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9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指着三哥的棺材,贾先生,快,要起尸了!

  贾先生当下厉声一喝,立刻夺过我手里的扁担,口里念了一句咒,直接就朝棺材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地上那大白猫,见贾先生来势汹汹,口里又念着咒,似乎也十分畏惧,惊叫了一声,这时也不再逞能,一头就朝外面跳出去逃走了。
  “陆家娃娃,拿墨斗盒来!”
  我赶紧将身上的墨斗盒递过去,就见贾先生用扁担死死的压住棺材盖的一角。
  然后,快速的将墨斗盒顺着缝隙丢了进去,与此同时,嘴上也念了一长串听不懂的法咒。
  我一直在旁傻愣愣的看着,过了一会儿,贾先生才将扁担松开,沉沉的道:“幸亏,尸身没爬起来,要不然就麻烦了!”

  接着他又问我:“那大白猫是咋回事?”
  我也纳闷,一个劲的摇头,不清楚。
  随后,我就把之前遇到鬼敲门的事情,对贾先生讲了一遍。
  贾先生听完,皱起眉头,思量了一会,:“敲门的鬼东西,想必就是那只大白猫!”
  我有些狐疑,便:“猫有那么聪明吗?”

  贾先生看向我,笑了一下,“一般的猫当然没那么聪明,可是‘点过香’的猫就不同了!”
  我听后有些发蒙,就问贾先生:“啥是‘点过香’的猫?”
  猫还有这种法吗?
  贾先生对我摆摆手,“陆家娃娃,那‘点过香’的猫,是我们阴阳先生,行里的暗话,你知不知道都无关紧要,但当前有两件事,必须要立刻去办了,要不然,你恐怕命难保!”
  “啊——”
  我惊叫一声,呆呆的望着贾先生,就听他接着:“那猫今夜来找你,必是受了那鬼女饶指使,我看来不及了。”

  “啥来不及了啊?”我问。
  贾先生看我一眼,沉声道:“我如果估计的不错,那鬼女人必会在三日之内,取你魂魄!”
  我一听立马就慌了,也就是我只有三的时间了?
  如果三之内,鬼女人不打算放过我,或是想不到啥法子,那我就必死无疑!
  我心里慌极了,连忙问贾先生,有没有啥办法?
  贾先生沉吟了片刻,开口道:“当前两件事,首先是立刻把张三的尸体烧掉,另外一件就是你今夜就随我去‘落葬坡’!”
  贾先生,现在是十二点半,处理完张三的尸体,最多一点钟,还有三个时时间,可以办事。
  随后,贾先生就让我把三哥的尸体扛出去,他捣鼓了好一阵,然后在尸体上洒了些油,就吩咐我点火。
  我看着三哥的尸体,心里十分不忍,就问贾先生,非烧不可吗?
  “当然,要不然会尸变!”
  贾先生一个劲在旁催促,我只好狠下心,点起了火。

  火燃得很大,很快整个尸体就烧着了,贾先生对着燃烧的尸体,嘴里一直在不停的念咒。
  我则是呆立在一旁,心里默念着:三哥你一路走好,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你千万不要怪我啊!
  处理完尸体之后,贾先生接着对我:“陆家娃娃,你赶紧去驴圈,抜一团老驴的尾巴毛!”
  我,驴尾巴毛有啥用?
  贾先生没有回答,只叫我赶紧去。
  我嗯了一声,随后就去驴圈,弄了一团驴尾巴毛过来。
  贾先生叫我先收起来,是待会有用,然后他又去鸡圈里,抓了只大公鸡,用绳子将鸡脚捆住,让我拿着,之后就拉我打着手电筒往外面走。
  我心里纳闷就问贾先生,咱们这是要去干嘛?
  贾先生头也不回的道:“去落葬坡,替你请命!”

  我顿时身子发颤,结结巴巴的:“那,那能行吗?你老,先前不是,让我先弄清楚白棺材的事再吗?”
  “事有缓急轻重,你都快没命了!”贾先生扭过头,盯了我一眼,道:“现在弄不清楚白棺材,也只能冒险上去试一试!”
  我明白贾先生的意思,他是想趁今夜上‘落葬坡’,看看能不能想法子求那鬼女人放过我。
  毕竟我同鬼女人之间,也没啥个人恩怨。
  可我心里却还是打鼓,不知道我这一去,会不会是自投罗网?
  那鬼女人凭啥肯放过我?
  我觉得单凭有没有个人恩怨,还是不太站的住脚。

  但我若是不去,该来的始终都要来,躲是躲不掉的。
  目前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硬着头皮走它一趟‘落葬坡’了!
  按老一辈饶法:晚上碰到“白棺拉人”那是该你这裙霉的时候了。
  反过来想,也就是,不是每次走“落葬坡”那地方,都会撞上邪门的白棺材。
  路上,我把这个疑惑给贾先生了。
  我:“先生,咱们要是上去,碰不到白棺材和鬼女人咋办?”
  贾先生走在前面,头都懒得回,“陆家娃娃,这你倒不必担心,我贾某人祖上就倒腾阴阳之事,虽本事不济,可要揪个鬼、找个阴人位置啥的,却也难不到我!”

  之后,贾先生就让我放宽心,即便那鬼女人今晚上不领情,到时候他也有法子,保我全身而退。
  我拎着大公鸡静静的跟在贾先生身后,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惊慌。
  要不害怕,那是打脸充胖子。
  毕竟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鬼东西!

  这“白棺拉人”在我们这一带好也闹了有些年头了,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上去招惹的。
  据先前,在刚开始闹白棺材的时候,村里就请过一些阴阳先生上去处理过。
  那时候,我们村子的规模还不大,人口并不多,总共也就十来户人左右。
  大家伙筹钱,请了三个颇有本事的阴阳先生,由几个胆大的村民带路,晚上直奔落葬坡而去。
  可当夜里,上去七个人,只两个人拖着半条命逃了回来。

  而且事后,回来的两个人也没活多久,都相继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家里。
  至此之后,就没人敢再去落葬坡那地方,哪怕是大白,也很少有人敢路过。
  我心想,贾先生敢单刀赴会,带我这愣头青子大晚上走落葬坡。
  先不论其本事如何,光这份胆量,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由心里对贾先生这人,更是由生敬意,暗自佩服了好几分!

  连脚上的步子都迈得更加响亮。
  差不多走了将近一个多钟头,四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路了。
  眼看就快走到落葬坡附近。
  这时候,贾先生停下来,低声对我:“待会一切必须按我的办,不可发出任何声音!”
  我赶紧点头,只要能活命,哪怕你让我装一年的哑巴,我都乐意。
  随后贾先生就让我把公鸡递给他,接着又吩咐我,把驴尾巴毛也拿出来。

  我全都一一照做。
  贾先生接过公鸡后,从我手里抽了几根驴尾巴毛,然后将驴尾巴毛对着大公鸡的脖子,左右缠了几圈,打了个结。
  弄完这些之后,他口里念了一声咒,就猛对着大公鸡的头,狠狠吹了一口气上去。
  那公鸡被贾先生用力一吹,刚开始还眯着眼睛在睡觉,没过一会儿,两眼就鼓的老圆,好像瞬间来了精神。
  而且,这大公鸡的一只眼睛,好像还隐隐透着点亮光,瞧上去十分怪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