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25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女孩愣了愣,然后丝毫不设防的就把那张乐谱递给我。
  接过乐谱,我道了声谢开始仔细的端详。
  上手从触感来说这张乐谱像是某种动物的皮制作的,而且还因为有些地方没处理干净而成效显出黑红色的血污。
  “献祭少女的奏鸣曲吗?好像没有听说过啊?”我有些疑惑。

  虽然不是艺术生,但我也学过几年的钢琴,哪怕是一些小众歌曲我也至少听过名字。
  女孩听我这么说她也是有些疑惑的摇摇头:“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去图书馆的时候偶然翻到的,看着没见过,所以想拿回去弹弹试试。”
  我把乐谱反过来,在乐谱的后面还刻着一行小字:“凡奏此曲不得有误!奏曲者可得偿所愿。”
  女孩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她显得有些惊讶:“哎,这还有字吗?”

  我皱着眉头把乐谱地还给她:“你应该是今年的新生吧?”
  女孩接过乐谱点点头:“是啊。”
  看着女孩,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应该算是你学长,咱们要不加个微信吧?”
  女孩一愣:“学长,你这是要追我?”
  虽然早就料到会引起误会,但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头痛:“姑娘,不要那么盲目自信,只是加个微信而已。”
  女孩满脸的狐疑,但最后还是加上了我的微信,备注好名字我这才知道这姑娘叫肖雪。

  肖雪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去办,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道:“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包括一些你说出去不会有人信的事情。”
  肖雪看着我满脸古怪,什么也没说的就走了,估计我在这姑娘心里现在就不是个变态也是个神经病了吧?
  各位看官看到这就要问了,我这是要干什么?
  其实很简单,我最近不是缺钱吗?这女孩虽然穿着迷彩服,但从她戴的一些配饰,还有皮肤保养的状态来看这家里绝对是个有钱的主。

  那本五线谱我看过了,绝对有问题,等她回去出现问题了,想到我那句话,走投无路的应该会来找我,到时候我再狠狠的捞她一笔,至少要赚够这几天住院的损失再说。
  跑去老孙办公室挨了一顿训斥,我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宿舍,此时宿舍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打坐修行。
  我和那个仇麻之间相差的太多,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最近没空追杀我,但是这个致命的因素依旧存在,我需要想尽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就算是没有仇麻,还是七叔那可怕的鬼变在头顶压着,随着修行的深入,我对于鬼变一事更加了解。
  七叔生前的修为若是鬼变起码也能和大部分武职阴司平起平坐,在加上七叔所吞之鬼绝不简单,那鬼变后的实力更是不可想象!
  我这边开始了修炼,而肖雪回到家之后也拿出了那个新得到的琴谱开始了练习,而她没有注意到,在她弹奏这个怪异曲子的时候身后正静静站立着一个模糊的人形。
  过了两天的平静生活,最后终于是在我穷困潦倒即将彻底吃不上饭的时候肖雪给我打通了一个电话。

  我坐在宿舍的桌子前一边吸溜着康师傅泡面,一边接起电话:“外,哪位?”
  我刚说完对面便传来肖雪带着惊恐的声音:“学长,你……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我一愣,回忆了一会这才想起来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当然,你是不是遇上什么状况了?鬼怪一般白天是不会出来的,没事,不用害怕,慢慢说。”
  肖雪如果说刚开始给我打电话完全是抱着侥幸心理的话,听到我说鬼怪这两个字之后就开始觉得我真的能帮到她了。

  “学长,你还记得的之前那个献祭少女的奏鸣曲吗?”
  我嗯了一声,就知道是这玩意出事了。
  肖雪一边抽泣着一边跟我讲完了这两天她经历的事情。
  原来哪天她回家之后就立马试着弹了那首曲子,但说实话难度太高,她连着练了一个小时都没能完整的弹下来,最后实在累了就想着明天再弹吧,于是便做别的事情去了。
  可是意外就在当天晚上发生了。
  当晚睡觉的时候她就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一个几近赤裸的女孩背影站在钢琴室里,月光打在少女身上,一根根极纤细的钢丝缠绕着少女的各个关节,让她看起来宛如一只提线木偶。

  在旁边的钢琴前坐着一个身穿黑袍卡不清样貌的人在弹奏着歌曲。
  少女伴随着隐约诡异的舞动的身体,明明是一个人类在舞蹈,但却看不出半点人类的影子。
  用肖雪的原话来说就是:“那就好像是一只象征着死亡的舞蹈,让人感到从骨头里的恐惧!”
  跳着跳着,少女伴随着舞步缓缓转过身来,当时的肖雪很清楚的看到,那个少女的样貌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

  如果这一幕只能算是诡异的话,那么下一幕就可以说是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那少女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看不清样貌的身影,它轻轻的打了个响指,钢丝收缩,霎时间少女的肢体就被钢丝割断变成一根人棍,而少女的脸上还露出了诡异且僵硬的微笑。
  一个梦并不能代表什么,可是第二天清晨起床,肖雪发现,自己身上的各个关节都出现了一条红色的丝线如同勒痕。
  接连两天她都做了一样的梦,而且当她自己一个人在家时总能听到莫名其妙的响动,还有钢琴在没有人弹奏的时候自己发出声响,似乎是在磕磕绊绊的弹奏那首献祭少女的奏鸣曲?
  这些事情她跟家人说,家里人都不相信,觉得她只是在撒谎博眼球,而跟她的闺蜜说,则只是换来一堆无用的安慰。
  最后实在绝望了,她这才想起我来,仔细回想了一下,她觉得我那天所说的话若有所指,这才找到我。
  听完这姑娘的叙述我先是沉默了一会,我在思考这故事里面的一些细节,我在回忆有没有什么鬼能和这里面的对上号。
  但我还没想出来呢,就忽然听到电话背景音里传来一阵怪异的钢琴声,然后就是肖雪的尖叫还有一对男女说话的声音。
  “肖雪,你那边怎么了?”

  我连忙问道,但是肖雪并没有回答我,回答我的只有手机那头一连串的忙音。
  低头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微信界面,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连对方家住哪都不知道,这下可怎么办?
  幸好过了没一会,肖雪的微信发过来一个位置共享的请求,我连忙同意。
  也没看对方具体在哪,我就直接跑出了宿舍,现在可是人命攸关的时候!
  出门,我伸手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我直接把手机递给司机:“师傅,去这个地方,赶快!”
  司机师傅是个青年人,看我这样也知道事态紧急,没有多嘴,一脚油门就轰了出去。

  路上司机师傅不停的透过后视镜看我,而我则是满脸的焦急。
  刚才已经在电话里听到钢琴声了,这应该说明那个鬼就在肖雪家,能在白天出来瞎晃的鬼,不简单!
  最后出租车在一处高档小区的门口停了车,付了车费下车,我还没进小区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