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22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梦云,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你和那个叫楚商的病人是什么关系啊?看起来你们两个好像很熟。”

  荣梦云听到这个问题没来由的一愣,她想了想斟酌着用词:“那个楚商其实我是我之前找看过的一个病人,当时他是双手骨折,而且听说爸妈全被人杀了,挺可怜的,我就把他当弟弟看。”
  李绅双手交叉看着荣梦云,神色有些纠结:“梦云,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荣梦云不在意的笑了笑:“没事。”
  “作为一个男人,我能看出来那个叫楚商的对你有意思,但是我看过他在咱们医院的资料,一年内连续好几次住院伤的都还不轻,恐怕不简单,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还是离他远点的好。”
  荣梦云没有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我会的,对了,今晚上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就不麻烦你送了。”
  李绅微笑,一副绅士的做派:“我还是送送你吧,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
  经过了一番客套,最终还是李绅把荣梦云送回了家。
  荣梦云下车之后李绅并没有立即发动车子,而是随手从储物暗格里面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在瓶子里面是一个长得和毛线一般细长的虫子。
  “看来下次要用这个虫子那荣梦云才肯乖乖就范了,可惜了,本来还想着等以后再用的。”
  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李绅接起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略显尖细的声音:“我要的东西你拿到了吗?”
  李绅脸上明显表露出了不悦的情绪,但声音却好像是个狗腿子一样:“主人,您再给我一段时间,这医院里大庭广众我不好下手啊。”

  对面的人因为李绅这听起来敷衍的借口而有些生气,而是继续用那种怪异尖细的语气:“我想办法送你去医院不是让你享受的!赶紧把那东西找出来,要是在找不到咱们两个都得完蛋,对了你们医院今天新进去一个病人,叫楚商的,之前跟你说过的,以后对他多留意,有什么异常别忘了给我汇报。”
  说完这句话对面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绅皱着眉,又从储物暗格里翻出来一份资料,资料第一页的名字一栏赫然写着“楚商”二字。
  对于李绅那边发生的事情我毫不知情,轻微活动了一下四肢,在床上躺了一天感觉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打了个哈欠,我准备躺下继续睡觉,可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起身看向房门的位置说道:“请进。”
  这么晚了,不可能是医院外的人,估计是同一病房的病友回来了吧?
  这人还挺有礼貌的。
  话音落下,然而并没有人搭理我。
  我皱皱眉,因为角度原因我看不见病房房门上的窗户。
  可能是谁家小孩子的恶作剧吧?
  心里想着我便躺下准备继续谁家。
  可谁成想,我刚一合上眼睛,外面那声音就好像知道我要睡觉了一样,又一次砰砰砰的响了起来,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头顶一阵弹弹珠的声音。

  我有些生气,翻身下床走向房门。
  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向外面,走廊上空无一人,只有护士站的牌子闪烁微微红光。
  打开房门,探头出去,依旧是没有一个人。
  现在的小孩子都跑这么快的吗?
  心里嘀咕着,我重新躺回床上准备睡觉。
  可又是在我闭眼的瞬间,敲门声再次响起,头顶弹弹珠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这一次直接翻身下床尽量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门口开门!
  空无一物!

  头顶的电流声让我感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从敲门声响起,到我开门绝对不超过五秒,五秒钟的时间,就算是短跑冠军来了也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是这种黑暗的走廊离开。
  处于职业的敏感性,我立刻就联想到了鬼怪之类的东西。
  关上门,这次我没有直接躺回床上,而是去衣服里摸出来几张驱邪符别再腰里,顺便还拿了几枚铜钱。
  再次躺回床,果然在我闭上眼的瞬间,敲门声与弹珠声同时响起,但我并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静静的躺在床上,一手夹着张驱邪符,另一只手扣住几枚铜钱蓄势待发。
  外面那家伙见我没去理他似乎有些生气,敲的更大力了,整个门板都在他的敲击之下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的声音。

  头顶的弹珠声更是连成了一片,我忍住没有睁眼,继续装睡。
  渐渐的,弹珠声和敲门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似乎是有谁走了进来,啪啪啪的脚步声就好像小孩子光脚踩在地板上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我莫名的感觉后勃颈一阵发凉,会是鬼吗?
  我想起了前不久踩在仇麻身旁见到的那个小男孩。
  啪啪啪的声音快速靠近,我也越来越紧张,掌心的汗水已经打湿符纸。
  感觉这那声音已经来到我病床前了,我也不再继续装睡,而是一翻身直接把手里的符纸贴了出去。
  可这一下却打了个空,我的床边什么也没有,反倒是因为用力过猛而再一次的把伤口撕开,幸好这次没有那么严重,只是痛的让我呼吸一滞并没有出血。

  捂着胸口,我缓了好一会这才回过劲来。
  看了看这间病房,依旧是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人,刚才是幻听吗?
  不能啊,那声音太真切了!
  我觉得还是需要下床检查一下。
  手里的两样东西没有撒手,随时保持着备战状态,我一翻身便双脚着了地。
  站起身,深深的吸了口气,试图缓解紧张的心情,但似乎并没有太大作用。
  抬腿刚准备走,只觉得右脚脚腕让什么冰凉的东西抓住,然后猛的向后一扯。
  我整个人在这股力道的控制之下向前扑了出去,胸前的伤口传来阵阵剧痛,这下是伤口彻底崩开了!
  右脚脚腕被拿东西抓了之后就好像被扔进了干冰里整个的没了知觉。

  可当我回头看时病床地下却什么也没有!
  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腾而起,飞速占据全身。
  我强忍着胸口的剧痛爬起身来,眼前有些恍惚,四下看了看。
  病房里面空荡荡的一片,根本不见丝毫鬼影。
  一个人也没有,那刚才扯我脚腕的又是谁?
  胸口的剧痛让我开始冒起了冷汗,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落下,该死的是这个时候空调坏了。
  原本还算舒适的室温骤降,额头开始飘起一丝丝白色热气。
  每一次的呼吸都伴随着伤口撕裂的剧痛,这让我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逐渐摇晃,不稳定了起来。
  我连忙一只手扶住旁边的病床让自己站稳一些,头颅低垂,我尽量小心翼翼的喘着气不牵扯到胸前的伤口。
  偷眼四下打量着,生怕躲在暗处的那个家伙再来搞个什么突然袭击。
  头顶滋滋作响的电流声让人心烦意乱,胸口越来越痛,就好像是有个人拿着刀子在一下一下的切割伤口一样。
  我咬着牙坐到床边,掀开衣服,雪白的绷带不知何时已经被染红了大片。
  想要伸手去按呼叫按钮,但该死的是那个按钮坏了,无论我怎么去按它都不响,我开始感到了恐惧,发自骨髓的恐惧,不论是对于伤口感染,还是暗中的威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