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24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呵呵……”云若扬的俊颜上露出轻浅的笑,笑意却未至眼底。
  他并没有回答心湖的问题,而是偏头望向窗外,喃喃到,“天亮了……”
  天亮了?心湖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窗外的那角天空已隐隐现出鱼肚白,取代了之前的一片漆黑。
  哎,稍等,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她忘记了,心湖暗自寻思。
  对了,大师兄还有秦无炎那俩家伙现在还不知所踪呢,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

  该……该不会两败俱伤了吧?
  目光再次转向躺在地上呈现挺尸状的云若扬,哦对,忘记给解药了!
  她连忙取出身上藏的荷包。
  东翻翻西翻翻,一通翻找,心湖心里猛地一咯噔,下一个动作是把荷包里的东西通通倒出来。
  一样样拿起来看看,摸摸,然后,她很无奈地与云若扬对视,抬手挠挠头,眼睛盛满内疚和歉意。
  “我好像……忘带解药了……”
  云若扬唇角抽了抽,这种我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的赶脚是肿么回事。
  “额……其实吧,再等约莫三个时辰,药效就会自己消除了,你就能动了。”

  三个时辰,云若扬默默计算完,继续无语……
  “要不然……你……到我床上躺会儿?”心湖有点汗颜,意图补救一下。
  可是,心湖拼搏挣扎了半天,就把人拖了几丈远,气喘吁吁,不行了。
  “唐姑娘,就不麻烦你了。”
  云若扬闭着眼,心里那种说不出的忧郁……在他过往的人生中,有过很多次低谷,但是,从没有哪一次,会像遇到此女后这样,那么的……让人想抓狂。
  百忍成钢,对于一个忍辱负重多年的人来说,忍,是一种习惯,无语,是一种态度。
  “那好吧。”
  心湖也就不跟他客气了。
  接着,她自然而然的走到床边,然后,上床,躺下,盖被子。
  “不好意思,我昨天没怎么睡,我现在补会儿眠,有什么事就叫……”我字还没说,房间里就开始充斥着此女均匀而悠长的小呼声。
  躺在地上的云若扬终于见识到,‘沾枕即睡’究竟是个什么水平!
  望了眼天顶上木廊的花纹,他也闭上眼睛小憩,既然药一时解不了,也只好选择睡觉。
  #############################
  等到心湖醒的时候,日头已经升起老高了。
  浑身一个激灵,坐起身,她想起来屋里还有一个大活人呢。
  她朝外头望去,就见地上空空如也,云若扬那厮已不见了踪影。
  走了?心湖暗忖,算算三个时辰也差不多了。也好,至少不用面对面那么尴尬。
  虽然她不幸挂彩,但是帮小师弟找到亲人,也算意外收获。
  心湖低头看去,吃了一惊,胳膊上的伤口竟然好了不少,短短时间已经结痂,而且也没有发炎红肿迹象。
  而之前受的那一掌,她捶了捶自个儿的胸口,并未有什么不适之感。
  奇了怪了,怎么感觉像是她服用了什么疗伤圣药?可是受伤后她明明没有做过任何处理啊。
  她再一寻思,难道是是秦无炎之前喂她吃的那颗凉得要死的药?
  若真是这样,他这个人似乎……对她不坏。
  并不多做停留,心湖果断换了身衣服,稍作整理,就朝隔壁房间跑去敲门。

  “小师弟!开门!!”
  “师姐……”
  柳堇似乎也才刚睡醒,揉着惺忪的睡眼出来应门。
  “大师兄呢?”
  “大师兄?……不知道啊……我起来就没见到他。”柳堇一脸天然呆滞,人还没有清醒。
  “喔。”心湖点点头,如她所料。
  人真不见了,她不由开始各种担心焦虑起来。
  “小师弟,我们走!”

  心湖拽着柳堇的胳膊就着急地往外走。
  “二师姐,我们这是去哪儿?”
  心湖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小师弟他哥哥的事情,但是一寻思云若扬似乎没有马上与弟弟相认的意思,结果还是没将真相和盘托出。
  “去找大师兄。”
  “喔。”小师弟无辜的被她拽着一路小跑。
  但是,还没等她奔出碧落山庄,就遇到了她怎么都没想到的状况。

  “师父!!!”
  看见站在庭院里的人,心湖大叫一声,那是相当地难以置信。
  “师父!”心湖惊唤一声。
  “师父!三师兄!!”而跟在她身后的小师弟乍见师父和三师兄,先呆了一呆,之后是毫不掩饰的欢欣雀跃。

  “你们怎么来了?!”心湖冲击下的惊喜程度等同于三年大旱突逢雨。
  洛冉初看见他们,温润的笑颜展开,那笑容,就像院里盛放的繁樱般莹润似雪。瞬时间,心湖只觉得胸口一下子被什么击中了。
  究竟有多久没见到他了?四周的人和环境一时间全部碾作尘埃。
  怔忡过后,心湖如同一头矫健的猎豹,几个箭步飞扑而上,熊抱住洛冉初,一头扎进了他的怀抱里,然后……尽情撒娇!
  “师父,徒儿好想你啊……”你不在,我被人欺负得好惨啊,呜呜呜……
  孰料,她一通还没闹完,洛冉初却沉稳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下来,然后牵住她的手,将她朝一处僻静之所带去。
  “心湖,你跟为师来。”
  “是,师父。”
  被洛冉初罕见的严肃所震慑住,心湖难免有些战战兢兢,鹌鹑状任他牵着,就像小时候每次闯了大祸那般。

  “师父,你们怎么来了?”由于心里发虚,心湖一反常态,极其乖巧,俯首帖耳。
  “我接到云盟主的飞鸽传书,他说他家大公子云若轩对你一见倾心,想娶你为妻,所以特地修书一封给我,希望在武林大会期间,让我过来为你们主持婚事。”
  “什……什么?!!”闻言,心湖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而洛冉初下面说的话,更让她错愕不已。
  “你们下山前,恒之跟我说希望这次任务回来后就娶你过门。我本以为你们两情相悦便欣然应允了。”

  停顿半饷,洛冉初凝神蹙眉问到。
  “心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到底……想嫁给谁呢?”
  “我……我……”
  心湖眨了眨眼睛,为什么……师父说的这些……她怎么都有听没有懂呢?眼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跟云若轩的婚事?跟白恒之的婚事?!
  等一阵回味过来,心湖不禁磨牙霍霍,难道这些人都不用考虑她这个当事人的意见么?跳过她先斩后奏,也忒不要脸了吧!
  而且,白恒之这家伙竟然把话往反了说,跟她说,是师父想促成他俩的婚事。而跟师父,则说他们暗度陈仓,两情相悦。尼玛这货真够阴险的!!差点就中计了……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了?想不通!!
  “心湖?”洛冉初望着她,徒弟长时间的沉默,让他不免起了抹忧色。
  被这双静若秋水的幽眸凝视着,心湖这次的感受却格外五味杂陈。
  “师父,我谁都不嫁!”
  “胡闹!”
  对于心湖的回答,洛冉初掀袖而起,立马敲了她头一下。
  “师父……”
  心湖嘟囔着拖长音,抬起头望着洛冉初,心里酸涩,却兀自抿紧下巴不开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