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69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强烈的危机感让我肾上腺素急剧飙升,咬着牙忍着痛手里的铜钱剑朝着那大张的嘴就递了进去,然后和之前一样的把铜钱剑散开,这次的铜钱几乎有一半露在外面,效果大不如前,但也完全够了。
  被抓住一只脚,借力另一只脚腾空踹向老爷子面门。

  本就在阳气冲击下身形不稳的老爷子被我一脚踹的向后扬倒了过去,同时我也因为失去支撑摔向地面。
  虽然不是伤臂着地,但也痛的不轻,刚刚被蒸发的汗水再一次冒了出来,鲜血将厚实的外套全部染透。
  也顾不得伤口了,翻身坐起,仅剩的一只手结印口中喝道:“今弟子除妖乏力,仰仗祖师之威,接离火助阵,焚尽世间之恶!急急如律令!离火招来,开!”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噗的一声闷响,卧室之中霎时间火焰弥漫。

  这满屋的火焰重现出淡淡的蓝色,火焰仿佛被什么东西罩住了一样,只在固定范围内燃烧,一点没有越界的意思,而且更加奇异的一幕,房间里出了不停挣扎发出怒吼和惨叫的老爷子之外其余的物品一概没有被燃烧的痕迹。
  这便是离火,可焚烧诸恶,不伤阳间事物。
  离火葬魂之阵的消耗很大,我能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气正在被迅速剥离,变成燃料投入阵法之中。
  阵法里的老爷子还在不停的嚎叫,却丝毫没有要倒下来的意思,反倒是我,本就失血过多,再加上气的飞速消耗,脸色白的好像一张刚刚出场的A4纸。
  荣梦云和小家伙这个时候都围了过来,小家伙在一旁满眼的担心,但却一言不发。
  荣梦云看着屋子里面燃烧的火焰,还有火焰里面不停挣扎的老爷子神色怪异,似乎是有些不忍。
  这也正常,毕竟老爷子是她的爷爷,一个亲人,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亲人被火焰焚烧谁也好受不了。

  我想要开口安慰她两句,但是飞速消耗的气让我根本连任何有意义的音节都吐不出来。
  火焰越烧越旺,而老爷子终于有了要不行的兆头,他的声音开始变小,挣扎的幅度也变的没有那么剧烈,他不再试图撞击阵法边界脱困,而是开始在地上打滚。
  脸色越来越白,眼看就要濒临被榨干的边缘,老爷子还没有彻底咽气,我只能咬着牙继续供用气的输出。
  火焰的势头肉眼可见的下降,我的呼吸也开始逐渐的粗重,体内的气已经被榨干了,现在用的几乎全是我的精力。
  “说真的,交易吧伙计,童叟无欺诚信保障啊,用不着这么累的。”
  石天那吊儿郎当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这次他没有出现,只是一个声音,我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搭理他,因为就在下一秒我的全部精力都被彻底榨干,阵法无以为继,蓝色火焰消失,而我直接失去了意识。
  晕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特喵的这下完了!早知道就提前跟石天交换了。
  阳光透过还带着水渍的窗户打进来,照射在我的脸上。

  睁开眼睛,全身上下传来阵阵剧痛,特别是已经负伤了的那条手臂。
  空气中弥漫着的是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四下看了看这白色的房间:“我这是……又进医院了?”
  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声响,我转头看去,小家伙正揉搓着惺忪的睡眼伸着懒腰:“爸爸,你醒了。”
  我有些茫然的点点头,四下张望,这是个标准的三人病房。
  位于中央的床铺整洁,看起来是没有安排病人,只有靠近门口方向的一张床铺是有着还没被叠起来的被褥,应该是那床的病人下去吃饭或者运动了。

  低头看了看被包扎好了的手臂,看样子是荣梦云把我送到的医院。
  那老爷子呢?我晕倒之后老爷子也死了?还是说石天占据了我的身体弄死了老爷子?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荣梦云推门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服,虽然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但那美好的身材依旧是若隐若现。
  “小商子怎么样?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吗?”
  荣梦云熟练的揽过一张凳子坐到小家伙旁边,一股淡淡的茶香顺着空气飘进了我的鼻腔之中。
  我勉强的摇摇头:“没事了梦云姐,对了,我那天晚上我晕倒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老爷子是被我解决了吗?”
  荣梦云原本略带关心的表情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沉了下来,显得好像有些后怕的样子。

  她摇摇头:“不是,当时你昏倒了之后我爷爷又跑了出来,但就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一个穿着黑袍的人,那个人带着面具,三两下便把我爷爷给制服带走了。”
  我皱着眉头,手指揉搓着耳垂:“黑袍戴面具?没有别的什么特征了吗?”
  荣梦云皱眉沉吟了一会,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奥!对了,我记的那个人脖子上好像还有一个纹身,是个倒着纹上去的十字架。”
  我手上的动作一顿连忙追问:“梦云姐,你能记的那个十字架纹身的一些细节吗?比如说十字架上有没有什么动物之类的?”
  我想到了一个人,黑袍戴面具,脖子上有着逆转十字的纹身,而且还是能轻易制服老爷子,很有可能就是仇麻!
  荣梦云摇摇头:“这个我当时也没看清楚,就记的有一个十字架纹身,其余的也不太清楚,对了,小商子,昨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爷爷他为什么又诈尸?还有那房间里的火又是怎么回事?”
  皱了皱眉头,没有纹身的细节我也便不能确认那人是不是仇麻。
  仇麻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我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先把荣梦云的一些疑惑跟她讲清楚:“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难以接受,梦云姐你先让我说完,疑问什么的等我说完了你再问……”
  简单的把事情的始末跟荣梦云解释了一下,捎带手的也把之前那次诈尸的始末也讲了个清楚。
  本以为面对这种有些颠覆三观的事情她会有些难以接受,但出乎意料的是当我讲完之后荣梦云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啊?那我爷爷他被那个人抓去会怎么样?”
  我皱着眉揉搓着耳垂摇摇头:“不清楚,但不管是干什么,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荣梦云有些担忧:“那怎么办?小商子,你可得想办法一定把我爷爷给弄回来!”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烦躁,老爷子的尸身落到那群歪门邪道手里绝对不可能干什么好事!
  病房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了进来,空气中瞬间弥漫起一股甜甜的香气。
  艾丽卡伸着懒腰走了进来,轻车熟路的找了个椅子坐下看着我。

  我同样看着她有些好奇:“你怎么来了?”
  艾丽卡耸耸肩:“还能为啥?我的小少爷,咱们两个现在是合作关系,我的合作伙伴受伤了我不得来看看吗?”
  旁边的荣梦云看见艾丽卡傲人的身材,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然后毫不示弱的挺了挺胸:“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艾丽卡被怼了一句当时就有些不爽:“黄鼠狼给鸡拜年怎了?不行吗?”
  荣梦云瞪着眼睛和艾丽卡对视,仿佛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两人都向前努力的挺着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