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妞攻略》
第29节

作者: 潇水书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10-03 21:31:36
  白妞的开裆裤(三)
  说到这里,罗倩居然还白了我一眼。
  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罗倩像极了“安红,俺想你”中的安红。只不过,罗倩这种平板大竹竿身材,跟瞿颖稍微有点差距而已。

  我不甘心,我继续逗罗倩,“那你就吊着人家胃口呗?”
  罗倩表情很严肃地回答,“那要怎样?大家一起下馆子,个个想吃红烧肉,但红烧肉限量供应。我总不能随便就让人啃一口吧?但是如果不让他吃,也不能得罪他,就这么几个中国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家都这么混着,我又能咋地?”
  我叹了口气说,“是啊,我现在明白了。”
  其实罗倩没有说的原因之中,还有一条很要命。
  卞星跟章良的关系,非同一般。
  海外办公室中国人少,而且愿意长期在常驻海外的中国人,多半都是性格上稍微有点孤僻的类型,或者是有点奇葩的类型。比如我,李斯通,就属于后者。
  所以,海外代表处的中方领导,往往得不到国内代表处一把手的那种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至尊享受。如果同样的场景换到国内,为了加薪升职,愿意给领导洗尿盆的都大有人在。可是在海外,就算你是代表处代表,就算你是一手遮天,下边的中国人也多半不怎么愿意伺候你。
  因为能用的中国人就那么几个,还个个有性格,你用也得用,不用也要捏着鼻子用。而且大家都海外的匆匆过客,办公室内部外部的人脉,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样的人脉经营的意义也不大。领导还说换就换,至于说出差,转岗,乃至于辞职都十分频繁的中方普通员工,大家都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就在这种大环境下,遇到一个愿意唯领导马首是瞻的中方下属,那简直就是领导们的福气了。

  卞星,就是这样的人。
  日期:2020-10-04 22:31:16
  白妞的开裆裤(四)
  卞星,就是这样的人。
  据说,章良那个神秘的单身宿舍钥匙,卞星也有一把。章良平时出差比较多,每次回来之前都要提前给卞星打电话。卞星先是给领导打扫好房间,然后再开车到机场接飞机。关系处到这个份上,只能说是俩人已经到了亲密无间的程度。章良宿舍的那些传说中的小秘密,那些男女之间肉搏之后最私密的蛛丝马迹,应该都不会瞒着卞星。
  这个,确实是卞星的长处,别人想学也学不来。
  所以,卞星少年得志,早早就晋升到了七级干部预备队,还得了一个伊比利亚代表处销售一部销售总监的美差,这都不是偶然的。

  然而,春风得意如卞星,唯一的遗憾,就是缺个结婚的对象。
  退一步讲,连个真心喜欢他的妹子都没有。
  尤其想到罗倩那些话,我居然有点心疼卞星。
  周一的这个早晨,又到了我心疼卞星的时刻。
  上个周末,卞星开着代表处的公车,带着几个代表处中方男女去巴塞罗那附近的安道尔玩。没想到的是,游玩过程中卞星落单,路遇几个北非小青年。卞星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抢了个精光,连衣服都被扒走了。这场意外的抢劫,让卞星只剩个丨内丨裤,在小广场的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光天化日之下,这种抢劫也算是罕见了。
  手机都没了,卞星也联系不上君肈公司的这帮出游的男女。至于说报警,连想都没敢想。和大多数海外华人一样,胆小且语言不通,一般出事了也就忍气吞声了。
  日期:2020-10-06 21:31:21
  白妞的开裆裤(五)
  不幸中之万幸。

  这个时候,恰好有两个华人女孩路过,帮卞星套上了一件衣服,同时用手机联系上了君肈公司总部话务台,然后又通过话务台查找到了几个一起出游的同事的电话。
  于是,卞星总算是找到了组织,从而不至于流落街头。
  然而,更加倒霉的是回程。
  其他人都不懂开车,而且也没有驾照,只有卞星从美国一个什么网站隔空买了一套“国际驾照”。别说,这样所谓来自美国的“国际驾照”,在欧洲交警这里居然经常能够蒙混过关。没办法,垂头丧气的卞星只能继续驾车往巴塞罗那返程。不想半途又遇到了交警,交警问卞星要证件,浑身上下就剩裤衩了,哪里还有什么证件?
  另外,交警不会说英语,几个中方男女又不会说西班牙语。
  就这样,卞星被带进了巴塞罗那本地的丨警丨察局。
  周一的下午,这位倒霉小哥才被放回。
  海外这么多年,关于卞星的这次往事,是我遇到的最倒霉的中方外派人员的经历之一。
  周二上班的时候,我专门跑过去跟卞星拍了拍肩膀,又握了握手。我没说什么,但是卞星已经是眼含热泪了。我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就这么握着他的手。
  如此,以示同情。
  正在这个时候,我兜里的短信提示音响了。
  我打开短信,正是我热切等待的卡米拉。
  日期:2020-10-06 21:33:39
  大家记住,这种“国际驾照”是伪造的,但是确实是从美国寄出来的…。

  淘宝上,只要交点钱,就能搞定了
  欧洲丨警丨察,有时候认这个
  日期:2020-10-06 21:51:42
  白妞的开裆裤(六)
  卡米拉说,“斯通,我想你了。”

  我悄悄走出办公室,拨通了卡米拉的电话。
  我说,“卡米拉,我也想你了。你的吻,我回味了两天。”
  卡米拉说,“快邀请我去巴塞罗那,我这周都没有事情。”
  我有点诧异了,“真的假的?”
  卡米拉说,“你邀请,我就去。”
  我再没有迟疑,我说,“没问题,我邀请你。”
  卡米拉迟疑了一下,“但是我没钱了,你要给我买机票。”
  我突然心里稍微迟疑了一下,这不会是电话诈骗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我突然在心里自嘲了一下,怎么可能会有人用英语诈骗呢?
  我对卡米拉说,“你先买机票,等你到了我给钱给你吧。”

  卡米拉笑了,“我是真没钱了。斯通,我不骗你。”
  我说,“那怎么办?”
  卡米拉说,“我给你卡号,你带着现金到桑坦德银行(Banco Santander)给我打款就行。”
  我迟疑地说了一声,“行,没问题。”
  我和卡米拉的对话结束之后,我还是有点不踏实。
  我顺手拨通了江延林的手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