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4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一年,战‘乱’饥荒,饿殍满地,很多孤儿流离失所。
  那2个孩子,正是年少时的心湖和恒之。他俩骨瘦如柴,小身板摇摇‘欲’坠,看着极可怜,可是两人掐架时那股子狠劲。恒之的身上都是被心湖咬和抓的痕迹,而心湖被恒之的胳膊勒得脸都涨紫了。
  而两人这么拼命争抢的馒头,上面都是粒粒土磕巴,看上去脏脏的。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洛冉初半蹲下来和颜悦‘色’,朝滚做一堆的两孩子道。
  热火朝天的俩孩子停下来看他,那小胳膊小‘腿’儿还缠搅在一起,脸上漆黑,‘露’出的两双眼睛却黑白分明非常清澈明亮。
  洛冉初心头不由涌起一阵慈爱的暖流。

  “馒头,我给买新的吧。”他的声音,如古琴轻拨,清和淡雅,温润如水。
  “不要,我就要这个!”‘女’孩继续回头死盯着男孩,中气十足地吼道。
  男孩瞅了洛冉初一眼,也继续跟‘女’孩对视,两人的眼睛瞪得通红,周身气场如在沸腾。
  天生冤家!

  洛冉初被这一幕深深地煞到了,萌到了!好有杀气的两个孩纸啊,将来必成大器。
  于是乎……他就这么把唐心湖和白恒之捡回不老峰了。
  所以说,徒弟用捡的,这是不二‘门’从成立最初就一脉传承的优良传统。
  其实,介中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时洛冉初觉得,不老峰实在太安谧寂静了,一个人还素有点孤单,捡两只小动物回来闹腾闹腾,‘挺’好。
  好啦,当年收徒的事儿讲完,注意力再次拉回饭桌。
  洛冉初正承受着当年他这一决定带来的痛苦。
  心湖瞪着恒之,恒之冷眼看着心湖,历史不可调和的矛盾,正等待他的公平裁决。
  洛冉初的‘唇’角忍不住‘抽’了‘抽’,“要不,你们三个一起去吧。”

  切……就知道师父会息事宁人,心湖心里冷嗤一声,放开小师弟,坐回凳子吃饭,打定主意大不了咱一路上无视这家伙就是。
  白恒之也重又举起筷子,继续吃饭。
  所有人都很淡定,仿佛刚才‘激’烈的一幕根本未曾上演过。
  小师弟眼睛看看左边,又瞅瞅右边,来回环顾一圈。
  呜呜呜呜……

  一边是大师兄,一边是二师姐,他,他,他怎么赫然觉得人生是如此地悲凉凄惨呢,他不想活了!
  夜半时分,黑灯瞎火,是做偷‘鸡’‘摸’狗采‘花’盗草之事的黄金时间。
  墙角,一‘女’鬼鬼祟祟蹲着。
  当注意到一间厢房的光亮暗下去后,蹲守‘女’的眼睛瞬间变得贼亮。
  等了约莫又半柱香时间,心湖鬼鬼祟祟的沿着墙根‘摸’了过去,先将耳朵贴近窗户,侧耳凝神,屋里悄无声息。
  很好很好!
  心湖拿出火折子,掏出藏在袖中的小半截香,点燃,然后拉开了窗户一点缝隙,丢了进去。
  没错,她正在进行‘药’物实验。而这次不幸成为她实验对象的,不是千年小受小师弟,而是,最尊敬伟大的师父大人。
  心湖兴奋地搓了搓手心,跺了跺脚,其实是冻得……

  大半夜的换你在山风中猫半宿试试,冷不死你。
  希望能收获成功的果实,不然怎对得起她这么耐心的苦苦守候,唐心湖‘唇’角挂着邪恶的笑。
  轻轻地推开‘门’,踮着脚尖一个晃身进去了。
  安静……
  房间里没有一丝声响,不过凝神倾听,就能听到‘床’上那人平稳均匀的呼吸声。
  咚,咚咚,咚咚咚!!
  越靠近‘床’畔,心湖的心跳得越快,她暗忖,尼玛老娘果然不适合做这种鬼鬼祟祟的小偷小‘摸’,心理素质不行,做江洋大盗兴许还不错。
  终于,‘摸’到了‘床’边。
  心湖弯下腰,朝‘床’上那人看去,没醒。

  咳咳……清了清嗓子,还是没醒。
  伸出手指,戳戳,没醒。
  大着胆子‘摸’上那瓷滑的面容,依旧没醒。
  心湖大受鼓舞,按理说,习武之人,何况是洛冉初这样的武功造诣,只要有人靠近,必然早已将人拿下。

  而现在这样跟睡美人一样躺着,看来她的升级版**,果然成功了!
  心湖强压下内心的‘激’动,不自觉朝洛冉初的脸凑了过去。
  月‘色’如一层薄薄的水银,铺泻而下,莹白的光晕罩在洛冉初的容颜上,竟然有一种神圣的让人不敢亵渎的感觉。
  从小到大,似乎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师父。
  原本准备在确认‘药’效以后就闪人的心湖,突然间挪不开眼了,不只如此,她整个人都被定在了洛冉初的‘床’边。

  她心里眼里一下子只剩下这个人……师父……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洛冉初,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师父,但是,可以算一个合格的慈父。
  他给予了心湖最大程度的包容和宠溺,这也造就了她乖张甚至玩世不恭的‘性’格。
  她是不二‘门’唯一的‘女’子,洛冉初用他独特的方式教给心湖很多很多。
  不老峰,云蒸雾绕,苍翠竹海。
  “心湖,别的为师不管你,轻功你一定要学好了。”洛冉初难得绷着脸,语重心长。
  “为什么呢?”标准丫鬟头的小心湖仰头,满脸不解。
  “你是‘女’孩子,总不能在不老峰上呆一辈子,以后如果师父师兄不在身边,要是遇上人欺负了,纵使打不过人家,起码要跑得过。”

  “师父,徒儿懂了。”心湖登时如醍醐灌顶。
  于是,那天起,心湖就‘花’了很多心力研习轻功。
  现在,她的轻功是所有弟子里最好的,不过,不二‘门’也没有几个可参照人选啦。
  仗着轻功好,心湖把来找她的小师弟经常累个半死。
  从回忆里‘抽’离出来,心湖看着躺在‘床’上那张看不出年纪的清俊容颜,有一种恍惚游离的错觉。

  那种感觉,一下子钻到了她的心里,‘胸’口一阵涩。心湖突然慌‘乱’无措起来,她在想什么呢?
  想速速逃离现场,可是脚怎么都拔不出来。
  就好像,踩到沼泽地里那一刻的呆滞和荒凉。
  意识回归脑海……
  心湖再次愣住,她,她‘唇’上那温热的触感是什么,鼻翼间,那隐约的松木和檀香糅杂的温暖气息是?

  心湖登时双眼瞪得快跳出眼眶。
  她……她……这一定是在作梦吧?
  这情境,似曾相识的熟悉感,难道……之前她梦过?
  不明白,她心里的那泊湖水就像定海神针‘抽’出的东海,天翻地覆的浑,天旋地转的昏。

  不行,她得马上恢复理智。
  不对,难道是她也中了‘迷’香。
  不然,为何她觉得越来越昏眩。
  天啊……难道是解‘药’配出差错了?!
  啪嗒!!
  心湖意识涣散,腰身一软,趴倒了下去。
  竟然,被自己的‘药’给‘药’倒了,果然,做实验是要有牺牲‘精’神的。
  揉揉眼睛,睡了缠缠绵绵美美一觉后,唐心湖才悠悠醒转过来。
  睁开眼,瞪着房梁顶好一会儿,咦,不对,这不是她的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