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58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苦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好,下顿爸爸给你做顿好吃的。”
  闺女啊,咱家都已经穷的快要揭不开锅了,我上哪去给你弄吃的啊?
  小家伙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家里的条件,听我这么说一双金黄色的瞳孔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真的吗?爸爸?我要吃红烧肉,烤鱼,烧烤,火锅……”
  说这话这丫头就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嘴角的哈喇子止都止不住。
  看着这小家伙这样我莫名的一阵心酸。
  哎~

  我还真是不称职啊,让自己女儿跟着自己吃泡面,虽然说不是亲生的,甚至不是一个种族的。
  就在我愁着该去哪弄点钱的时候电话响了。
  看了看是肖父打来的,我皱皱眉,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他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
  “歪,叔叔,怎么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接通电话我也不啰嗦,直奔主题。
  电话对面的肖父先是笑了笑然后问道:“内啥,小师傅啊,我这边有个朋友的父亲去世了,你看看你有没有空,帮忙去操办一下啊?”
  我挑挑眉:“白事?这没有必要单独请个道士操办白事吧?”
  的确没这个必要,每个村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回点的老人,有白事一般都会找他们,找道士舒适有些大惊小怪。
  肖父的声音有些迟疑:“内个,其实我这个朋友的父亲死的……死的有些蹊跷,请个道士来操办他能稍微放心一点。”
  死的有些蹊跷?
  这勾起了我的兴趣:“怎么个蹊跷法?”
  肖父在那边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我知道这事情肯定不简单:“算了,那叔叔,那这次的报酬……”
  我没说完,肖父便抢话到:“这个小师傅放心,一共七天的丧事一天一万。”
  听到这个价格我差点没拿稳手机直接把他扔出去:“好,这活我接了,叔叔你现在在哪我这就过去!”
  “我现在就在家里。”

  挂断电话,我有些兴奋的揉搓着小家伙的脸蛋:“闺女啊,你知道吗,咱们马上就要发财了,马上就可以摆脱那万恶的泡面了!”
  小家伙被我人来疯的举动整蒙了,呆愣愣的看着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也不解释什么,转身攥紧房间里收拾起了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还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小家伙有些发愣的看了看我的背影,然后又看向挂在电风扇上的那位“大姐姐”。
  吊死鬼同志转头看了看我,然后耸耸肩,一副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带上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家伙打车很快就到了肖父家中。
  肖父打开门把我俩迎进来然后指着坐在沙发里的一对年龄差距很大的男女。

  他先是指了指那个和他差不多年级的中年人:“这个是荣庆生,我的一个多年好友,也这次小师傅你要操办的白事就是他们家的。”
  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冲我笑了笑,然后眼神不自觉的飘向我旁边的小家伙。
  小家伙一直比较怕生,而且中年人的眼神属实有些过于怪异,吓的小家伙躲在我身后:“爸爸。”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但是眼睛却是看着荣庆国旁边的那个女孩:“梦云姐?”

  没错,坐在荣庆国旁边的人正是许久未见的护士姐姐——荣梦云。
  她眨了眨眼,眼角的泪痣让她本就漂亮的眼睛更增添了几分魅力。
  “小商子?肖叔叔说的那个高人不会就是你吧?”
  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应该……可能……大概……就是吧。”
  肖父和荣庆国都是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俩。
  旁边的肖父有些迟疑的问道:“小师傅,你和梦云认识?”
  我点点头:“之前一段时间住院正好梦云姐就是负责我们病房的护士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我来这边嘀咕着,荣庆生忽然笑道:“既然小师傅和我家梦云认识那也是缘分,不过咱们这些还是先放一边,小师傅,我家里的事情想必老肖也跟你说过了,咱们要不现在先去看看吧?”
  经他这么一说我也忽然想起来之前肖父跟我说的,这荣庆生父亲死的很蹊跷。
  “对了荣先生,我之前听肖叔叔说令尊去世的很蹊跷,能麻烦您跟我具体的说一下嘛?”
  荣庆生脸色有些为难,见他这样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荣先生,这件事情您最好还是跟我讲清楚的好,以免在葬礼期间出现什么差池,而且我知道了令尊的异常之处也好对症下药。”
  “这……”
  荣庆生依旧满脸为难,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肖父,肖父冲他点点头:“你放心,小师傅的道行绝对可信,我介绍的人你还不放心吗?”
  荣庆生看起来依旧有些纠结,最后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小师傅,咱们……要不借一步说话?”
  看着他这副模样我是越来越好奇,什么意思?
  这难不成还有什么不能当着他人面说的?

  可在场不知道这事情的也就只有我和他女儿吧?
  抱着有些猎奇的心态,我跟着荣庆生一起走出了肖父家。
  站在防盗门旁我看着他:“荣先生,您可以说了,您父亲到底是怎么去世的?”
  荣庆生搓着手四下看了看,仿佛是在确定周围有没有人偷听。
  一直到我都有些不耐烦了他才开口到:“这个其实我父亲他是死在女人身上的。”
  我一愣,死在女人身上?这是什么意思?

  荣庆生看我这样又叹了口气:“就是内个的时候马上风死了。”
  我嘴角一阵抽搐,我勒个擦!马上风?
  “请问令尊今年贵庚啊?”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想当时给自己来一巴掌,我没事问这玩意干什么?
  荣庆生当时的表情别提多奇怪了,支支吾吾的从嘴里蹦出来几个字:“八……七十有四了。”

  “老……咳咳,老先生什么时候走的?最好是具体到时辰。”
  其实我想说老当益壮的,但让我硬生生给停住了。
  荣庆生想了想:“就是昨晚,应该是昨晚十二点左右的样子。”
  我皱了皱眉头:“十二左右,也就是丑时,这事情有些难办啊。”
  确实难办,本就是因为那种事情而死,体内阳气泄漏正至阴盛阳衰,又是在天地初开的子时,真的是巧她妈给巧开门——巧到家了!
  荣庆生听我说难办立马说道:“小先生你放心,钱一定到位,只要您安安生生的把我父亲送走就行。”
  我转头看向他,总觉的有哪里不对劲:“说真的,荣先生,我建议您还是趁早的把令尊火花了吧,不然……”
  荣庆生紧盯着我:“不然会怎么样啊?小师傅?”
  我眉头整个皱到一起:“我怕是会诈尸啊,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可不想电影里面贴几张符把他老人家再按回棺材里就可以的,这种事情搞不好会影响家族气韵的。”
  荣庆生脸上当时就纠结的让我都觉得难受:“可是……可是按照我们那的习俗,要停灵七天才能下葬的。”
  “这个荣先生还是得自己定夺,我也不能说什么,您要非在家里停灵七天,我也无话可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