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10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说这位大哥,男女授受不亲,你怎么能跟我睡一张床呢?”心湖忍不住开口说到,她现在被点了穴,全身都动不了。

  纵使对方长着仿佛只可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绝世姿色,纵使她也经常跟师兄弟勾肩搭背亲密无间。
  但是,但是,内心……她还是一个很传统保守的女孩纸啊……
  “你能帮我解开‘穴’道吗,这样我好难受。 ”心湖睁着小鹿般纯真无辜的眼睛。
  “假使我睡着了你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那妖孽很淡然。
  “我一个姑娘家总不至于对你霸王硬上弓吧?”

  “呵呵……”他淡笑不语。
  “好吧。”心湖放弃,闭上眼。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床’上,唐心湖被点了‘穴’全身不能动,旁边有只拥有极大存在感以至于很难忽视的邪肆美男,而他们在等一种貌似很黄很强大的‘药’效发作。
  这种感觉,这种凌迟的感觉,既让人兴奋又让人想自残。
  心湖默默在心底流泪,她……她怎么会这么命苦哇。

  “这‘药’什么时候会发作啊?”
  “不定时,所以不能确认。”
  心湖:“……”
  “我先睡一会儿,发作了你叫我。”那美男抛给她一记慵懒的眼神。
  “你?!!”

  “你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我‘药’效发作……这位好汉,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还与我师父是旧识,我也愿意听从你的指示接近云若轩,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玩我呢?”
  心湖让自己平心静气,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同时,又表达出自己内心极大的悲愤之情。
  用什么‘药’不好,偏偏是这么‘阴’毒的,她能不能选择换一种啊。
  “也是喔。”那家伙真的考虑起来。
  “不过……我身上其他的‘药’恰好都用完了,额,只剩这个,所以……”
  心湖:“……”
  原来说到底因为她是个倒霉催?大哥,你敢给出个更有创意的答案么。
  “解‘药’。”不生气,咱不生气。
  “那个……”似乎意识到心湖的‘激’动情绪,美男稍微调整了下表情,神情飘上了丝严肃认真。
  “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
  “你说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心湖终于一个没忍住,拍‘床’而起!
  神迹啊!唐心湖平日极度废柴的内力此时竟然发挥出怪力,冲破了被缚住的‘穴’道,于是乎,她成功的一把揪住那家伙的衣领,用几乎要砍人的凶狠目光盯着他。
  能有多狠?恨不能吃其‘肉’,挖其骨,嗜其血。
  遇到敌人不可怕,遇到强敌也不可怕,最怕的就是……遇到明明不是敌人却心血来‘潮’欺辱你的家伙,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钟,这家伙会给你什么样的惊喜。

  “你再说一遍,没有解‘药’是什么意思?!”
  尼玛老娘不管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给她下这种没有解‘药’的毒!太没有江湖道义了!!
  “就是说解‘药’我还没有做出来的意思。”他还真的给出了一个貌似合理的解释。
  望着那双妖魅非常的凤眸,似乎想要望到深处里去,心湖眨了眨眼睛,这是她正在思索的表现。
  说时迟,那时快,心湖一个跃起,原地一个翻滚将那人压在身下,同时将一枚‘药’丸塞到那人嘴里。
  哼哼,难道本姑娘不会用‘药’?!
  就在心湖还没来得及得意,刹那间,妖孽迅速夺回了主动权,将她两只手的脉‘门’扣住,似乎这样还不够达到让他满意的效果,他的舌一伸,小‘药’丸安静地躺在那淡粉‘色’勾人的舌头上。
  带不带……这么玩的?
  望着那人,那粉舌,那‘药’丸,心湖的喉咙不适时宜的咕噜了一下。忒邪恶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机关头。

  噔噔……‘门’发出被叩击的清脆响声。
  “心湖,你没事吧?”
  辨清说话的人是谁,心湖人生中从没有哪一刻觉得白恒之的出现,是这么让人喜出望外的一件事情。
  对的,他和小师弟就住在隔壁厢房,想必是她刚刚那声嘶吼惊动了他。
  心湖看着压在她身上那二货。
  两人大眼瞪小眼。
  突然,心湖仰起脸,‘唇’猛地附了上去,没有声音,温热的‘唇’堵上冰凉的薄‘唇’,舌伸了进去,卷起对方的舌,那感觉……微苦,带着点‘药’草和蜜糖的味道。
  对,是‘药’的味道,那‘药’丸在二人口中融化,心湖犹自舌翻滚搅了搅,感觉那‘药’已经随着二人的口水顺利滑入对方的喉咙后,她挪开‘唇’,同时‘唇’角绽开一抹笑容。

  “现在,我们扯平了。”
  妖孽还未做出反应,‘门’外的白恒之见敲‘门’无人应答,已经有破‘门’而入的征兆。
  “呵……有趣。”
  他慵懒的声音伴随一阵轻风拂过心湖的脸颊,转眼间,那人已不见了踪影。
  “师兄,我在!”
  心湖连忙爬起来去开‘门’。
  ‘门’打开,白恒之立在‘门’外。
  青‘色’内衫,只披了一件外衣,他站在‘门’外,夜晚的寒风吹过,明显这仓促下的着装显得有些单薄不胜寒意。
  经历过之前的悲催遭遇,眼前人的关心,她的心头竟然涌过一抹可以谓之感动的情绪。以至于她能平和的面对这个之前还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家伙。
  “你没事吧?”白恒之看着她,眼神古怪。
  “我没事啊。”
  回答完这句,心湖低头看了下她身上的黑‘色’夜行衣,下一个动作,她立刻把白恒之拉进‘门’内,将‘门’关上。
  “我夜探碧落山庄了。”
  “嗯。”白恒之脸上表情并不意外。显然,他早已习惯唐心湖的行事作风。
  “额……然后,被发现了。”
  “喔?”这个白恒之似乎没有料到,唐心湖的轻功和隐藏技术他了解,不至于这么菜。
  “我……”

  唐心湖刚准备和盘托出遇到魔教中人的事,突然想起那家伙也许并未走远,还有体内的不定时丨炸丨弹,她又把话吞了回去。
  “我逃出来了。”
  “嗯。”白恒之抱臂等下文。
  “我听到云魈天似乎卧病在‘床’,还有他跟云若轩说要拉拢我们不二‘门’。”
  “嗯。”闻言,白恒之并无反应。
  “没了。”心湖结案陈词。
  “没了?”白恒之挑眉。
  “是。”面对这灼灼的眼神,心湖有一丢丢小心虚。

  “嗯,那你早点休息吧,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即使要做,也要提前通知我。”
  “好,知道了。”
  这时候,两人俨然有了师兄教导师妹的样子。基于心里有鬼,心湖表现出很配合服帖的模样。
  接下来,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而所谓她吃下的那颗会发情的‘药’,身体也并未发生异常反应。

  心湖因为累极,草草睡了过去。
  唐心湖这一睡过去就是日上三竿。
  她有些微赧,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方,起这么晚,似乎有点不好。结果,她一走到大厅,就发现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