上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我笑了笑:“梦云姐,有些事情我也没办法跟你解释,好了,我也该出院了,咱们以后常联系。”
  荣梦云看着我叹了口气:“行吧,以后常联系,对了你这头发……”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长发,我笑了笑:“没事姐,我其实早就想留长发了,只不过以前没机会,正好趁这次留起来。”

  半年的时间,再加上我本事头发就偏长,现在我的头发都能在脑袋后面扎一个马尾了。
  荣梦云笑了笑:“也挺好,男孩子扎长发感觉有气质,行,没啥事姐就先走了,我还有工作呢。”
  “嗯,姐那你赶紧去忙你的吧。”
  荣梦云走后,我继续收拾行李。
  我的行李箱里基本上没啥东西,基本就是七叔的那些遗物,一大堆道法秘籍之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