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棺拉人滚尸桥》
第69节

作者: 鱼无言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嘴上道:
  “她是我朋友,而且三番两次的救过我的命,我绝对不可能杀她!”
  “哦,是吗?”
  青姑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那这么,你是宁愿自己死了?”
  “不错!”我把心一沉,不卑不亢的道。
  “呵呵呵呵......很好!”
  青姑冷冷的笑了几声,然后拿出一颗药丸递到我面前。
  这一次,不等她话,我就主动接过那东西,仰头吞进了肚子里。
  如果是穿肠毒药,或许能死得痛快一点!
  青姑十分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又指了指边上的白棺材。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上一回已经试过了,不就是扛棺材吗?

  大不了她这一次借机索命,反正横竖都是死!
  我沉了口气,径直走到白棺材前,想也没想直接就使劲扛起来,往落葬坡上面行了去。
  山上的夜又黑又静。
  我扛着白棺材很快就走到了落葬坡深处。
  “很好,陆缘,记住三以后再来!”
  本以为青姑会借机取我的命,但没想到的是,扔下这句话之后她就消失不见了!

  什么情况?
  我原地愣了一会儿,赶紧扭头往山下走。
  能逃过一劫,自然是万幸。
  虽然不知道青姑为啥肯放过我,但有些事没必要过分去纠结。

  世上脾气古怪的人多了去,可能青姑就属于这种也不定。
  回去后,我睡得特别的沉,第二太阳晒屁股了才醒。
  李玥早就做好了早饭,我正吃着饭,村里的王猫子屁颠屁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老远就气喘吁吁的问我,“那个阴阳先生在不在?”
  吕乐对外的身份一直是阴阳先生,村里人大多都知道。
  我问王猫子找吕乐干嘛?
  他,他二大爷中邪了,想请先生帮忙过去看一下。
  我一听连忙给吕乐打了个电话,半那边才接听,吕乐下午局里有会要开,脱不开身,得明后才能回来。
  然后他简单给我了个方法,让我自己先过去瞧瞧,是实在不行的话再请王瞎子他们。
  我心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之前老王头教了我一点画符的本事,现在吕乐又了个方法。
  驱一般的邪,该是绰绰有余了。

  于是我连忙就同王猫子出门,往他二大爷家里赶,李玥不想一个人留在家,也跟着一起跑了出来。
  路上我问王猫子,“你二大爷是怎么中的邪?”
  王猫子,他二大爷昨晚上回家以后就有些不对劲,总是莫名其妙的怪话,到今早上,整个人就开始变得疯疯癫癫的。
  一直坐在床上傻笑,之后还跟个神经病一样的在屋里乱跳了一阵,到现在已经不省人事了。
  王猫子完,带着几分质疑的语气问我,“陆缘,你会驱邪吗?”
  “以前你不是干木匠的吗,现在咋改行学阴阳了?”
  我嘿嘿笑了几声,没有回答他,我这到底算不算是改行学阴阳,我也不上来。
  反正是身不由己,一言难尽!
  我问王猫子,二大爷昨都去了哪些地方?

  王猫子回忆了一下,,“他去的地方有点多,昨上午去镇上走了一趟,中午吃完饭,又同几个老太太打了会麻将,后来去过一趟后山。”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王猫子提起后山,我心里突然就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李玥声对我,会不会同贾道光有啥联系?
  我看着她没有话,王瞎子之前推测贾道光已经离开村子了,现在突然闹怪事出来,是不是他还真不好。
  很快我们赶到了二大爷家里,我远远的看见,二大爷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嘴唇好像都变得有些发青了。

  整个人一看,就魂不附体的模样,他老伴戚婆婆守在床边,见王猫子把我和李玥带了过来,连忙问我们,“先生呢?”
  我让她不要着急,先生已经教了我法子。
  戚婆婆心急如焚,一把将我拉过去,让赶紧给二大爷看看。
  其实,我哪里会看什么中邪,本来就是个半吊子,又不像老王头那般生长有阴阳眼。
  为避免尴尬,我赶紧照着吕乐教我的法子,让王猫子出去打一碗清水过来。
  吕乐教我的这个方法很简单,只要一碗清水,配上一枚铜钱和几句咒就可以了。
  他,这桨端水碗”,足以应对一般的邪祟之物。
  等王猫子把清水打过来,我心里默念了几遍咒语,将铜钱放入清水郑
  然后快速取出来,往二大爷的额头上用力一按。
  “兹......”
  二大爷的额头隐隐冒出一丝白烟,不一会他眼睛微微动了几下。
  我见果然有点效果,连忙又照着做了一次。
  不久,二大爷慢慢的睁开了眼,只是一时半会,嘴巴里还是不出话来。
  见老伴终于醒了,戚婆婆高兴坏了,一个劲的夸我,什么真人不露相,年轻有为啥的,弄得我反而十分不好意思。
  我哪有啥本事,二大爷到底中的什么邪,我都不知道......
  大约半个时后,二大爷渐渐的恢复过来。
  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咋会无缘无故的中了邪?
  二大爷咳了几声,慢慢的靠在床头,神色略带惊恐的:“都怪我昨下午,去了趟后山!”
  李玥,“后山上埋的死人虽不少,但一般情况下,还是没那么容易中邪。”
  二大爷又咳了几声,他这不是贸然上去撞上的,是被人带上山去的。

  王猫子问:“二大爷,哪个没事带你去后山啊?”
  二大爷眼神闪烁,看着戚婆婆,扭捏了好一阵,才吞吞吐吐的,“是一个女人。”
  戚婆婆一听是个女人,脸立马就拉了下来,指着二大爷的鼻子就破口大骂道:“呸,你个老不死的,还是死性不改,还要不要老脸了?你咋跟个女人往后山上钻?”
  二大爷憋着嘴,吱吱呜呜半,才吐出几个字,“我,我哪里晓得,会这样啊!”

  我让戚婆婆消消气,事情应该不是她想像的那般龌龊。
  戚婆婆没好气的坐到边上,让二大爷赶快老老实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不清楚,这事儿跟他没完!
  二大爷哭丧着脸,细细回忆了一阵,才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昨上午,去镇上赶集,遇到一个戴草帽、模样古怪的老头。
  那老头自称姓周,是个看相算命的。
  周老头对二大爷,“你额头上有红光,必是要舔喜事。”
  二大爷听后有些不屑,就问他,“舔啥喜事?”
  周老头笑了下,“你家里是不是只有一个孙子?”

  二大爷回答是啊,咋了?
  周老头,喜就是从这里来。
  二大爷这一听更迷糊了,硬拉着周老头非要让他个一二三出来。
  周老头哈哈一笑,从兜里摸出一个白布锦囊,递给二大爷,让他下午回去打开,自然就明白怎么回事。
  二大爷当时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见对方又没要钱什么的,也就将锦囊收了起来。
  回去之后,吃过午饭不久,有人过来约打麻将,他一时手痒,就跟着去舔了个三缺一。
  等钱输得差不多了,回头一摸荷包,这才想起那个周老头的锦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