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40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嗯,照情形来看,你爷爷确实是中了毒,而且这毒依我看,应该是那贾道光炼魂时聚下的尸毒,非内丹不可解!”

  “老爷子,你是不是真的知道哪里有内丹?”
  王灵儿心急如焚的在边上问道。
  “女娃娃,莫急,听我慢慢讲,内丹的事,我确实知道一点。内丹又唤作聚仙丹,世上极其珍贵,不止可以延年益寿,还能解百毒!”
  老王头看了我和王灵儿一眼,随后皱眉沉思了下,道:“我家里老爷子以前对我提过一些关于内丹的事。”

  “当年他老人家路过汉中时,曾在那里碰上过一个叫刘三刀的赊刀人同行,从他口里得知,陕西地界至少有两处,存有内丹,一为汉中张鲁墓,二就是王重阳的墓中!”
  “张鲁墓在汉中吗?”我问。
  王重阳的重阳宫,我倒是听过。
  去他的墓几乎不可能,所以重点只能放在张鲁墓身上。
  老王头晃了下脑袋,“这我就不清楚了,古人擅设疑冢,传张鲁墓有两处,一处位于汉中的鹿山,另一处则位于河北邯郸的九宫山,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我也不知道。”
  讲到这里的时候,老王头特意停下来,清了下嗓门,“你们要想取丹,非下墓不可!”
  我面露难色的,“那岂不是要去盗墓?”
  实话,这辈子我都没想过要进古墓去盗墓!

  “呵呵,看你们自己怎么想了,反正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剩下的事,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老王头完,又猛灌了一口酒。
  回去之后,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王灵儿的意思很肯定,张鲁墓一定要下。
  她,汉中距离我们这里不算远,来回不过三时间。
  趁贾道光有伤在身,这时候正好可以下墓找内丹。
  吕乐听完也赞同,随后我们就简单合计了下。

  一番商议之后,最终定下来,由我和王灵儿两人前往汉中寻找张鲁墓。
  而吕乐同李玥则留在村子。
  一来负责保护、照顾昏迷的王瞎子,二来顺便留意贾道光的动向。
  事情宜早不宜迟,于是第二的一大早,我便同王灵儿轻装简行,直往汉中而去。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汉中一行,几乎差点要了我和王灵儿两个饶命……
  临行前,吕乐再三嘱咐,古墓里机关重重,张鲁墓更是不容觑,让我们务必多加心。
  懂点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张鲁在东汉末年时,既为一方诸侯,同时又兼五斗米教第三代师。
  当时在汉中一带颇具影响力,而他的五斗米教,又称“五斗米道”。
  其前身乃是张道凌所创的正一道、师道,属于道教的一个派别。
  只是张鲁个人在正一道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进去,据当时在汉中一带,信奉的人十有八九。
  可想而知,要下他的墓极为不容易!

  何况盗墓的事,我和王灵儿根本一窍不通。
  到汉中鹿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
  我先去镇上找了个住处,在简单吃零东西之后,就和王灵儿往镇上找人打听关于鹿山张鲁墓的事。
  听一个卖材老农介绍,鹿山的得名由来是因为那上面以前住着一个骑鹿的白发老仙人。
  这老农看我们不像镇上的人,喋喋不休的讲了一大堆。

  都是些关于白发仙人斩妖除魔的事迹,反而张鲁墓的事老农只简单谈及了几句。
  告辞老农后,我对王灵儿,“要查张鲁墓估计问他们这些人,没啥用。”
  王灵儿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世上三教九流七十二行,碰上这事,得找懂行的问才清楚。
  但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懂行的盗墓人,确实有些困难。
  我们多方打听之下,最后终于在一个卖货的商贩那里得知,镇上有个旧货市场。
  他,平时一些老古董物件,市场里都有售卖。
  我一听,立刻明白过来。

  他们这里的旧货市场,其实就等同于古玩街,卖的大多都是些冥器、阴物。
  白了也就是些从古墓里掏出来的玩意儿。
  于是,我同王灵儿又辗转找到了旧货市场,因为已经是下午,街上几乎没啥人了。
  我大致看了下,整条街的规模并不大。

  两边商铺十分的破旧,人要不是旧货市场,我甚至一度怀疑这是一条快要拆迁的老街。
  王灵儿停下脚步,略带质疑的问我,这里能找到盗墓的人?
  我干笑了声对她:“灵儿姐姐,有道是隔行如隔山,你们阴阳行同盗墓行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
  “我以前听我爷爷讲过,古玩街上虽然不一定能找到盗墓的人,但要打听相关的事,比起其他地方来却要容易的多。”
  王灵儿听完翘了一下嘴,没有话。
  我也不管她信不信,寻着老旧的街道,当先就走进了街头的一家商铺。
  老板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老远就带着笑脸冲我们打招呼:“怎么样,两位是要买古董?”
  “里面请,里面请,不瞒二位,我这家店的古董那都是带着土腥味的,绝对货真价实!”
  老板完,又麻溜的给我们倒了两杯茶,“随便看,古玩字画、玉石翡翠,包您满意。”
  见他这般殷勤,我有些尴尬的对老板笑了笑,“其实,我们来,只是想麻烦你打听一点事。”
  “啊?打听事?”
  老板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原来不是来买东西的啊?你们早啊。”
  着,他将先前倒的茶,又收了回去,随后板着张脸问道:“有啥事,你们赶紧问,我还要做生意呢。”
  我寻思,这家伙变脸也太快了吧?
  “老板,你知道鹿山张鲁墓的事吗?”我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怎么不知道,镇上稍微有点岁数的都知道。”老板极为不耐烦的道。
  “你们问这事干嘛?”
  我看了眼边上的王灵儿,随即对着老板临空比了一下手势。

  然后又用手指对着柜台上的茶杯轻轻敲了三下。
  这套手势,是我以前从老村长那听来的,老村长但凡盗墓行里的人,一看就能明白。
  “怎么,难道你们是?”老板眼睛瞪得老大,话的语气明显没之前那般傲慢了。
  王灵儿对老板点点头,“所以有些事,还想请教一下。”
  “哎哟,不巧,二位。”
  老板这时候却是面露难色,“你们来晚了一步!”
  “鹿山上的墓已经被攘了!”
  我和王灵儿一听,连忙问老板啥时候的事?
  老板回忆了一下,“这事得有十来年了吧!”
  他,当时他也是听镇上一伙盗墓的的,鹿山上的墓,早就让人给盗了,墓道口就在鹿山的半山腰位置。

  当年,那山体也塌陷了一半下去,现在风吹日晒的,早就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了。
  王灵儿问他,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老板挤着额头努力回忆了一下,“听人好像是一个叫陆军的人伙同姓谢的两兄妹做下的。”
  我和王灵儿一听顿时泄了气,都盗了十来年了,要是有内丹恐怕也早让他们拿走了!
  缓了一会儿,我又问老板,“认不认识一个叫刘三刀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