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32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青年人摇摇头:“当然不是,如果只是这样,我还不至于这么害怕,可重点在于那首曲子,女孩时候男孩也自杀了,他在浴缸里割了腕抹了脖子,甚至还用刀把心脏给刨开,女孩所有断掉的残肢躯干还有鲜血也都被放进了浴缸里,还有那张人皮铺的曲子。”
  我皱眉沉默,继续听青年的讲述。
  “后来现场被发现了,那张曲谱自然是被公家的人带走,但怪事就从那天发生了,曲谱不见了,查过监控,没有人见过存放曲谱的房间。而当曲谱再次出现的时候则是在哪家音乐培训机构的钢琴室里,之前那个肥头大耳的老年制作人被一些钢丝活生生削成了人棍,皮也让人剥去,而那本钢琴曲就端端正正的摆放在钢琴的谱架上。”
  青年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寒战继续说道:“自那之后每天都有人是在钢琴室里,而死者的死法都和那个制作人一模一样,并且这些人基本都是和女孩上过床的人!还有那天嘲笑男孩的路人!”

  我眉头皱得越来越深,这是某种诅咒吗?
  “后来那些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死干净了,上边这个时候在反应了过来,给所有知情人都下了封口令,我这是冒着被抓的风险才跟你讲这事的,你出去可别乱说啊。”
  我摇摇头:“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对了,我见过那本曲谱,在谱子的后面还有一行字凡奏此曲不得有误!奏曲者可得偿所愿。这又是什么意思?”
  青年人也有些疑惑:“我只是听说过,那个曲子丨弹丨奏的人如果一口气弹下来没出错,那么那个男孩的灵魂就会帮助那个人实现一个愿望,但如果弹不完,或者弹错了,那就会找来诅咒,和前几个人一样死去,而且是不死不休!”
  我深吸了口气,不死不休吗?
  看这意思也就是那个怪物还会在回来,杀不死吗?还是说本土道术对他没啥用处?
  我左手无意识的揉搓着耳垂,右手向后撑起身子。
  忽然,我感觉右手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感觉像是个优质皮包?

  一回头,在旧书堆上,在我的手掌下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块颜色怪异的皮子,而在皮子上还刻着一行字:“凡奏此曲不得有误!奏曲者可得偿所愿。”
  一股子寒意顺着右手直冲天灵感,我看着那这张皮子,慢慢把它反过来。
  皮子反面是一张曲谱,而曲名赫然便是《献祭少女的奏鸣曲》!
  我咽了口唾沫,心想着玩意怎么会出现在图书馆的仓库里啊?
  不能是跟着我来的吧?
  青年人看我脸色不对也是好奇的探过头来,当他看清楚这张谱子的时候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然后惊叫着逃出了仓库。
  我坐在原地,四周温度低的有些不正常,我看着自己和谱子接触的那只手掌。
  在掌心的位置不知什么时候浮现出了一个逆转十字的标志,在十字之上还有一对弯曲的黑山羊角。
  我深吸了口气没有和青年人一样逃跑,而是颤抖着手把这张曲谱卷起塞进口袋里。
  作为一个修道之人我很清楚,转身就跑是没有用的,虽然我很想那么做,但现在的最佳选择是把这玩意带走,强装淡定的走出去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行研究。
  走出仓库,一路出了图书馆,走到前台位置的时候我还看了一眼那个麻子哥。

  青年把都深深的埋在胸口,手不停的滑动着手机屏幕,身体轻微颤抖,看样子是吓得不轻。
  这家伙应该亲身经历,至少亲眼见过当年发生的事情吧?
  外面明媚的阳光散在身上可我却是丝毫感觉不到温度,就好像我身体表面是被一块寒冰所覆盖一般。
  打了辆出租车我直奔小雪家,我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只能去哪里。
  进入肖雪家之后我便直接把那张曲谱给掏了出来。
  肖氏夫妇和肖雪看着这张曲谱都有些疑惑。

  我看着这张曲谱,左手无意识的揉搓着耳朵:“肖雪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跟这个东西脱不了关系,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只怪物应该就是寄宿在这里面。”
  妇人听说那怪物就寄宿在这张谱子里面下意识的往自己老公身后躲了躲:“小师傅,既然已经知道那东西在这里面了,那为什么不想办法销毁掉啊?”
  我摇摇头面色严肃:“不,这东西暂时还不能动,因为我也不清楚把这东西销毁了之后情况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肖氏夫妇对视了一眼,中年人语气有些担心:“那小师傅,你把这个东西带回来没有问题吗?”
  我伸手摸了摸这张谱子,除了柔软的触感之外没有任何异常现象,甚至上面奇异的连阴气都消失不见了:“这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
  我的话刚说到一般,就忽然感觉一股冷气顺着谱子直接冲进了我的身体。
  糟糕!
  意识到不妙,我当机立断就把手收了回来,但是已经晚了。
  那股冷气顺着手腕飞速蔓延全身,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肖家人看着我,肖雪更是有些担心的开口询问:“学长,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坐在原地有些发愣,刚才的那股寒气全身散开之后就像是一把撒进大海里的糖粉,没有激起丝毫波浪。
  肖雪见我发愣更是担心,她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学长?学长?学长你没事吧?”

  回过神来的我摆摆手:“没事,没事,刚才出了点小事故没事。”
  盯着谱子,我又研究了一会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最后肖父把我安排在了家里的一间客房,说让先去休息这两天就现在他这住下免得奔波。
  我知道,他这是害怕万一夜里出事,我在来不及赶过来。

  只是肖父的这次算盘可是真的打错了,他不应该把我留在这里过夜的。
  独自呆在房间里面,我并没有去修炼,而是用酒和朱砂开始研磨起朱砂墨。
  听着研磨石和研磨棒相互摩擦发出的沙沙声,我的心情逐渐安静了下来。
  心境放空,五感开始变的敏锐,但这种敏锐并不是相对于外界,反而是向内延伸的。
  心脏的每一次跳动,每一根血管中血液的流动,每一根肌肉的蠕动我仿佛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伙计,磨墨呢?”
  一个吊儿郎当有些不着调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中,我研墨的手停了下来,睁开眼,石天正穿着那一身西服站在我面前。
  我看着他手里的那根香蕉叹了口气:“你来找我又有什么事啊?”
  石天耸耸肩:“砸了,我这偶尔跟自己客户联系联系感情还不行了?”
  我没理他,继续动手研墨,要是这家伙来这我没事那我就把这些朱砂全吃了。
  石天看我不理他便切了一声:“慢慢磨你的墨吧,反正你也用不上。”
  我眉毛挑了挑:“你怎么知道我用不上?”
  石天没有挑明原因:“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就是用不上就对了。”
  神神叨叨的,我也不再理他,继续静心凝神想要恢复刚才的那种状态。

  石天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伙计,提醒一下,睡觉的时候可别睡的太死,见过提线木偶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