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4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三哥见状,直接扯起我就猛的朝一旁没路的地方窜。
  我两人摸着黑,惊慌之下,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反正是坡就上,遇坎便跳,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可走了没几分钟,那鬼女茹名字的声音,又陡然间传了过来。
  “张三…张三…”
  三哥紧咬着牙,让我不必理会,先逃出去再!
  他,越是这个节骨眼儿,越不能怂。
  为今之计,寻条活路走才是上策!
  我两人没头没脑的乱窜了好一阵,突然后面又是猛一声响。
  紧接着,在一颗大树背后,那个鬼女人又诡异的冒了出来,嘴里依旧在念叨三哥的名字!
  此时,我后脊梁上全是汗,衣服几乎湿透了。
  特么还真的是阴魂不散了?
  三哥这时候明显也有些没了方寸,额头上冷汗直冒,整张脸都微微有些发抽了。
  不过,他只犹豫了一下,随即就斩钉截铁的对我,“陆缘,分头跑!趁她还没点你的名字!”

  我这时几乎脑袋里一片空白,傻愣愣的嗯了一声,然后就立刻卯上劲,朝一旁拼命的钻。
  要学木匠手艺也有一段时间了,走的夜路加起来,俩手脚也数不过来。
  但却从来没像今夜这般狼狈,我脚上跑得很急,心里边同时也“碰碰碰”的跳得厉害。
  虽是心里害怕,但毕竟求生的本能还在,要真被吓得瘫软不敢动了,那跟个怂货王八直接等死有啥区别?

  我一路摸着黑,在杂草丛生的密林里钻了好一阵,直到完全听不见点名字的怪声,这才气喘吁吁的靠在一块石头边停下来。
  不知道三哥有没有脱险?
  黑暗中,我不敢开灯,就这么提心吊胆的窝着。
  山上的夜风呜呜的吹起来,慎得人心里阵阵的直冒凉气。
  “陆缘…”
  突然,一道沉闷的怪声响起,顿时,我嗓子眼如同被个东西卡住了一般,不由的浑身一抖。
  糟了,那鬼东西还在!

  而且,很不幸的是,她口里还点了我的名字!
  我连忙爬起来,但明显,这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我只感觉背上好像被一个东西给重重按了一下。
  漆黑的夜幕里,根本就没看清到底是个啥鬼玩意儿。
  我心里一慌,顿时没站稳脚跟,一个踉跄,直接撞到了一颗大树上。
  这一下把我疼得嘴巴都裂开了,感觉头上面嗡嗡文响作一团。
  完了!
  我心里凉了大半截。

  肯定要被鬼东西捉住,剥皮抽筋了。
  心里这么想,可我腿上还是在拼命的使劲爬。
  不过,意外的是,这时候四周又戛然恢复了平静,连半个鬼影子都没瞧见。
  到底怎么回事?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赶紧找了个草堆躲进去。
  一直就这么提心吊胆的熬到渐渐亮明,我才心有余悸的爬起来,寻着方向去找三哥。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一路上喊着三哥,慢慢的往大路上走。
  等寻到停驴车的位置,那头老驴还没有走。
  我看到驴车上面,好像还有个东西,老远瞧上去黑压压的一团,不知道是个啥?

  我心,这畜牲也是通人性,还知道等咱回来牵它走。
  但我才靠近驴车,顿时整个人就几乎快瘫倒下去!
  原来,驴车上那团黑压压的东西正是张三!
  此时,他整个人诡异的扭曲蜷缩成一团,显然已经没有半点气息。

  我一下就僵住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三哥死了!
  死在了驴车上…
  而且,死的极为恐怖怪异:大张着嘴,眉头紧锁,狰狞的一脸铁青…
  同马大牛那副死相,几乎如出一辙!
  “三哥!”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喊着扑了上去。

  突然这时候,跟前的那头老驴轻轻叫了一声出来,然后就开始缓缓的朝前面走。
  我缓过神来,赶紧追上去,将驴车给拉住。
  “一个死的拖着个半死不活的…”
  不知道咋回事,此时此景,让我猛然间,就想起王瞎子当时过的这句话。
  细细一想,王瞎子当时只不过是嘴臭,胡乱出的一句戏言罢了。
  没想到,竟然真的就应验在了我和三哥身上!
  到底他是误打误撞,还是真能点人生死?
  我越想心里越凌乱,身上不由的开始阵阵发起毛来。

  这一刻,我不得不担心起自己的安危。
  三哥是因为被那鬼女茹了名字,才离奇死掉的。
  估计马大牛应该也是撞上了大白棺材,被点了名。
  而我自己,同样也被那拉棺材的鬼女茹了名字……
  那就是,我也已经离死不远了?!

  我把三哥的尸体送回去不久,很快消息就传开了,毕竟在村子里死了人可是大事。
  老村长领着人找到我,问到底是咋回事?人好端赌怎么突然死了?
  我心里很乱,只是撞了邪。
  白棺材的事,我不敢讲,怕引起恐慌。
  跟来的几个村民一听是撞了邪,都忍不住往后面退了两步。
  “发啥怵,你们一个个的!唉…张三孤家寡人,他们张家这算是绝后了…”
  老村长嚷嚷着,赶紧叫来几个人将三哥的尸体抬起来,放到木板上。
  但看到三哥尸体的时候,老村长嘴里却惊得咦了一声,差点没摔地上去。
  “你老这是咋了?”王猫子一把扶住老村长。
  我见老村长整个人脸色都变了,心里不禁也纳闷。

  刚才老村长还让大伙不要怵,他自己这会儿怎么却犯起怵了?
  “没…没事…”老村长朝众人摆摆手,让人赶紧找块白布把尸体盖上。
  “陆缘,你过来!”
  随后,老村长把我唤过去。
  “我已经叫人通知了相关人员,估计下午就有人过来调查。”
  我点点头,毕竟死了人,调查一下也很正常。
  “张三到底是碰上了啥?”老村长顿了顿又问道。
  我,你老该不会是怀疑我害死三哥的吧?
  老村长瞪我一眼,“叫你讲,你就讲,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看着老村长,有些结巴的,我们是撞了马大牛的邪。

  一听是马大牛,老村长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叹口气缓缓的:“陆缘,这事不要乱讲!”
  “有人问起,你就是犯急病死的!”
  我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朝老村长点点头。
  估计老村长也是不想让大家伙恐慌,虽然撞邪的事不算稀奇。
  但要指名道姓的是撞了某个饶鬼魂,弄出的人命,毕竟不太好。

  见我心情低落,老村长随后也没再啥,只让我叫几个人去铺子里挑棺材。
  接着他又安排人去请阴阳先生过来,准备给三哥办后事。
  差不多临近中午的时候,调查的人来了,我跟着往出事的地方走了一趟。
  这种案件,根本就不通。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张三突发心脏病死亡。
  而我则是跟着去作了份笔录,当然不该的,我肯定也不敢乱讲。
  等我回来的时候,外面的已经麻黑,三哥的灵堂也布置妥当了。
  主持安排法事的,是我们这一带比较有名的阴阳先生,叫贾道光,六十来岁出头。
  大伙都管他叫贾先生,据他家祖上就是吃这碗饭的,颇有些本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