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9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咳咳咳咳……轩儿……”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
  “父亲,您躺在床上不要动。”云若轩的声音。
  噢,原来是武林盟主,他生病了?心湖寻思着。
  “轩儿,接到不二门的人了么?”
  “接到了。”
  “很好。这几天武林大会辛苦难为你了,记住,千万要小心魔教的人,我担心他们这几天就会有所动作,咳咳咳咳……”一口气没说完,云魈天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过了一会儿,云若轩的声音接到。
  “明白,孩儿谨记。父亲您多保重身体,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
  “嗯,还有,一定要拉拢不二门的人。”
  云魈天那有些疲惫沧桑的声音接着说到。
  一听到说不二门,心湖激动了,压低脑袋,想听得更清楚。
  孰料,天有不测风云。
  “谁?!!”
  突然,云魈天一声惊喝。
  他这一出声,把唐心湖给惊住了……
  三十六计,走位上策!心湖跳将起来,转身就想逃。
  结果……她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幽黑妖异的眼眸,眼尾上挑,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水波冽艳的光,晃得人一阵眼晕。
  那人站在她身后,戴着花纹精致的银面具,容颜露出的部分,极为邪魅。
  “啊……”
  太过出乎意外,心湖的声音脱口而出,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不管云魈天发现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她必须速速逃离。
  很显然,那人并不打算随她意让她轻易走掉。
  心湖刚抬脚欲跳,那人已经跃至她的面前紧紧扣住她的脉门。
  心湖大惊失色,这家伙难道想拉自己做替死鬼?
  正想着,心湖被轻轻松松一把拎起,那人行动迅速如闪电,夹着她一起在夜色中飞起来。
  好轻功!!

  心湖不由感叹,这人的轻功跟自己可以说不相上下,但是论起内力此人深不可测,十个她也抵不过人家的一根手指头。
  竟然给她遇到如此难缠的对手,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恃强凌弱的天性让心湖乖顺的任那人挟持。
  跳进一扇窗户,心湖被丢到地上,同时蒙在她脸上的布巾被一把扯下。
  “哎唷……”

  心湖痛呼,鼻子微皱,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好残暴的家伙。
  她打量了下周围环境,心中惊疑不定,咦……这不是她的房间吗?
  “不二门的唐心湖?”
  好冰冷的声音,泛着阵阵妖寒之气,让人发怵,背脊生凉。
  “是我。”
  心湖很有肉票的配合意识,虽然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头,但是很明显,眼下他宰了她就跟捏死一只小蚂蚁一样快狠准。
  “呵呵,很好。”
  那人忽然笑了,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那双妖异的眸泛着水漾的粼粼幽光,薄唇轻勾,美得让人生畏。
  紧接着,他手一抬,心湖的嘴里登时被丢入一颗东西。

  心湖反应很快马上用舌抵住,准备宁死不屈,却不料那人两指掐住她的下颚,指间一用力,那颗药丸就咕噜顺着喉咙滚了进去。
  目的达到,那人松开手,心湖狂呛了几口,眼角泛出泪花,差点被掐死,此人好狠毒。
  没想到啊没想到……
  她给不老峰上的小动物们做药物实验时用的招数,有一天会返还到她自己身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因果报应吗?

  “是什么?”
  转眼间,心湖已经恢复了镇定。既然这个人喂她吃药,就说明他不会宰了她,生命安全角度,还是有保障的。
  那人见心湖并未惊慌,倒是笑了,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笑容很邪佞,似魔似幻。
  “你猜。”

  他淡然丢出二字。
  猜?!猜你妹!心湖强忍住开扁的冲动。
  此时,她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玩人者终有被玩的一天。小师弟,师姐知道错了,委屈你这么长时间活在这种阴影下竟然没造成人格分裂精神萎靡对人生失去信心等诸如此类症状。
  “你是谁?”
  心湖放弃第一个问题,开始问下一个。
  呵呵……那人的唇角始终噙着笑容,笑而不答看着她。
  心湖站起身,不打算继续跟这个人玩哑谜。

  “好了,不说就不说吧,这位老兄,门口在那里,恕不远送。”她指了指门口。
  “就这样?”那人挑眉。
  “不然你想怎样?”
  “呵呵,不二门的弟子果然有趣。”

  “你认识我师父?”
  心湖抓到重点,不二门在江湖中并没有任何名气,今天却连番听到武林盟主和眼前这个蒙面人都提起,那只大绵羊结交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认识。”
  终于,回答她的不再是笑声,对方给予了正面回复,心湖怎么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好不容易跟对方开始沟通了,心湖直入主题。
  对方给了她记赞赏的眼神。
  心湖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接近云若轩。”
  一听是这个,心湖稍稍放下了心,这个好办,反正那云若轩的态度也要拉拢他们。
  “然后呢?”
  这家伙不会让她当间谍之类的吧。
  那戴着面具的男子冷幽的眼神望着她,薄唇轻启。
  “还没有想到。”
  心湖:“……”
  “这药会有什么作用?”
  尽量忽略刚才那个让人吐血的答案,心湖决定先把关键点搞清楚。

  “嗯……发情。”
  心湖:“……”
  “没有解药的话,会像一个不定时丨炸丨弹,随时让人神智不清胡乱发情。”他补充说明到。
  这厮太狠了!!心湖克制住想要飙泪的冲动。
  “你是魔教的人?”心湖推测。这种阴邪的手段,别具一格的玩法,实在是魔道中人必备属性。
  “魔教?呵呵……我比较喜欢称作万邪教。”

  “好吧,万邪教。”反正心湖对门派一无所知,魔教也是相对应武林正道人士的说法。
  “你打算告诉我你潜入碧落山庄的目的是什么吗?”
  “呵呵……”那双妖异的美眸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与她对视。
  心湖嘴角抽了抽,话题无从进行,她从没有觉得哪一刻有现在这般巨大的挫败感。
  “嗯,既然你已经成功的威胁到我,而且也没什么要跟我说的,那……夜深了,我想歇息了。”
  “好。”
  那人说完好,身形却纹丝不动。

  “你不走?”
  “外面好冷,不想出去。”
  心湖:“……”
  “现在出去很容易被人发现,而且……我想看看药性发作到底是什么样子。”
  此时,他的声音里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闻言,心湖原地石化。
  尼玛老娘变成试药的白老鼠了,她也有今天啊!!难道真的是报应吗报应吗报应吗一定是报应吧!!!脑海里全是滚动的咆哮体。
  #######################################
  床上,两人并排。
  一个躺在里边。

  一个趴在外边。
  躺在里侧的心湖,表情僵硬,悲壮的情绪在胸腔策马狂奔。
  躺在外面的邪美男子,凤眸里期待和好奇的光一闪一闪,亮晶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