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续命》
第74节

作者: 老铁666

收藏本书TXT下载
  艾丽卡提着袋子看了看我:“既然是小少爷开口了,我肯定帮忙,人情就算了,今晚上床上的时候好好报答我一下就行。”

  说着话她还凑过来在我后脖颈上吹了口气,湿热的气流打在脖子上,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打开酒精,用棉球沾着一根一根的给银针消毒。
  师奶在一旁看着有些好奇:“你这是准备针灸吗?”
  我点点头:“帮一下忙,把老先生翻个身背面朝上。”

  两人合力,小心翼翼的把老先生翻了个身子,我伸手脱掉了他的衣物。
  此时的老先生身上已经是没剩多少肉了,背后的两排肋骨清晰可见,深黄色的皮肤底下透着一种墨染般的黑色。
  屏息凝神,我手里拿着一根银针尽量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可是就在我刚要准备施针的前一刻,老爷子全身一阵抽搐,然后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表情痛苦。
  我和师奶对视了一眼,连忙去按响了床头的紧急呼叫按钮。
  没过多大一会护士们便推着一个病床过来接走了老先生送去了手术室。
  艾丽卡依旧被留在病房里研磨着那些药材,我,小家伙,还有师奶则是有些焦急的坐在手术室前的长椅上等待着。

  这可千万别处什么问题啊!
  如果老爷子挺不住在手术室里面走了,那可真的就意味着万劫不复了!
  我在焦急的搓着掌心,而师奶表现的更加焦急,她来回不停的在手术室门口徘徊,不时抬头看一眼亮着灯的门派,一双眼睛都有些呈现出金黄的颜色。
  时间慢慢向前推移,我掏出手机看了看,老先生已经被推进去两个小时了。
  一个七八十岁的古稀老人,还妖气缠身,在手术室里被抢救两个小时,这怎么想也是凶多吉少啊!

  但老天爷破天荒的终于眷顾了我一次,或者说是眷顾了老爷子和师奶。
  手术室指示牌的灯光熄灭,老爷子被从里面推了出来,我和师奶连忙凑到主刀医生旁边。
  我俩还没开口主刀医生摇摇头:“放心吧,抢救回来了,不过老爷子的心脏还有各个脏器都已经衰败的很厉害,这次算是幸运的,我个人建议还是把它带回家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用不着在医院里待着受这份罪了。”
  这句话落到我和师奶耳朵里,我们两个都长舒了口气,只要没事就好。
  对于老先生时日不多这件事我们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要这次没事,我给他驱逐了所有的妖气那就万事大吉了。
  把老先生重新推回病房,一直到下午时分老先生才悠悠转醒,在他醒了之后师奶便去办了出院手续,我也在艾丽卡的陪同下一起办了出院手续和两个人一起出了院。

  师奶用轮椅推着老爷子走出医院,我一早就从手机上打了一辆出租车,此时正好停在我们面前。
  坐上出租车,师奶跟司机说了一个我并不怎么熟悉的地址,听起来应该是某个并不怎么发达的小村庄。
  司机师傅一开始没搞明白那是个什么地方,直到打开导航查找了之后才发动起了车子。
  一路的颠簸,老先生和师奶都是一言不发,只是那么相互望着。
  我坐在旁边看着年龄差距如此之大的二人这么深情对望感觉心底有些奇奇怪怪的,说不上来是什么。

  可能是感动,可能是向往,谁知道呢?
  坐在前面的艾丽卡回头先是看了看这对年龄差距巨大的情侣,然后又嘴角带笑的看着我:“怎么样?小少爷羡慕吧?来来来看看姐姐,你眼前这不就有个现成的吗?”
  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狗东西怎么怎么能破坏气氛呢?
  最后下车的地点是在一个确实有些偏僻的村落。
  那道路还都是一些土石路,很少有水泥路面。
  老爷子的轮椅在这种路上显得十分颠簸,两旁的建筑有许多都是泥瓦房,当然也混杂着一些砖瓦房。
  路两旁是一些生长旺盛的杂草,偶尔还能听见谁家的犬吠声从院子里面传出来。
  我们最后是在一个村子靠后的泥瓦房前门停下的,师奶掏出钥匙有些费力的打开那把已经生锈的大铁锁。
  五个人踏进小院子里,因为长时间的无人打理,整个院子本来被精心打理过的花坛之中长满了杂草,有的甚至已经到了我腰部向上。

  小家伙在后面紧紧拽住的衣服下摆,对于这种有些荒芜的地方表现出轻微的不安和恐惧。
  把老先生安放在里屋的卧室,师奶简单的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好了,现在开始吧。”
  我点点头,用眼神示意艾丽卡上来帮忙,一起把老爷子翻了过来,然后脱掉衣物。
  拿出已经消过毒的银针沾了点朱砂粉,屏息凝神,心跳逐渐恢复平稳。
  用手指做量尺,第一根放在了头顶百会穴向下四指左右的位置,我没有直接下针,而是开口先给老爷子提醒了一句:“老先生,待会可能会有些痛,如果忍不住的就说出来。”
  老爷子虚弱的笑了笑:“没事,你尽管下手,小家伙你可别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深吸口气手指用力将银针刺了进去。

  在银针入肉的瞬间我明显感觉老爷子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抽出第二根银针扎进老爷子脖颈左侧的风驰。
  接连好几根银针落入身体,老爷子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豆大的汗水浸满全身。
  师奶好像有些看不下去了说了句我出去收拾一下花田便离开了。
  艾丽卡在旁边看着我施针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小家伙则是捧着一本书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
  “小家伙,你知道吗?其实……我除了你师父,在哪之后又收了个徒弟,而且你应该也认识。”
  我手上继续施针,嘴上不经意的问道:“我还有个师叔吗?我还认识?”

  老先生点点头:“李明华,身边天天跟着一只四尾妖狐的家伙。”
  我下针的手微微一抖,老先生闷哼了一声,显然是有些痛。
  我稳住心神继续入针:“四尾妖狐,老先生你可知道这四尾妖狐是什么来历吗?”
  老先生沉默了一会这才开口到:“这我到是知道一些,其实这只四尾妖狐是……”
  在老先生的讲述里面,对于那只四尾妖狐的概念也是有些模糊,只知道她曾是古代某位名帅手底下的一员大将,同时也是那名元帅的得力助手。
  但是那么元帅叫什么,生活在什么朝代,哪国人,老先生都是一概不知。

  他只知道那名元帅也是道门中人,而且道法超绝不过世人不知罢了。
  对于四尾妖狐和李明华之间的关系,据说李明华是个被人遗弃在荒野的孤儿,而正是那个妖狐救了他并把它抚养到了五六岁,然后机缘巧合之下才拜入了老先生的门下,那妖狐应该算是李明华的养母。
  我静静的听着老爷子讲述他的过往,手上不停的一根根刺入银针,汗水顺着额头滴落到床铺上呼吸急促,就连入针的手也开始有些不稳。
  不知不觉间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我也终于将最后一根银针刺进老爷子脚踝处的一个穴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