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65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很快,老疤子拿上香和碗筷来到枯井边。
  我知道他马上就要开始敲碗了,此时正是关键时刻,一旦老疤子敲碗唤出毛脸太太,那被取走阴心的人肯定是我!
  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努力的想再次尝试控制老疤子的身体,不要去敲那破碗。
  可偏偏事与愿违,老疤子一头跪了下去,傻愣愣的拿起筷子,嘴上怪异的呵呵一笑,开始一下接一下的敲起身前的破碗。
  叮叮叮……
  声音每响一下,我都觉得如同是一把刀子在我心窝使劲的划!
  一下一下的绞得我心头阵阵发疼!
  叮叮叮——
  声音在响过第三十下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山风幽幽的吹过,给人一股温馨清凉。
  但此刻我的心里却越发的开始恐惧起来。
  或许这应该就是死神来临前的恐慌吧!
  记得有位大贤曾经过,当死亡真正来临的那一刻,其实很平静。
  我不知道他的那平静,具体指的是啥,我只知道,这种平静我特么现在不想要——因为我要活下去,我不能死!
  可遗憾的是,眼前白光一闪,老疤子最终折断了那半截香!

  我下意识的回过神,就见一个拄拐杖佝偻驼背的老太婆出现在了眼前。
  这老太婆身形瘦,满脸的毛发,如同一只尖嘴猿猴,凶光毕露,带着一抹恶毒怨恨的神情。
  “嘿嘿嘿……”
  “你终于来了,镇灵人!”
  我心头猛一颤,她在同我话吗?
  什么镇灵人?
  “身处魇境之中,你已经无处可逃,呵呵呵呵……”
  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老太婆突然诡异一笑,重重的用手里的拐杖剁了下地。

  然后猛的提起来,指向老疤子的心口,鬼声鬼气的道:“她的心愿未了,只要你把阴心给我,以后便能如愿以偿!”
  “一个人,没了阴心,才能真正的心想事成,呵呵呵……孩子,你愿意吗?”
  我听得莫名其妙,甚至一度怀疑眼前这个毛脸太太,已经神志不清,完全在胡袄,自自话!
  但她让老疤子交出阴心,言下之意也就是要我把阴心也拿给她。
  这特么怎么可能!
  我岂会答应她的要求?
  “鬼老太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老子特么的不愿意!”
  我当即一声大喝,不管她听不听得到,反正让爷们乖乖交出阴心,断然不可能!

  “呵呵呵,由不得你了!”
  老太婆脸上阴沉一笑,立刻就将那只干枯得只剩下一层皮的鬼手,缓缓的伸了过来。
  我见状心里一惊,本能的就想控制老疤子闪身躲开,但根本无济于事。
  这时候完全叫不应,不容我半点反抗。

  生死危急关头,我才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弱者的可悲。
  这世上弱肉强食,本已是规律,可我此刻却满心的不甘!
  无数次险境,都死里逃生的活了下来……
  弱者不是不能生存,不是不能变强!
  我陆缘绝对不会甘心就这么卑微的,死在这个不明不白的幻境之中!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特么的拼了,大不了灰飞烟灭!
  我一股恶气上头,猛一咬牙就开始拼命的挣扎。
  “啪啪!”

  突然隐隐两声响动,我感觉脸上瞬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福
  好像有人在使劲抽我耳光!
  我顿时一阵惊恐,在确定不是毛脸太太抽我耳光之后,心头这才由先前的惊恐转为了大喜。
  看来有点效果!
  我继续咬牙挣扎,但这时候,只感觉好像有人用力的掰开了我的嘴,然后塞了一个啥东西进来。
  紧接着,又是连续“啪啪”几个耳光,抽的我脸上一阵火热。

  到底咋回事?
  谁特么在抽我耳光?
  我拼命的左右挣扎,突然眼睛一沉,恍然间就瞧见一个红影快速的向我飘了过来。
  那红影身姿妙曼,像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只是朦胧中,我看得并不十分清楚。
  难道是那东西来了?

  一想到鬼老头故事里描述的那个红衣百年尸魔,我顿时心里就一哆嗦。
  完了!
  特么的,要是百年尸魔这时候再来插上一手,那今我纵然有九条命,也是插翅难飞了!
  难道真是尸魔来了?
  我正暗暗的想着,突然脸上又重重的挨了一下。
  好在这一次,我总算看明白了。
  哪里是什么百年尸魔,原来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穿一身红衣服的年轻女子!

  而且,我自己也并不是在什么山外面,目前依然还是身处枯井的石缝之郑
  只是,我此刻狼狈极了,整个身子趴在地上,除手臂可以隐隐活动外,其余的地方都已经动不了了。
  看了一会,我终于明白过来。
  自己确实是中了毛脸太太的邪,刚才经历的那些只不过都是幻觉。
  我由始至终都在枯井里,并没出去过半步。
  “以后像这种不干净的地方,最好不要来!”
  红衣女子将我拉到石壁边,左右环顾了一下。
  “呃......”
  我刚想开口话,这才发现嘴里还有个东西。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感觉舌尖位置麻麻的。
  “不用怕,你口里的是象南星,你刚才中毒了。”
  红衣女子见我纳闷,对我了一句。
  这时候,清醒了一大半,我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红衣女子的容貌。
  反正给我的第一映像就是,清纯,十分清纯那种。
  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嫩得像刚剥壳的鸡蛋,双眸清澈得如一潭净水......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邪气入体?幸亏我碰巧路过这里,要不然你就完了。”
  我点点头,朝边上的毛脸太太泥像看了一眼,心想八成跟这鬼东西脱不开干系!

  缓了一会,红衣女子让我将口里的南星吐出来,我嗯了一声,吐出来一看,原来就是我们当地叫的“麻芋子”。
  这玩意儿黑不溜秋的,带着一股怪味儿,没想到还能解毒?
  “先出去再!”
  见我已经可以活动了,红衣女子招呼着,当先带路走了出去。
  爬到枯井上,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自己差点就葬身在了里面!
  原本以为,这井底大白没啥好怕的,却不成想烈日当头的还是遭晾。
  “怎么,现在害怕了?”
  红衣女子似是看出我心中所想,开口道:“你那不是大白见鬼,只是遇了邪气。”
  “什么邪气?”我一脸懵逼。
  “也就是中毒。”
  红衣女子往井口望了一眼,“这枯井里被人做了手脚。”
  我,什么毒这么厉害,还能让人产生幻觉?

  红衣女子笑了笑,脸上浮起一个浅浅的酒窝,“你听过黄皮子托梦的事没?”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难道同黄皮子有关?”
  黄皮子也就是黄鼠狼,我们山里经常会看见。
  而黄皮子托梦的事,以前我听村里的老人过几回。
  虽然有很多种版本,但大致的意思都差不多。
  故事里就有一只黄皮子经常晚上给人托梦,有时来透露哪里有宝贝,有时候则是来索要食物。

  总之,黄皮子托梦的事,屡见不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