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6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之后,马老爹也没来找过贾先生,直到马大牛突然死了,才请他过来处理了一下。
  贾先生讲到这里,忽然对我;“陆家娃娃你想想,他们父子梦见的那个看不见脸的女人,会不会就是那个点名字的鬼女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马家人同那‘白棺拉人’不定还真有点关联。
  先不,是不是啥邪咒,既然出现在‘落葬坡’的‘白棺拉人’能被马大牛引出来,就明这当中肯定有啥问题!
  贾先生,“要弄清楚白棺材,救你的命,不妨从马家人那查起!”
  我这时候,有点犯难,而且感觉怪怪的。

  照理,贾先生给我指的路,我没理由拒绝,这毕竟可以是我目前唯一的一条生路。
  可不知道为啥,这时候我心里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被贾先生当枪使!
  但具体却又不上来,因为整件事听起来,也算合情合理,总不能,我自己有事,让别人去冒险吧?
  贾先生讲完,再次看了下棺材里的三哥,随后就站起来,休息去了。
  让我放心在这里守着,没啥大碍。
  等他走后,我给三哥烧了一些纸钱,才坐下来,静静的捋了捋贾先生先前过的话。
  我记得在出事之前,三哥也讲过,马大牛可能是惹上了大白棺材才送了命。
  而贾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思来想去,我别无他法,要想活命,只有照贾先生的话办!
  哪怕马家人跟大白棺材没有半点关系,但只要有一丝线索,我也不能放过。
  胡乱的想了一阵,先前一夜未眠,不知不觉的我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猛的给惊醒过来。
  额头上、背上全是冷汗,全身上下几乎都湿透了。

  我颤颤的抬起头,心有余悸的望向三哥的棺材……
  还好只是个噩梦!
  但突然,我脑子一闪,顿时就是一个激灵。
  因为,我也梦见了一个看不见脸的女人!
  她诡异的锤着头,两边长发遮住脸面,只露出一只血红色的眼睛,立在三哥的棺材边,直愣愣的瞪着我...

  怎么会这样?
  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梦到过什么看不见脸的女人...
  此时,再没半点睡意,我给三哥点上香,一直坐到亮,老村长过来,才离开。
  出去后,我没有立刻回家休息,而是径直往马家村的方向走。
  因为,我感觉事情确实如贾先生的那般,我必须得亲自找马老爹问问。
  差不多一个时左右,我赶到了马家村。

  我走得很急,找到马老爹的时候,他正准备出门。
  见我来了,他愣了一下,就问,是不是来收棺材钱的?
  我摇头,不是。
  马老爹招呼我进屋坐下,给我倒了一碗茶,:“缘啊,张三的死,我老汉也很难过...”
  我不想整些个客套话,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马老爹,我是为马大牛的死而来的!”
  马老爹一听,脸色当即就变了,“不管你的事,你回去吧!”
  我,你先听我讲完。
  然后,我直接就把,自己和三哥是如何撞上马大牛和白棺材的事讲给他听了。
  接着我问马老爹,你关不关我的事?
  “唉!”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缘呐,我老汉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命不好...”
  我赶紧叫他打住,其他的废话我现在根本没心情听,我只想知道,那个梦,或是马大牛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马老爹,都这个时候了,没必要藏着掖着,你如实出来,我保证也不会随便出去乱讲!”
  一开始,马老爹还吱吱呜呜的不肯直言相告,但无奈架不住我前后软磨硬泡。
  “行吧,缘,我就给你讲讲,唉...”
  马老爹挤着一张黝黑的脸,“这件事情,我先前去找过贾先生。”

  “他给了我两道符之后,也消停过一段时间,但一直还是治标不治本。”
  “后来,我就又想另外找法子,结果中途遇上王瞎子,他,我眉宇间有煞气,该是邪事缠身,轻则寝食难安,重则命丧黄泉!”
  我一听马老爹提到王瞎子,心里不由愣了一下,特么难道还真同这个王瞎子有啥关联?
  马老爹叹了口气,接着道:“我当时心里很着急,听王瞎子的好像有点道理,于是就问他,有没有啥法子?”
  “王瞎子点头,有法子。随后就从身上摸出一把米,和一条红绳子。”
  马老爹讲到这时,突然停了下来。
  我看了他一眼,示意接着。
  可是,马老爹却站起来,对我摆摆手,然后径直走进里屋。
  过了几分钟,他手里拿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走出来。

  我看那东西被一块布包着,就问他,是个啥?
  马老爹没有话,用手指了指,意思是让我自己弄开看。
  我有些莫名其妙,将他手里的黑东西接过来,打开一瞧。
  顿时,我差点就没给坐稳,从椅子上摔下去。
  原来这玩意儿,竟然是个饶骷髅头!
  我赶紧把这东西塞给马老爹,“马老爹,怎么拿这个东西出来啊?”
  “王瞎子,让我去弄的...”马老爹咧着嘴,道:“当时,王瞎子拿出米和红绳子就对我,还需要一个东西才校”
  我有些惊愕的指了指那骷髅头,问:“他就是让你去拿这个?”
  马老爹神情恍惚的点了一下头,突然带着丝哭腔,:“我没想到,当初不但没有救了我儿子,反而还害了他的命!”
  我赶紧问马老爹,“到底咋回事?”
  马老爹哭丧着脸,缓缓的道:“王瞎子,我们两父子是被人下了咒,如果要解咒,就需要找一个阴年阴月阴时之饶骷髅。”
  我一听,立刻就想骂人,特么那王瞎子满嘴跑火车的话,也能信?
  马老爹,他当时信以为真,就按王瞎子的指点照办了。
  我问他,这个骷髅头是从哪里取来的?
  马老爹吱呜了半,才是他儿子马大牛从‘落葬坡’上取回来的。
  我听完,整个人几乎头都快要炸了,心,你们两父子真是狗急跳墙,胆子也忒肥零,咋就这么不开窍呢?
  那‘落葬坡’是随随便便能去的吗?
  而且,居然还从上面带了个骷髅头回来!

  剩下的事,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那该死的二货马大牛,晚上去‘落葬坡’的时候,撞上了大白棺材...
  我叹了口气,直接就告辞走人了。
  可回去之后,我沉思了下,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为啥贾先生和王瞎子都,马家人是被人下了咒?
  王瞎子那人是嘴臭,啥话都没边的乱讲,唯恐下不乱。
  但贾先生可是实打实的正经阴阳先生。
  他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胡乱瞎编一通出来吧!
  我琢磨着,这事儿肯定是马老爹还隐瞒了一些关键,没有讲。
  怪我当时问他的时候,重点只放在马大牛怎么死的,反而忽略了他们父子做噩梦的事!

  现在细细一想,或许这里才是关键,因为他们是在没碰上白棺材之前就出现了噩梦!
  也就是,整件事情,应该同那个什么狗屁‘邪咒’有关...
  我躺床上想了大半,头皮几乎都快要磨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