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61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见我盯着那画发呆,老头意味深长的问道。

  “白婆婆,什么白婆婆?”我莫名其妙。
  鬼还学人拜什么神佛?
  “呵呵,原来你不知道啊,难怪了,年轻人。”
  老头恭恭敬敬的看了那画一眼,对我道:
  “白婆婆可是这一带的山神,我们村里人家家户户都挂她老人家的画像。”
  “你知道山顶上那间庙吗?”老头讲到这里的时候,忽然问我。
  我:“听过一点儿。”
  这话的同时,我心里也在嘀咕,不知道,这老头没眼珠子,是怎么看东西的?
  “那就是白婆婆庙!”
  “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哪里听过白婆婆的事!”

  老头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鄙视,话的声音也加重了不少。
  “白婆婆手里的拐杖,那可是一根仙人留下来的骨头,凡人哪怕摸一下,都能改命转运,受用一生!”
  我一听老头起仙骨,连忙打断了他,同时略显激动的问道:“到底白婆婆有什么事迹?”
  这时候,我几乎都忘了眼前的老头是个鬼,而自己还身处鬼屋之郑
  因为仙骨这条线索对我来讲,实在太重要了。

  我甚至隐隐感觉,这个白婆婆同铁算盘和青姑父女俩应该有点联系!
  “怎么,年轻人,你难道是想来沾沾白婆婆的仙气,然后再去投胎?”
  见我面色激动,老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我听后,身子一愣,随即尴尬的点头笑了笑。
  原来,老头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同类了——他以为,我也是鬼!
  但这怎么可能?
  仔细一想,我觉得应该同青姑给我吃的药丸有关。
  老王头过,我身上阴气很重,估计眼前这老头便误以为我也是鬼。
  可有一点,我还是弄不明白,就是为啥我到这儿之后,会突然没了影子?
  “年轻人,既然你是为投胎沾仙气而来,那我倒可以给你讲讲白婆婆的事。”

  正琢磨着,老头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之后,他就喋喋不休的了一大堆关于白婆婆的传闻。
  不过,大多都是些夸夸其谈、无关痛痒的事。
  好在,讲到最后,老头终于了一件同仙骨相关的传闻。
  老头,那是发生在解放前的事儿了。

  当时,草头寨子(也就是鸡冠岩)这个地方被一股外来的土匪占据。
  那时候时局混乱,土匪占山为王并不稀奇,尤其边远大山里,更是司空见惯。
  多则数千人雄霸一方,少则十来号亡命之徒,狐聚一群。
  草头寨子上面这股土匪便属于后者,人数不多,总共不到二十人。
  这伙土匪在草头寨子上一待就是数年,周边百姓屡受其害,自是苦不堪言。
  有一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山里的土匪自然也跟着遭了殃。
  到处抢不到粮食,县城里又不敢去,大地主家都有家丁护卫,眼看坐吃山空,快要断粮了。
  有一夜里,二当家的带着两个喽啰回山,在路过白婆婆庙的时候,见里面灯火通明,隐隐还有斋材香味儿飘出来。

  当时二当家的就纳闷,灾人祸,到处干旱,这破庙自从他们来之后就基本断了香火。
  现在居然还能吃上饭?
  他心里自然怀疑,于是当即便叫了一个叫李二黑的喽啰前去查看。
  李二黑按二当家的吩咐,屁颠屁颠的就来到庙门口。
  刚走到庙门口,李二黑就闻到一股菜香,正流着口水打算冲进去的时候。
  突然屋里闪起一片白光,接着就听到“咔嚓咔嚓”好像剔骨剁肉的声音。
  李二黑顿时狐疑,庙里面怎么会有人剔骨剁肉?

  而且守庙人,他和寨子里的弟兄都认识,是一个五十多岁脸上有疤的瘦老男人。
  他们平时都管这个长期与他们为邻的守庙人,桨老疤子”。
  李二黑觉得事有蹊跷,当即便蹑手蹑脚的摸进庙门里,然后猫着腰走到窗户边,透过缝隙使劲往里面窥视。
  想瞧瞧这老疤子到底在屋里倒腾啥。

  李二黑半弓着身子,将脸紧紧的贴在墙上,带着满腹的疑惑,瞪眼往里边一瞧。
  但只一眼,他当场就差点叫出来!
  只见屋里的老疤子,正围在张破桌前,手里握着一把血淋淋的捕。
  而那桌上,此刻正躺着一具看不清面目的尸体!
  老疤子神情斐然的拿着捕,一下接一下的往那尸体身上割过去......

  刀子过处,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
  看到这里,李二黑是心惊肉跳,脚上直打哆嗦,几乎都快要吓尿了,连滚带爬的慌忙跑回去给二当家的报告。
  可二当家的听后,却是直接给了李二黑一大耳刮子,嘴上直骂他没出息,抽“麻子”抽迷糊了。
  老疤子是什么人?
  在他们眼里,那就是个孬种怂货,经常挨欺负的对象。
  哪有豹子胆在尸体身上动刀子?

  于是当即,二当家的就带人推门闯了进去,三个冉屋里一看。
  哪有什么尸体,桌上摆着的,分明就是一个白皙的大纸人!
  李二黑心里纳闷极了,刚才明明是具尸体,咋转眼间就成纸人了?
  问那老疤子,他一个劲的摇头否认,没这回事。

  三个人随后又在屋里仔细搜索了一遍,连半粒米都没发现,更不要啥斋菜了。
  二当家的骂了几句,之后就带人离开了。
  不过,这二当家的为人狡猾多疑,走了没多远,他又停了下来。
  李二黑屋里有尸体的事儿,他虽然不相信,但那斋菜香味儿,他们之前确确实实闻到过。

  他料定老疤子有古怪,于是当即对李二黑两人打了个手势,又偷偷摸摸的折返了回去。
  这一次,二当家的亲自带头,摸到一侧的墙边暗中观察。
  屋子里,老疤子一直坐在桌前,盯着那纸人傻傻的发笑,一边笑,一边嘴里嘀嘀咕咕。
  约莫几分钟之后,老疤子才站起身,朝身后的一尊泥像拜了拜。
  二当家的正纳闷,这时候就见老疤子伸手在那泥像下面摸出一碗米饭和一盘斋菜。
  看到这里,二当家的顿时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这狗东西真够狡猾的,居然把那饭菜都藏泥像下边了。

  正想冲进去发作,突然间屋子里白光一闪,紧接着就见老疤子快速的将饭菜摆到那纸人跟前。
  嘴里念道:“白婆婆光照来显灵,不要金山不要银。”
  过了半晌之后,只见桌上那纸人突然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竟如同活过来了一般,一咕噜爬起来,张口问道:“那你要什么?”
  此时,躲在屋外的三个人见状,都惊呆了!
  他们哪知道这平时看似老实巴交的老疤子,背地里居然还藏着这么一套神乎其技的手段!
  老疤子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对那纸人:“人只求一日三餐能讨个温饱。”
  “呵呵,再简单不过!”
  纸人诡异一笑,身上‘咯吱咯吱’的响了几声出来,随后抬起手,指着跪在地上的老疤子,缓缓开口道:“今后每日早中晚,到庙门后的枯井里去,便可如愿!”
  完之后,纸人就如同泄了气,重新躺了下去。
  老疤子磕了三个头,激动的端起桌上的饭菜,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