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13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这个……
  心湖愣住,犹豫了,黑白分明的美眸骨碌转了几圈。她暗自寻思权衡,不是我不想答应你,可是除了你的威胁,压在咱身上的还有更强硬的山大王啊。
  “怎么?”
  白恒之的眼神泛出冰寒入体的杀气,洁白的羽毛又贴上心湖粉润还肉嘟嘟的脚心。
  形势比人强啊,心湖只好再一次暂时低下高贵的头。

  白恒之这才作罢,将羽毛塞回袖子里。
  靠之,敢情这丫随身携带惩罚工具?莫不是专门为她准备的?鄙视唾弃!好阴险的货色啊!!
  白恒之达到威胁目的,显然还有些意犹未尽,又望了眼红眼睛兔子宝宝唐心湖。
  他唇角噙着淡笑,伸出修长的食指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该!再让你受点教训,晚膳过来给你解穴。”
  说罢,他还很有良心地帮她拉起丝锻被盖好……然后,就这么挥一挥衣袖,走掉了……独留下被点了哑穴,双手还被绑着的可怜女侠唐心湖。
  有没有这么没人性!!本是同门生,相煎何太急啊!!!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心湖猝然闭上眼睛,随着那扇门的关闭,她的心登时凉了大半截。
  打碎了牙和着血往肚里吞,白恒之……咱们走着瞧!!!
  空寂的房间突然冒出一个冷幽妖魅的笑声。
  床幔被撩开,一张戴着面具的俊美脸孔出现在心湖的视线中,狭长桃花眸挑起,数不尽的风情,要人命的勾魂!
  秦无炎啊……

  心湖战战兢兢,第一个反应,逃避般地阖上双眼装睡。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半饷没动静,她又掀开一只眼睛偷瞄。
  吖……
  谁知道那张妖颜赫然在她眼前放大无数倍,鼻尖对鼻尖的距离只有两寸,那浑身泛出的迷呓幽香陡然侵入心湖的体内,惊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陡然悲凉……我说教主大人,你要不要靠这么近?!
  可是,哑穴点着,手被绑着,沉默的待宰的羔羊,眼睁睁地看着豺狼龇开雪白的牙。
  这一刻,画面停滞……然后……插播广告……
  ###################################
  秦无炎站在床榻前,大半个身子穿过床幔几近贴住心湖。

  被一个心狠手辣的大魔头这么看着,着实毛骨悚然……心湖只觉得全身仿佛被冻结住,大脑一片空白,被这张美丽到恐怖的容颜填满了。
  秦无炎端详了她一会儿,手指贴上她的脸,那凉润的触感让她几欲飙泪。
  孰料,他只是贴心地为她把黏在唇边的几缕碎发,挽到耳后去。
  “你们师兄妹感情很好。”
  他突然冒出这一句。
  吖?!心湖震惊。有很好吗?你评判事物的标准是不是有偏差啊教主大人!!
  “你给我服的是什么药?”终于,秦无炎的身子起来,离开了她的面前。
  呜呜……她能不能不回答这个问题。
  说出来实在太TM丢人了!!想她貌美如花冰雪聪明的唐心湖,费尽心机牺牲色相喂给他的那颗小药丸,其实是……其实是……坑爹的百痒难耐的解药,忙中出错啊,追悔莫及啊……
  这也就是说,它并不能承担起作为谈判的重要资本……

  所幸,她现在被点了哑穴,可以保持安全的沉默。
  “喔,忘记给你解穴了。”
  秦无炎手指点了几下,将心湖的哑穴解开。
  “现在,你可以说了。”

  “咳咳……”心湖装作干咳几声,同时脑筋在加速旋转各方权衡利弊。
  不行,绝对不能说那药没毒。打定主意,心湖开口说到。
  “你给我解药,我就把解药给你。”
  秦无炎挑眉斜睨她,妖异的眸里带了一丝促狭。
  “你觉得,你能威胁得了我?”
  虽然他明明笑如阳春,却能感觉到夹带的寒刃,邪气横生,锐不可当。
  面对这样的压力,心湖只能给自己强自壮胆打气。
  “不然……我们试试看好了。”

  “喔?”
  “既然你精通毒药,不知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叫七色散的药?”
  突然间灵机一动,心湖即兴发挥。
  “七色散?”
  “这种药要花上数十种药材,加上只有我们不老峰上才有的鬼冥菇提炼而成。因为在制药的过程中药炉上空会闪出七色光晕故得此名。”心湖看着他,给出一个灰常心疼吃了算你赚到的表情。
  “服用它以后,身体短期内没有任何感觉,但是……”说到这里,心湖不咸不淡又拽拽地扫了秦无炎一眼。
  “一旦此药发作,会让人神经错乱、筋脉逆流、胡思乱想而致走火入魔堕入极端之境,到那个时候,就算请尽天下神医,也无计可施了。”
  心湖给出一记沉痛无奈加惋惜的眼神。
  “呵呵,听上去似乎很有趣。”秦无炎邪魅笑容依旧,丝毫不见惊慌。
  心湖也保持面部肌肉舒缓,恍若胸有成竹般,故作镇定地与他对视。
  成败在此一举,咱绝对不能露怯。

  “我……我……”心湖泪眼汪汪地看着秦无炎,一脸‘欲’言又止。
  秦无炎‘唇’角扬起邪佞一笑,如魔似幻。
  “我……想吐!”说完,心湖身子一歪,脸一侧,趴着‘床’沿就开始干呕起来。
  秦无炎的眸中划过一抹意外。
  因为手被绑着,心湖吐得很难受,而实际上她并没有吐出什么来,只是径自埋头干呕。
  “咳咳咳……咳咳咳……”
  良久,心湖抬起头咳嗽着,脸惨白一片,梨‘花’带泪,看上去好不楚楚可怜。
  “你那个‘药’……我,这算不算‘药’物不良反应?”
  心湖不敢公然质疑教主‘药’物的安全‘性’,只好往自己体质不好方向靠。

  “奇怪。”秦无炎颔首,若有所思。
  “怎么?”心湖面‘色’焦虑。
  “不清楚。”
  心湖:“……”
  “我会不会……就这么莫名其妙……死掉?呕……”有气无力一句话说完,心湖又忍不住趴在‘床’边干呕起来,听上去异常痛苦。
  秦无炎沉默,盯着心湖看了半饷。
  一个吐,一个看,房间里安静地只有心湖呕吐到像快厥过去的声音。
  “虽然我没有解‘药’,不过这个你可以先吃了。”
  秦无炎把手伸过来。他的手白皙修长,没有任何瑕疵,如雪似脂。
  而一枚褐‘色’的‘药’丸被他拈在指尖,散发着幽淡的香气,窜入鼻息,让人‘精’神陡然一震,沁人心脾的冷馨。
  “这是什么?”
  “不吃?我就收回去了。”他手指一拢,将‘药’丸攒回掌心。
  “吃,我吃。”心湖连忙阻止。
  心湖相信秦无炎此时应该不会害她。
  “可是,我的手被绑着。”她红睁着眼,朝上努努嘴。
  秦无炎的凤眸里飘过一抹异‘色’,很快,又恢复‘波’澜不惊的绝代妖魅。
  “张口。”
  吖?心湖呆。
  那只完美如脂‘玉’的手不由分说,一把捏住她的下颚,指尖的温度冰冷,一用力,心湖不由张开了嘴。
  秦无炎将那‘药’丸塞入了她的口里。
  “痛!”
  心湖反应过来时,一方面是下颚痛得她龇牙咧嘴,另一方面,入口的那颗‘药’丸很快就四散开一种冰凉的感觉,仿佛千年的玄冰般地寒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