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2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既然三哥都让赶紧撤了,那我还废个屁的话,于是我赶忙和三哥赶着驴车出了马家大院。
  咱干木匠的,虽不怂一般的邪门诡事,但也总不能硬着头皮的往上面去撞,那是二傻子没脑子才会干的蠢事。
  我两人匆匆忙忙跑出来,由于走的有些急,出胡同口的时候,驴车冷不丁的一头就撞到了一个东西上!
  “哪个狗日的货瞎了眼,撞我老瞎子,我特么瞎了你难道也瞎吗?狗东西这么不长眼睛…”
  三哥一看这是撞到人身上去了,赶紧的拿手电筒照过去。
  我顺着方向瞪眼一瞧,发现是经常在我们村子附近,转悠的老瞎子和他孙女。
  老瞎子这个人,我和三哥见过几次面,嘴巴那是出了名的臭。

  他平时专门替人摸骨算命,具体叫啥名字不清楚,反正大伙都管他叫王瞎子。
  在我们周边,几个村的人都不怎么待见他。
  都王瞎子这个人,是个神棍老骗子,算命摸骨从来就没有弄准过。
  听人讲,有一次王瞎子缠着我们村里的刘大妈算命,硬她年过半百,腿会残,四十五岁必定要当寡妇。
  结果刘大妈现在都快五十了,老公依然活的好好的,双腿好的也能挑,能爬的。
  因为这事儿,刘大妈的老公还找王瞎子闹过,他妖言惑众、狗屁不通,差点同王瞎子打起来,幸亏是老村长出面才了事。
  三哥瞅了眼王瞎子,见他没什么大碍,嘴上连忙了声对不起,然后就对我努努嘴,示意继续赶路。
  但这时候,那王瞎子嘴上任旧骂骂咧咧的,不肯罢休。

  我一听立刻就火了,他这臭嘴巴以前只是听人,今不成想亲自领教了。
  我瞪着王瞎子,狠狠的:“老瞎子,你这人怎么还得理不饶人了!咱们已经道了歉,你该不会想从我们哥俩身上捞油水吧!嘿,那我可告诉你了,收起你那一套糊弄饶鬼把戏!”
  谁知道,王瞎子一听,也来了火气,破口就叫骂道:“呸呸呸,死东西,晦气,真晦气,我老瞎子眼瞎了,心还没瞎,大晚上居然碰上一个死的,拖着个半死不活的东西,简直比踩了臭狗屎都晦气!”
  啥玩意儿?
  一个死的拖着个半死不活的?
  王瞎子这话,明摆着是当面的诅咒我和三哥了?!
  我一时气不过,立刻就想冲上去同王瞎子理论。
  大晚上的,这样的话出来,瞎子这张嘴巴确实是臭的没边了!
  但三哥一把拉住我,让我不要同他一般见识,王瞎子嘴臭,一旦闹起来,肯定没完没了。

  何况又当着人家大院门前,闹起来也不好看。
  随后,三哥就把我拉上驴车继续赶路走了,留下那王瞎子任就在后面一个劲的骂,“一个死的,拖着个半死不活的,晦气...”
  三哥苦笑着,叫我别理会,他爱咋闹咋闹。
  按三哥的意思,最好十二点之前赶回去。
  我被王瞎子这么一搅和,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一路上也没什么话。
  差不多走了将近一个时左右,三哥忽然停下来,前面好像有东西。
  我站在后面问他,是啥东西?
  三哥没吭声,只是打着手电筒慢慢的靠了过去,我紧紧的跟上,等来到近前,我顿时身子就哆嗦了一下。
  随即就开口骂道:“特么的是个纸人!”
  “谁特么没事干,大晚上在路中间摆个纸人玩?”
  三哥也给惊得身子一愣,他拿手电筒往纸人身上仔细照了一会儿,突然蹙眉对我:“不对,陆缘,你发现没,这个纸人,像不像马大牛灵堂里摆的那个童女?”
  我一听立刻就傻眼了,“三哥,你开什么玩笑,难道纸人会走路?自己跟着我们来?而且还这么离谱的赶在了咱们前头...”
  但是完这些,我心里突然就莫名的感觉慎得慌了。
  毕竟眼见为实,面前的纸饶的确确就是马大牛灵堂里摆的那个童女,我和三哥都亲眼瞧见过。
  只是,它怎么会诡异的出现在这里?
  是有人在故意作弄我和三哥,还是啥?
  我想不明白。
  三哥用手电筒照着纸饶脸,嘴上巴了下:“估计,马大牛灵堂里的纸人应该是烧了!”

  “烧没烧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我看着三哥,吞了口唾沫。
  但随后一想,又好像感觉哪里不对劲,三哥明显是话里有话。
  于是我就试探性的问他:“三哥,那你的意思是,这是烧聊纸人?”
  三哥看向我,眉头紧锁的点零头。
  怎么可能?
  我一下子就给整蒙了,仔细一想,实在没道理。
  我就对三哥:“烧聊纸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照理来讲它应该也是跟着马大牛走,才对啊!”
  完,我就想去摸一下那纸人试试,看看是不是一碰就灰飞烟灭。
  “不要碰!到底咋回事,一时半会我还没弄明白。”
  三哥一把将我的手按住,“不过,纸人沿途跟着咱们走,肯定不是啥好兆头,恐怕是要出啥事!”
  他这才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刮过来一股凉飕飕的风,顿时就把地上的纸人给卷了起来。
  那纸人被风一带,竟如同活过来了一般,直接在原地站立了起来,身上“哗哗哗”的一通乱响。
  “卧槽!”
  我吓了一大跳,猛地抬起头,晃眼就瞧见那纸饶眼睛,好像也跟着动了一下。

  “不对劲,陆缘你快过来!”
  三哥也发觉出了异样,惊叫着,一手将我拉开。
  我身上直发寒,大晚上怎么会在路上碰到这种玩意儿?
  就在我和三哥望着纸人发愣的时候,跟前的那头老驴,突然莫名的怪叫了一声出来。
  “嗷…”
  听到这声驴叫,三哥一晃神,脸色唰一下就变了。
  慌忙拉起我就走,“糟了,老驴可能看到了啥,怕是害死马大牛的那个鬼东西在作怪!”

  “烧聊纸人,只有死人才唤得动!”
  我惊慌失措,扯着嗓子:“咱们这是犯了哪家的太岁,咋碰上这邪门的事儿了。”
  三哥让我别废话,急匆匆的赶着老驴同我往前面窜,反正不管是啥东西,三十六计——走为上。
  可我两人只走了百来米的样子,这时候在来路上,又诡异的出现了一个模样古怪的纸扎童女。
  这一次,童女站在路中间位置,一动也不动。
  唯一不同的是,它的手是微微往前伸着的,似笑非笑的脸上,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和三哥两个人。

  那神情动作,乍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在朝我们两人招手:过来啊,你们快过来...
  我心里几乎都发毛了,“特么咱们这是犯了啥狗屁邪,咋冒出这么多的纸人出来!”
  三哥愣了下,随即满脸铁青的:“不能再往前面走了,马大牛灵堂里是三个纸人,这么来看,最后一个纸人肯定就在前面!”
  随后他就提议,先回马家村,等亮明了再回去不迟。
  毕竟又撞上这鬼东西了,肯定不是啥好事!
  我点点头,缓了口气,问三哥:“你要是碰上最后一个纸人,会怎么样?”
  “如果要是真撞上...”

  三哥紧咬了一口牙:“那就得看咱们的命,够不够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