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20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或者说我现在是在做梦?
  我想掐自己一把验证一下这到底是不是梦,但我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这全身都痛的要命,还用掐一下吗?
  走出地铁站,抬头看着天空中高悬的明月,我的眉头就仿佛是两根缠到一起的麻绳。
  左手无意识的揉搓着耳垂。
  这个点所有的末班车都已经停运了,出租车……算了,估计这个点也没有出租车会接活,还是走回去吧。
  挪动酸痛的双腿,刚才经历的那仿佛幻境的一切现在都在我身上有所体现,这让我真有些想不通。

  走动间我感觉腹内愈发剧痛,骨骼也仿佛有些不堪重负的开裂。
  我皱着眉继续迈步,但是身体却好像被抽走了所有骨骼,一下子瘫软跌倒在地上。
  呼吸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开始变的困难,我大张着嘴,想要尽力吸入一些空气,可却是徒劳无功。
  四周新鲜的空气只是喉咙处徘徊,完全没有往肺里面钻的意思。

  窒息感渐渐袭来,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黑色长袍,黑色面具,肩膀上站立的乌鸦,还有脖颈位置的逆转十字——仇麻!
  我抬头看着他,此时跟在仇麻身旁的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四岁大小的男孩。
  男孩长相普通,但嘴角却挂着天真到让人发冷的笑。
  带着奇异沉闷感的声音响起:“小家伙,咱们又见面了。”

  我抬头看着他,想要说话,但肺里面一点空气都没有,根本发不出声音。
  双眼因为缺氧而开始逐渐充盈起血丝,世界像是打翻了红墨水般的染上片片鲜红,与鲜红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些黑色斑点。
  仇麻蹲下身子,他先是摸了摸身旁小男孩的脑袋:“做的不错,等我取了心头血,这就是你的新玩具。”
  旁边的小男孩听到这句话似乎很兴奋,一双不大的眼睛闪烁着光芒看向我时就好像是在考虑着,到底该怎么拆解自己的新玩具。
  “伙计,再这么下去你可就完犊子了,需要我帮忙不?”
  忽然,一个有些不着调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此时的我已经意识模糊了,但依旧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
  “这个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需要帮忙吗?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眼下的麻烦,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此时仇麻已经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把形状诡异的匕首,这匕首上并没有开血槽,看起来像是某些仪式上才会用的礼仪刀。
  匕首划破衣服,冰冷的刀刃缓慢切割着我的身体。
  仇麻好像是故意放慢了动作欣赏着我痛苦的表情。
  利刃缓缓划过身体,而我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可谓是苦不堪言。
  脑海里的声音开始催促:“伙计,赶紧下决定吧,再这么下去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剧痛让我快要丧失思考的能力,没心思去细究这声音的来源,还有那个什么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这个时候只要能活命,怎样都行!
  “帮帮我!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我在脑中大喊,但是那个声音却是叹了口气:“哎~可惜了,来不及了,交易延续到下次吧。”
  “等等,外!你什么意思!你说话啊!”
  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好像有意戏耍我一般,出来说了句要不要帮忙,然后在我求助的时候就消失不见。
  内脏骨骼,在加上胸口利刃划过的剧痛,眼前黑点迅速扩大最后占据所有视野。

  大脑的保护机制启动,我终于昏了过去,只是在昏倒前的瞬间似乎看到了五条雪白的尾巴一闪而逝。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身处病房之中。
  有些费力的撑起身子,胸前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胸口的位置被一圈一圈的包裹着白布条。
  我晃了晃脑袋,身体里面各个器官都有些隐隐作痛。
  四下看了看,整间病房就只有我一个人,剩下两床的病人应该是去吃饭了。
  有些费力的伸手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一阵轻快的铃声过后是一个温柔的女声:“您好,这里是护士站,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
  我开口,声音有些虚弱:“您好,能麻烦您派位同事过来一下吗?我刚刚苏醒,想了解一下我现在的情况。”
  对面沉默了一下,女生再次响起:“是楚先生对吗?你稍等一下。荣姐,三号床的病人醒了,你过去看一下吧。”
  对面的背景音里响起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女声,她应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楚先生,你稍微等一下吧,一会我们这的人就过去了。”
  “好的,谢谢。”
  对面挂断了这次通话,而我则是静静的坐在病床上看向房门的位置。
  几分钟过后一个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
  走进来后她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自顾自的把小车推到我旁边开始准备注射点滴的工作。
  我看着她左眼眼角的那颗美人痣忍不住的苦笑:“梦云姐,我又来打扰你了。”
  荣梦云自顾自的调整着点滴,身上那股淡淡的茶香在空气中益散开来:“伸手。”
  她命令道。
  我就像是只小金毛一样,乖乖的伸出手,顺便露出讨好的笑。

  荣梦云一把扯过我的手把针头粗暴的推进去,似乎是在发泄不满。
  看着针头刺进身体,我差一点没忍住把手抽回来,但是让荣梦云一瞪我就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
  用胶带把针固定好,荣梦云直起身来,傲人的身材即使是穿着宽松的护士服也遮挡不住:“小商子,来,你跟姐姐好好说说,你昨晚上到底去干吗了?”
  此时的荣梦云就像是个老母亲看着彻夜未归的儿子一样,而我就像是只鹌鹑,“弱小”而“无助”的缩在病床上:“我也没干啥啊。”

  荣梦云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还说没干啥,你送来的时候胸口一道十几厘米的刀伤,内脏全部轻微受损,骨骼也都有骨裂的倾向,你觉得你说你啥也没干我会信吗?”
  我继续像个鹌鹑一样把自己缩成一团:“我真的没干啥啊,我就是做完地铁之后就这样了,啥也没干。”
  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因为我的确是做完地铁出来就这样了,就是去调监控也是这样。
  荣梦云气极反笑,伸手一把抓住我的耳朵三百六十度拧着:“还嘴硬是吧?昨晚送你过来的还是个小姑娘,医药费也是人家小姑娘给你垫的,你要是昨晚上只坐了地铁,那那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让荣梦云这么一说我也有些迷糊:“啥女孩啊?”
  荣梦云看完这幅样子“咝”了一声,手一用力直接把我给提了起来:“臭小子你还跟我打马虎眼是吧?是不是觉得你姐我脾气好,好欺负啊?”
  我被荣梦云拽起来,胸口的伤口一阵剧痛:“哎哎哎!梦云姐,你轻点,我伤口扯开了!”
  荣梦云这时候才想起来我胸口上还有上,连忙撒手,但已经晚了。
  胸口的伤崩开,殷红的鲜血打湿绷带。
  荣梦云看着染红的绷带有些慌了:“小商子,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动,我去叫医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