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34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试着发出声音,但只能说出一些意义不明且含糊不清的话语。
  任凭我怎么去努力,哪怕是急出满头的大汗可是依旧只能吐出意义不明的音节。
  肖雪已经濒临昏厥的边缘,我甚至看见她的眼睛已经开始上翻,身体的挣扎也没有那么剧烈。
  完了!

  我心里想到。
  再过一会肖雪就会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到时候肖雪的母亲报警,那么我将面临的则是可能长达几十年的牢狱之灾,甚至是死亡!
  刷!
  一阵破空声突兀的从头顶响起,我身子一软直接砸在了肖雪身上。
  肖雪本来就是那种娇小型的女生,被我这么一压便是啊了一声。
  由于身体里面还残留着阴气,所以依旧不能动弹。
  我看不见身后发生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到那个怪物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
  我不清楚,鼻尖满是肖雪身上的奶香,还有一股甜腻的熟悉味道,我好想在哪里闻到过。
  就在我狐疑的时候几条毛茸茸的尾巴出现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是一张狐狸面具。
  面具双眼的位置是一双金黄色的竖瞳:“老大,以后小心点,不要再让这种乐色给控制了。”
  说完话那双狐狸眼弯了弯好像是在笑。
  我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情况,面具的主人双腿一瞪直接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过了一会,肖雪有些虚弱的开口:“学长,你能从我身上先来嘛?我喘不过来气了。”

  我张了张嘴,嘴巴里的舌头依旧像是条已经死了的肥硕大虫没有丝毫要动弹的意思。
  肖雪见我没回答便伸手想把我推开,但是她那细胳膊细腿,再加上刚才严重缺氧,哪来的力气能推动我啊?
  反倒是我把推起一点后双手无力没撑住又砸了她一下。
  发出一声娇呼之后她也不再反抗了,就那么任凭我压在她身上。
  我身上的阴气在一点点的缓解,舌头最先恢复了一些知觉,但是其他的器官如果想要恢复控制还得需要一点时间。
  我大着舌头根身下的肖雪道歉:“对不起啊学妹,我这也不是故意的。”
  肖雪笑了笑,说话有点吃力:“没事学长,我知道这也是为了我你才能成现在这样的。”

  我长叹了口气:“哎~理解万岁啊。”
  肖雪继续笑,安静下来之后气氛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还是肖雪率先开口:“学长啊,你这道术跟谁学的啊?”
  “我这个是跟我们那块的一个老头子学的。”
  “哎学长,那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能带我去见见你师父吗?”
  我一愣,沉默了一会。
  肖雪可能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声音有些小:“学长,怎么了?不行嘛?”
  我勉强扯出来个笑容:“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见见我师傅吗?”
  肖雪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个吗?我想拜师学艺,我也想当道士除魔卫道,学长你知道吗?我的第一目标是做个世界知名的钢琴家,但是我更想做的其实就是那种济世救人,劫贫济富,斩妖除魔的女侠了。”
  听着这姑娘说话我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肖雪皱了皱可爱的鼻子:“学长你笑什么啊?”

  “我笑你连成语都能用错,是劫富济贫,不是劫贫济富,你要是劫贫济富那成什么东西了?”
  肖雪也有些不好意思,本来就泛红的脸上更红了,身上的奶香愈加的浓郁好闻。
  “奥~哎学长你还没回答我呢,可以带我去看看你师傅吗?”
  我又沉默了,过了一会我深吸了口气:“估计是不行了,我师父他……我师父他因为救我已经死了。”
  “流氓!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女儿!我要报警了!”

  我,肖氏夫妇,肖雪四个人围坐在客厅的茶几前。
  我脸上有着好几个重叠红肿的巴掌印,这是被肖雪母亲从床上拽下来之后在脸上抽的,当然身上还有好几块淤青是被踹的。
  妇人坐在对面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我活动了一下还有些麻木的四肢:“那个怪物的能力确实有一些出乎了我的意料,这件事情真的有些麻烦了。”
  中年人一只手轻轻揉着红肿的太阳穴:“小师傅,这……你不会就这么不管了吧?”

  我摇摇头:“当然不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过我需要请一些外援,明天我会出去一趟,几位最好找个人流多阳气重一点的点,以免那个怪物趁我不在出来搞事情。”
  简单的和几人商讨了一下明天的细节,然后把我画的那些符箓分给他们让他们随身携带好。
  夫妇人去打开了电视,我们几个就这么在客厅里一只坐到了天亮,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那个怪物会不会在趁我们睡着了而卷土重来。
  翌日清晨,一路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我们几个就如同是一群神经质的疯子一样双眼大睁的瞪着电视。
  血丝布满每个人的双眼,一夜,我们四个没有一瞬间敢放松警惕,生怕那个怪物在趁虚而入。
  当阳光洒进来的瞬间,我们所有人都长舒了口气。
  虽然知道那个怪物不惧怕阳光,但是人类作为生物的本能,阳光总能带来些许的安全感。
  又过了一会,我抬头看了看钟表站起身来:“好了,我现在去找人帮忙,你们也都出去尽量找一些人多的地方呆着,等我有结果了在给肖雪打电话。”
  肖家人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僵硬的点点头。

  看着大家状态都不是很好,我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屋子。
  保安已经上班了,很幸运的是站岗的还是昨天那个小哥。
  我过去打了声招呼:“上班了?”
  小哥见是我便礼貌性的笑了笑,冲我点头示意。
  我站在他旁边看着前方的公路:“内啥,小哥,我能跟你打听个事吗?”
  “先生,您请讲。”

  “你知道我内个朋友住几号楼那个房吗?”
  我这个问题一问出口那个保安小哥就朝我投来了狐疑的目光,我连忙解释:“我这不是早上出来散步吗,谁承想记性不好,忘了他住那户了,给他打电话又打不通,所以才过来问问你,你要是不知道的话也不要紧,我再等一会估计他就给我回电话了。”
  小哥表情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直接把昨天那个人的住址给了我。
  根据小哥提供的住址,我一路走到了小区最后的一栋楼房里。
  电梯缓缓上行,我有些紧张,手不自觉的伸进口袋扣住了几枚铜钱。
  电梯这种地方往往是灵异事件高发区,我现在被那个怪物缠上时运不济,再在电梯里碰上点什么可就大条了。
  电梯行驶的飞快,一路升到了顶楼,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出了电梯,我伸手敲响靠西住户的房门。
  没过一会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谁?”
  我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迟疑了一下:“我,就是你昨天帮的那个人。”
  门内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防盗门被打开,一张帅气的棺材脸出现在门口。
  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我没有任何波澜:“处理不了?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会托我照顾你,简直跟一个拖油瓶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