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们一起沉沦》
第76节

作者: 西子漫

收藏本书TXT下载
  忽然他站起了身,朝着严鹤和唐思颖的方向,目光冷冽地走了过来。
  严鹤微微挑了挑眉,唇角边微微划过了一道笑意。

  纪辰禹站在了唐思颖的面前,他并没有看严鹤一眼,而是目光紧紧地盯着唐思颖。
  “吃饱了?”
  他一张口,语气低沉又冷漠。
  唐思颖的脸色有些难看,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嗯,吃饱了。”
  紧接着纪辰禹又道:“吃饱了就赶紧滚过来不知道吗?”
  忽闻这话,唐思颖的身体骤然一抖,她站起来,一双眼眸里装满了惊惧之色。

  严鹤没想到纪辰禹的态度竟然为如此强硬,半点也不为唐思颖着想,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紧接着严鹤也站起身,他一手搭在了纪辰禹的肩上:“辰禹,你这态度也太凶了吧。”
  纪辰禹却目光冰冷地扫了一眼严鹤,眸子里一片晦暗。
  继而,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他嗤笑了一声问:“严鹤,你难道忘了我跟你说过的,她的身份了?”

  听到这话,严鹤才觉得更加好笑。
  “辰禹,错误不是她犯下的,是她的爸爸,她也是无辜的不是吗?”
  唐思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严鹤一早就知道她是唐斌的女儿。
  但是唐思颖怎么都没有想到,即便是知道,可严鹤却帮他说了一句公道话。
  她看向严鹤地眸子里刹那间溢满了泪水,她从来都没有想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么一个人是理解她、宽容她,觉得她是无辜的。
  可是对于严鹤地这番话,纪辰禹却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那如果我说,当初肇事逃逸的人是她,她爸爸只是给她顶包了呢?”
  纪辰禹转过头连,目光冰冷地看着唐思颖,他的眼中全然都是恨意。
  又是这样令她无法逃避的眼神,又是如此让她害怕、惊惧的目光。
  唐思颖的脸色苍白如纸,眼泪刹那间落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她好不容易收获了一个朋友,又或许是因为她真的害怕这个唯一懂她的人,又会离她而去,眼泪便如断了线一般,不断地往下掉。
  严鹤的脸上划过一道茫然之色,可当他转过头去,看到唐思颖满脸泪水的模样时,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目光认真且严肃地看着唐思颖:“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可因为严鹤这么一问,唐思颖却哭的更加泣不成声。

  见她哭成这样,纪辰禹的眼神晦暗不已,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却十分烦躁,好像心口处有人东西在堵着一样。
  只是想起刚刚她和严鹤那么亲密,纪辰禹又嘲讽地笑道:“这件事情可是她姐姐亲口说的,严鹤,你觉得会是假的吗?”
  然而面对纪辰禹一次又一次的污蔑着自己,面对他一次又一次的践踏着她的尊严,唐思颖抬起眼眸,痛苦地看向了纪辰禹。
  “你对唐岚的话坚信不疑,可我一次次跟你说过,不是我做的,是唐岚故意陷害的我,你却不信!”

  然而面对唐思颖的话,纪辰禹却先入为主的觉得是唐思颖在狡辩而已。
  他的唇角轻轻勾起,眼中的笑意却残忍又无情。
  “不管是你拿驾照的时间段,还是你的年龄都和唐岚所说的话都吻合,你说不是你,就真的不是你了吗?”
  和先前以前,纪辰禹根本就不可能会信她,所以她与他辩驳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意义。
  面对纪辰禹质问的眼神,唐思颖的内心一片灰暗。
  何必呢,何必要与他争辩呢?

  他从来就不信她说的话,她觉得一切条件吻合了,就肯定是她做的,可是她有没有做,她自己会不知道吗?
  绝望的眼泪再次留下,她自嘲地笑了起来。
  他就是这个样子,每次她的生活刚刚出现一点点的温暖和希望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将这一切都打碎,他绝不容许她过的好。
  只有让她一直生活在无边无际看不到希望的黑暗之中,他才会高兴!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久久没有开口的严鹤忽然笑了起来。
  “哭什么,他不信你,我信你。”
  如春风一般温暖的话语,就这样落入了唐思颖的耳中。
  她甚至以为她听错了,不可思议地看向了严鹤,一双眸子震颤不已。

  “你相信我?”她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严鹤却笑着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既然是朋友,我就应该相信朋友说的话。”
  唐思颖愣愣地看着严鹤,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呵……”

  纪辰禹的冷笑声瞬间让她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你信她?严鹤,你居然说你信这个贱人?”纪辰禹嘲讽地看着严鹤。
  然而,面对纪辰禹的质问,严鹤却笑了起来。
  “辰禹,她是我朋友,所以我信她,正如你是我的朋友,如果今天有人冤枉你纪辰禹做了什么,只要你说你没有做过,我也同样会相信你!”
  即便他只见过唐思颖两次面,可是如此单纯却又心思简单的女孩子,严鹤无论如何都不信她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纪辰禹震惊地看着严鹤:“你跟她才认识多久,你竟然这么信她?你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
  严鹤却笑道:“真正的朋友,没有所谓的认识了多久才可以,我和她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是以我的阅历,我值得交这个朋友。
  倒是你,你已经没有理智了,有些事情,不该靠你的推测,靠你的眼睛或者是耳朵,要看清一个人,你应该要问问自己的内心。”
  身为纪辰禹的朋友,严鹤说这些话,也是为了他好。

  可是纪辰禹却根本就无法将他所说的那些话听进去。
  他嘲讽地笑道:“因为当初她选择的是我,所以你才会这么说的不是吗?”
  严鹤却紧蹙着眉头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就算她没有选择我,但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绝不是那种为了一个朋友,就去污蔑另外一个朋友的人。”
  纪辰禹却根本没法将严鹤所说的话听进耳里去。
  关于唐思颖的事情,纪辰禹早就认定了她就是害死了于曼青的凶手,不管别人怎么说,甚至连他的好朋友都这么说,他都不信。
  看着这样的纪辰禹,唐思颖一句话也没说,因为她知道,就算她说的再多也没有用!

  “你既然这么是非不分,那我劝你最好还是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又或者你可以去找唐斌再仔细问一问。”
  严鹤忽然提起唐斌,纪辰禹才想起来,他差点就忘了,整件事情,唐斌应该才最清楚!
  紧接着严鹤便看着唐思颖说:“走,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别因为这个蠢家伙难过了。”
  就这样,严鹤拉着唐思颖走了。
  身后,纪辰禹看着他们一起离开的背影,他很想和之前一样,用强硬地手段将唐思颖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刹那,他竟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眼泪随着风吹散。
  严鹤开着招摇地敞篷车快速地行驶在公路上。
  车里,放着激情的摇滚音乐,严鹤那高涨的情绪,很快便影响到了唐思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