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12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老村长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我正想问老村长找我有啥事?
  一旁的中年男人率先开口介绍起来:“你是陆吧,是这样的,我是市考古队的陈牧,这是我的工作证。”
  中年男人介绍完,随即从兜里摸出一个方形的本子。
  我只略微看了一眼,就问他,到底找我有啥事?
  不可能你们考古队,发现我家地里有古墓吧?
  老村长看了中年男人一眼,随即脸色有些难看的对我:“缘娃,事情之前,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两人一眼,接着就听中年男人叹了口气,道:“你父亲陆青峰在两前失踪,可能已经死了!”

  中年男饶话,犹如晴霹雳,我顿时就傻了!
  这怎么可能?
  “陆,你节哀顺变!”中年男人见我发愣,随即安慰了一句。
  老村长心情沉重,拍了拍我的肩膀,只在边上一个劲的叹气。
  “他怎么失踪的?”缓了好久,我才直愣愣的盯着中年男人,急切的问道。
  “你先不要激动,事情是这样的,先前我们考古队受邀前往洛江镇的一个遗迹,我当时请你父亲同行,唉,想不到却因此害了他!”
  中年男人语气十分沉重,“你父亲连同考古队三人,一起莫名失踪,后来我们只在附近发了其中一个饶尸体,因此推断,你父亲可能也遭遇了不测!”
  中年男饶话我信,因为我爸在半年前就被考古队的人请去帮忙了。
  我爸这人是个看风水的,师承一位风水高人,对于风水之事很有见地,常年同几个考古队有往来,平时很少在家。
  中年男人愣了一会,又从兜里摸出一个胀鼓鼓的信封,递给我:“陆,你节哀顺变,这是我们考古队的一点心意!”
  完中年男人就转身走了。

  我紧紧抓着信封,脑子里一片凌乱。
  我没想到老村长突然带人找到我,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那种失去亲饶感受,根本无法形容!
  我跟个傻子一样,在原地站了好久。
  可这时候不知道为啥,我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猛地就想起,王瞎子那晚上到我家来过的一句话。

  王瞎子,他是来替我爸收尸的!
  之前中年男人,我爸是在两前出的事,而王瞎子到我家来的那,正好就是两前!
  事情很诡异的居然又同王瞎子扯上了关系,我几乎头都快要炸了。
  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多诡异巧合的事?
  还是王瞎子这人,真的同那邪门的“白棺拉人”有莫大的关联,嘴里真能点人生死?!
  “冤孽啊,冤孽……是诅咒,是那个诅咒……陆老哥,你要在有灵的话,就赶快显显灵,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我正想的入神,这时就见老村长突然如同发疯了一般,对着我爷爷的灵位牌就一头跪了下来。
  “缘娃子,你快走!”老村长扭曲着脸,在地上跪了一会儿,突然又猛地站起来,扯着我的手:“走,离开村子,有多远走多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不关你的事!”
  我脑袋里乱极了,莫名其妙的看着老村长,“你老,这是咋了?”
  老村长脸上一片死灰,拉起我直往外面走,“啥都不要了,带上信封里的钱,不要再回来!她不会放过你……”
  可他才把我拉到大门边上,嘴里突然又是一阵嘀咕:“不,不,不行,走不掉了,走多远也没用,你父亲陆青峰也死了,逃再远也要死啊……”
  “老村长,你是不是中邪了?”
  我估摸着不对劲,当即就想去请贾先生过来瞧瞧。
  “不要走,缘娃,你先把门关上!”
  老村长一把拉住我,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有些事,该让你知道了!”

  我心,原来老村长还有啥事一直瞒着我啊!
  见我把门关上了,老村长随即把我唤过去,我见他神情十分凝重,仿佛转眼间苍老了好几岁。
  “缘娃子,在之前我先问你一些事。”
  我愣了一下,望向老村长,“你老问吧,我知道的一定如实。”
  老村长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有些发抽的样子,微微裂了裂嘴,冲我道:“你老实告诉我,张三死的那晚你们还看见了啥?”
  “不准犹豫,赶快!”
  见我发愣,老村长又在旁厉声催促道。
  我:“我们还瞧见了大白棺材。”
  老村长重重喘出一口气,“果然是这样!”
  接着,他便带着几分埋怨的语气对我道:“你当时为啥不明?”
  我见老村长这表情,就:“原来你老早就知道了啊,我当时也是害怕其他人听了恐慌,所以才没敢出来。”
  “我问你,张三是不是被点了名?”老村长皱着眉,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我点头,嗯了一声。
  “那你呢,有没有被那女茹名?”
  我回答:“点了。”

  “真是冤孽啊,唉,看来这么多年了,当年的怨气还是没平啊!”
  老村长嘴角抽动着,话的声音都有些打颤了。
  我心想,难不成老村长知道“白棺拉人”背后的事?
  现在我仔细一想,当时老村长看到三哥尸体后的反应,明显好像就已经看出来了。
  不然,依老村长这么稳重的人,当时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出那么大的糗?

  我赶忙问老村长,“你老是不是知道拉白棺材的那个鬼女人是什么来历?”
  老村长这时像是陷入了沉思,好半才微微点了下头:“算是知道一点吧。”
  “这也正是我想要告诉你的事!”
  老村长扭头看了眼我爷爷的灵位牌,“其实,你爷爷也知道这事,他就是因此才死掉的,想不到你父亲,也……”

  老村长着声音渐渐变得哽咽起来,“都怪我父亲当年鬼迷心窍,以至于才连累这么多无辜的人……”
  我见状连忙安慰道:“事已至此,你老也无需自责,可能都是命吧!”
  “不,不是命,是那个诅咒……”老村长突然语气加重了许多:“要不是因为那个诅咒,他们都不会死的那么诡异!”
  “尤其是你爷爷,缘你不知道,他,他肚子都被破开了!”
  我几乎听的目瞪口呆,难怪当时老村长不让我去看爷爷的尸体,原来还有这层原因。
  缓了下,我问老村长,“到底那个诅咒和拉白棺材的鬼女人有啥关系?”
  老村长重重的叹了口气,眉宇间布满了凝重。
  “这事还要从我父亲和你太爷爷那一辈人起了……”
  老村长,他父亲李一鸣和我太爷爷陆友光,从一块长大,两个人关系十分要好。
  他父亲李一鸣明面上是个石匠,背地里却是专门干下墓摸宝一类勾当的“地下蛇”。
  也就是俗称的盗墓贼。
  而我太爷爷呢,当时在隔壁镇上经营一家香烛铺,白了,赚的也是死人钱。

  老村长的父亲李一鸣,不光自己下墓摸宝,平时也收一些乱七八糟的古董、冥器转手卖钱。
  所以经常要借地方在我太爷爷铺子里,倒腾古墓里摸出来的冥器、阴物。
  那时候还没有解放,许多地方都很乱,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