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24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完这话石天一挥手那只怪物便如同一块被风化的石头般化成漫天飞灰。
  处理完怪物,石天又走到我身边双手往墙体里面一探。
  那面墙在石天的手底下就好像是幻象一般,手径直插了进去,而墙体却没有半点损伤,当石天把手拔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提着一个小男孩了。
  那几只困住我的小手也在同一时刻消失不见。
  身体失去束缚后一下瘫倒在地上,我弯曲着身体,这样胸口崩开的伤口会好受一点。
  四周时间依旧处在那种缓慢的状态,而小男孩在经过了开始的一段时间后似乎适应了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行动开始变的正常。
  他满脸惊恐的看着石天,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石天却笑嘻嘻的伸手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并用只有小男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多嘴,你说不定死的会痛快一些。”
  我蜷缩在地上看着石天一只手提着个五六岁的小孩,另一只手抓住了小孩的脑袋,而小孩则是露出了满脸的惊恐,看着眼泪汪汪让人怜惜。
  石天五指扣住男孩的脸开始用力,但脸上依旧是那种不着调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男孩想要求饶,但嘴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他似乎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的冷血,所以他把求助的视线投向我这边。
  看着这个小家伙我是实在有些于心不忍:“石天,放过他吧。”
  此时男孩的颅骨已经因为不堪重负,而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
  石天一愣,他停止发力,但是手依旧没有从小男孩身上拿开:“你确定?”
  我有些费力的点点头:“确定,他也只是受人指使的,罪不至死。”
  石天撇了撇嘴,想是在丢一块破抹布一样把小男孩甩到一旁墙壁上:“这还真是个看脸的世界,刚才的那个怪物你就没说啥,这轮到这家伙了你就心软了。”

  小男孩被石天扔到墙上之后就好像是一只蜘蛛一样贴着墙壁飞快的爬进了黑暗。
  我看着男孩离开的背影:“那你就当我是颜控好了。”
  石天叹了口气:“忘了告诉你了,刚才那家伙叫梦魇,是上古时期的一种妖怪,本性凶残,你这次放过他他可不一定会记得你的恩情。”
  我苦笑摇头:“你丫挺的为啥不早说!”
  石天耸耸肩:“你也没问啊,好了,此次体验到此结束,记得打五星好评,拜拜,祝您生活愉快。”

  说话间石天一摆手身影消失,我嘴角一阵抽搐:“我生活愉快你大爷!”
  四周的事物毫无预兆的飞速崩塌,而我并没有慌张。
  从我看见那小男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应该是在梦里,而现在应该是梦境开始崩塌了吧?
  在从梦境醒来的一瞬间我有些恍惚,而就是这一个恍惚的功夫我好像是看到了什么。
  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一对雪白的尖耳朵,一只摇的都出残影的毛茸茸大尾巴,还有一片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战场。
  “梦魇,你这是怎么了?”
  仇麻看着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心中满是惊骇。
  什么东西能把上古的凶神梦魇给吓成这样?
  小男孩抖得好像筛糠一样,丝毫没有心思回答仇麻的问题。
  仇麻皱着眉头:“和那个楚商有关?”
  小男孩继续不说话。

  仇麻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伸手入怀掏出来了个小黑布口袋朝小男孩一招将其收了进去。
  看着手中的口袋仇麻喃喃自语:“难不成是曹向阳那个老家伙鬼变了?可是就算鬼变也不可能把梦魇给吓成这样啊?难不成是楚商他恢复了些什么?不行,这事情得赶紧向上汇报!”
  梦境退去。
  我猛的睁眼从病床上坐起,紧接着就是皱眉倒抽了口凉气。
  胸前的绷带早已经被全都染成了红色,甚至还有一些粘稠的血水渗了出来,打湿白色的被子。
  护士在我按下呼叫铃后的几分钟带着值班医生跑了过来。
  晚上值班的医生并不是李绅,而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的中年人。
  医生看到我身前绷带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询问我这是怎么弄的。

  我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明白,最后医生也没深究,直接把我推进了手术室。
  因为胸前的伤口崩裂过一次,所以这次只能是用的人造皮肤帮助缝合。
  当我再一次被重新安置回病床的时候那中年医生看着我,十分严肃的叮嘱:“你这伤口已经崩开两次了,留疤是肯定的了,但要是在崩开一次恐怕就不是会留疤那么简单了!知道吗?”
  我连忙点头,就像是个鹌鹑一样。
  医生打了个哈欠:“行,最近两天最好不要下床走动,有事找护士就行。”
  我继续点头,目送医生离开我是忍不住的一阵苦笑。
  大叔啊,我倒是也不想把伤口崩开,可是没办法啊,有人想要我的命啊。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接下来一段时间那个仇麻并没有再过来找我麻烦,他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切相安无事。
  这一反常的情况开始让我担心,仇麻是不是正在憋着坏准备放什么大招啊?
  但一直到我出院这天,那个仇麻都没有来烦我,走出医院的大门,我看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是个大学生,但我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没去学校了吧?
  而且还有一个更要命的事情,那就是我已经穷的快吃不起饭了。

  爸妈走后留下的钱并不多,我这段时间总是往医院跑,虽然说医药费每次都有一个好心的匿名小姐姐给我垫上,但我在医院的吃喝可要比外面贵好几倍的啊!
  叹了口气,算了,钱的事情好说,先回学校一趟吧,估计老孙都快疯了。
  随便打了个出租车直奔学校,下车给司机付好钱之后我刚准备去老孙的办公室可一转身就直接和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
  我被撞的胸口生疼,本身伤口就才刚好,这一下好像又有些要复发。
  对面女孩看我这一副痛苦的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同学,你没事吧?”
  我捂着胸口,疼的有点直不起腰,摆摆手是以自己没事。
  那女孩显然是有些不放心,她搀扶着我到路旁的长椅上坐下:“同学实在是对不起啊,刚才我没看见你站在那。”
  此时我已经缓过劲来:“没事,这也不怪你,是我走路不小心。”
  女孩看着我依旧满脸愧疚。

  这应该是今年刚来的新生,因为她身上还穿着军训的迷彩服,一股淡淡的奶香从她衣服上飘出来,给一种人可可爱爱的感觉。
  这姑娘长得也是那种比较可爱的类型,并不是千篇一律的锥子脸,排骨精,反而是带着一点婴儿肥,一头短发现的很是清爽。
  我注意到这姑娘的手上拿着基本视唱基础,还有一张乐谱便好奇的问道:“你是学音乐的?”
  女孩点点头,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感觉就好像随时都能哭给你看。
  我指了指她的那张乐谱:“内个能给我看一下吗?”
  我并不是想要搭讪这个女孩,而是我注意到那张五线谱有问题。
  那五线谱给我一种阴沉压抑的感觉,就好像上面寄宿着某些不甘的怨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