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13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因此,干他们这种买卖的人也不少,虽然明面上不好找,可只要是懂行的人,背地里一打听,没准一大家子人里边,都能搂好几个出来。
  有一傍晚,我太爷爷铺子里来了一个干瘦的老头。
  当时我太爷爷就问那老头,是不是要买纸钱香烛?
  老头左右看了下,是来出货的。

  我太爷爷一听立刻就明白这老头是来干嘛的了,于是赶忙让人去通知老村长的父亲李一鸣过来。
  李一鸣来到铺子,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那老头,手里有啥货出?
  老头十分谨慎,问李一鸣,是不是“李蛇头”?
  “李蛇头”是行里人给李一鸣起的外号,那时候稍微有点名气的人,都有外号。
  像什么“铁猴子”、“金燕子”之类的,比比皆是。
  李一鸣当即点头,是。
  接着就让我太爷爷把铺子关了,三个人一起到了里屋。
  李一鸣这个人,极擅察颜观色,他见老头怀里紧紧揣着一个东西,便知道肯定是个宝贝。
  “到底是啥货?你得拿出来让我们看看才行啊!”
  见老头迟迟不肯亮东西,李一鸣忍不住催促了一声。
  “好吧,既然你是李蛇头,想必也不会诓我。”
  老头着就从怀里取出来一个东西,往桌上一放:“你看看这个物件能值几个钱?”
  两个人一瞧,就见桌上是一个漆黑一片类似一根骨头的玩意儿。
  差不多有十来厘米长。
  李一鸣当即就把那东西拿手里垫了下,随后朝上面用力掐了一把,“镶金的骨头,也就面上金子管几个钱。”

  而我太爷爷仔细看了会之后,则立刻把李一鸣拉到一旁:“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物件!”
  李一鸣纳闷,“光哥,你能瞧出它是啥?”
  我太爷爷有些激动的:“这东西要按冥器来讲,根本不算值钱,可要按阴阳行当里的评价,那这就是个无价之宝!”
  李一鸣不明白,就问我太爷爷,“里面有啥讲究?”
  他知道,我太爷爷自祖上起,就一直干些阴阳行当里的事,对民间的一些奇闻异事那是了解不少。

  我太爷爷,这个东西,他也只是听传闻里讲过,具体是不是这么回事,他也弄不明白。
  李一鸣性子急,一个劲的催促我太爷爷,挑重点的。
  我太爷爷想了下,,具体是不是那东西,还需要问问那老头。
  因为这东西,不是单一的物件,而是有两样东西,一块是镶金的骨头,另一块是个刻满文字的金篆。
  李一鸣一听另外一块是个金篆,顿时来了精神。

  盛世古董乱世金,那年头,真金白银可比一般的东西更让人眼馋。
  于是两个人商议了一会儿,就回头过去问那老头,这骨头是从哪里弄来的?
  可那老头支吾半,愣是不肯。
  李一鸣当时急了,直接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和几块大洋就扔桌上了:“别咱欺负你人年老,自己选一样,若是了,保管你能安安稳稳的走出去,要不然……”

  老头见状,当时就吓慌了,连忙摆手:“我,我、我还不成吗!”
  李一鸣得意一笑,随即将桌上的几块大洋丢给老头,“我李某人平时只喜欢结交爽快之人,这几块大洋你先收着,权当是咱们兄弟二人请你吃酒的酒钱!”
  老头有些无奈,只好收下钱,顿了会儿才带着几分心虚道:“既然是这样,那二位,我也不瞒你们,这东西其实……是、我昨夜里偷,偷来的。”
  我太爷爷同李一鸣一听,不由对望了一眼,接着就听老头介绍,自己叫耿星河,住在离此四十里地的“九洼池”。
  这块骨头,是他趁夜从一对父女那里偷来的。
  李一鸣连忙问耿星河,那对父女是什么人,现在还在不在“九洼池”?
  耿星河皱了下眉,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半才憋出几个字,“他们,他们是阴阳先生!”
  我太爷爷听后一愣,立刻对耿星河,你这权子真不,偷东西居然偷到阴阳先生那里去了。
  耿星河一脸哭笑不得,“穷日子过久了……肚子不争气,肚子不争气……”

  不过随后,我太爷爷仔细想了一下,就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又连忙质问耿星河,“既然他们是阴阳先生,你一个年老的普通人,怎么能轻而易举的将东西给偷了过来?”
  耿星河苦笑了下,“你们二位有所不知,那姑娘她爹病得很严重,根本下不了床,我是趁那姑娘出门的时候,悄悄溜进去的。”
  “那偷这块骨头的时候,还有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李一鸣瞅着耿星河问。
  耿星河思量了一会儿,:“好像旁边确实还有个东西,但当时没来得及细看,具体是啥不清楚。”

  李一鸣一听果然还有东西,便对耿星河,让他帮忙带个路,过去找那对父女。
  可我太爷爷却把李一鸣拉到边上,摇头,最好别打那东西的主意,甚至连那块骨头都不能收。
  李一鸣当时不乐意了,就对我太爷爷,“你之前不这东西是无价之宝吗,怎么这会儿问出下落,突然又变卦了?”
  我太爷爷,照耿星河的话讲,如果旁边真还有东西,那极有可能就是传中的“仙骨金篆”!
  李一鸣听我太爷爷是什么仙骨金篆,直接给整乐了,“既然如此,那岂不是更好,日后飞黄腾达、富贵人生全就指着它了!”
  我太爷爷却面露难色的,仙骨金篆是宝贝不假,可传这东西也十分邪门,不是啥吉祥之物。

  李一鸣知道我太爷爷不是大话吓唬他,想了下便,反正只是收来过趟手,等找到买家卖出去就完事儿,不至于会惹啥祸事出来。
  我太爷爷一来经不住劝,二来自己也想亲眼瞧瞧那传中的“仙骨金篆”,于是便抱着几分侥幸心理跟着一块过去了。
  当晚上,耿星河将我太爷爷和老村长的父亲李一鸣带到九洼池的一个义庄外面就转身离开了。
  路上,耿星河已经交代清楚,那对父女是临时路过,没地方住才选在义庄里落脚。
  耿星河走后,我太爷爷问李一鸣,直接进去还是怎么着?
  李一鸣看了看色,时辰已经不早了,这时候直接进去不太好。
  我太爷爷听他这话,就建议,要不先到附近村子找地方落脚,明一大早再过来。

  李一鸣犹豫了一会儿,让我太爷爷同他先悄悄到义庄外面看看。
  我太爷爷听李一鸣的意思,当时不乐意了,就问他,是不是想效仿耿星河,把那东西偷出来?
  李一鸣嘿嘿笑了笑,也不反驳。
  我太爷爷见状更是不同意,于是便同李一鸣吵了起来。
  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义庄大门突然“咯吱”一声打开了。
  两个人一愣,随后就见屋里走出来一个一身青衣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长发及腰,远远看上去颇有几分秀气,一边的头发遮住大半张脸,看不清具体容貌。
  “你们是什么人?这么晚来义庄有什么事?”
  年轻女子当先开口问了一句。
  我太爷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冲年轻女子:“姑娘,没,没啥,我二人只是路过。”

  老村长的父亲李一鸣不喜欢拐弯抹角,盯着那年轻女子直接就了一句:“你出来的正好,我兄弟二人正好有事找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