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29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剑尖戳在他的左胸口,余光却瞟着云魈天这老狐狸,从刚才她看出来了,儿子是他的弱点。
  “不说也罢,把你杀了以报你意图轻薄我之仇。”
  剑丢到一边,心湖从身上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颗药丸,然后掰开云若轩的嘴。
  “这药,服下去以后,人会立刻腹痛难忍,一直到肝肠寸断,死时全身发黑僵硬,死相极为难看。”

  说完,她就要把那药送入云若轩的口中。
  “不!住手!!”云魈天连忙出言喝止。
  “我让轩儿拉拢你们不二门,是为了拿几本秘笈。”
  “爹!”闻言,云若轩出声阻止,一脸焦急。
  “若轩,爹不能眼睁睁看你死。唐姑娘,我们真的没有恶意,让若轩娶你进门,我们一定会善待你的,只是希望你能将贵门派的两本秘笈取给我们。”
  “你也知道,魔教横行霸道,杀人如麻,手段残忍,以我们正派现在的微薄之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所以才希望能借由你们不二门的绝学,得以有所提升,剿灭魔教定将指日可待!”
  越说越激情澎拜,云魈天的脸上,布满雄心壮志。
  话语当口,心湖却瞟向秦无炎,见那张魅颜无甚反应,依旧噙着笑容邪气不改,扯了扯嘴角,又看回去。
  望着云魈天,不由叹气,我说老盟主,当着人家的面这么兴奋地说着要把人家灭了,这样真的好么?

  而且,您老人家难道没看出来我跟魔教教主关系匪浅么,还是说……故意视而不见,来挑拨离间?
  “什么秘笈?”她有几分好奇,她知道师父书房里乱七八糟的书确实不少,不过就这么厉害,让盟主不惜舍得孩子额……去泡她?
  “九煞剑谱和玄冥心经。”
  谁知,话音刚落,心湖就觉得头顶有乌鸦飞过。
  这两本秘笈,话说,貌似属于曾经毁在她手里的众多书纸中的两本。
  原来,有那么珍贵?!
  可是,师父也没表现出来珍视啊,她拿来折纸鹤,做青蛙,叠宝塔的时候,他还兴致盎然地帮着撕和一起折来着。
  (⊙o⊙)…心湖瞬间如被冻结,师父啊,我说您老人家要不要这么视武功绝学如粪土?!
  “咳咳……”为了掩饰曾毁坏名献典籍的尴尬,心湖假意咳嗽了几声。

  “那两本秘笈不知云盟主是从何得知的?”难道师父老早就被人家给虎视眈眈盯上了?
  “唐姑娘,别跟老朽开玩笑了,尊师的身世渊源你难道还不清楚?”
  额……还真不知道,洛冉初从未向他们提过自己以前的事情,心湖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吊得老高。
  “是什么?”她不由自主地凑近。
  孰料,只见一抹狠戾从云魈天的眼中闪过。

  电光火石间,他用内劲一举冲散了‘药’力,迅速窜起,指关节狠狠扣住了心湖的喉咙。
  “秦无炎,放了我们,不然我马上杀了她!!”云魈天表情狰狞,大有拼个鱼死网破之态势。
  见此突发情状,秦无炎眉微蹙起,之后,表情便不再有任何起伏‘波’动。
  “我跟她,不熟。”淡然疏离的口气,摆明撇清关系,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登时,咬碎一口银牙,心湖‘女’侠‘胸’中那一腔邪火烧得那叫个滔天熊熊啊……
  不知道究竟是秦无炎的‘药’效果差强人意,还是这云魈天太厉害,莫名被俘就算了,沦为人质谈判她也忍了,他不救她……她也可以理解……
  可最让她郁闷吐血的是,这个明明已跟她有过肌肤之亲还‘欲’进行进一步亲密接触的登徒子,在这种生死攸关时刻,竟然摆出一副翻脸不认人的冷漠态度。
  简……简直是‘混’蛋到极点!
  “秦无炎!”心湖一嗓子音量震耳‘欲’聋。
  在场的人还没从她这声河东狮吼中回过味来,一长串句子携气吞山河之势铺头盖面砸来
  “秦无炎啊秦无炎,我看你身为魔教教主,却始终戴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必一定是长得极富有个‘性’创意,如果你把面具摘下来,我敢说一定需要上天赐予的非凡勇气,你这样的人担任教主,我想贵教的教众一定忍受了非常人所能想象的忍耐极限,也正因为此,他们才深刻领悟了坚持和忍耐的含义,没有因此而失去活下去的勇气,才铸就了这般麻木不仁冷血无情的人生态度,因此练成了上乘的功力。在这里,姑娘我还真是要叹一声佩服佩服您伟大的舍身取义奉献‘精’神啊……”

  “其实吧,长的有缺陷真的不是你的错,至少吧,你还知道戴张面具遮一遮,你现在报复社会我也真的可以理解,可是我说啊@#¥%&×!@#¥%!!!……”
  就见心湖一张小嘴飞快翻飞,一长串围绕秦无炎戴面具这一事件而引发的探讨般感慨,就这么自然地倾泻而出,那叫一个舌头都不带打个结的顺溜。
  就在大家被心湖‘女’侠彪悍的遣词造句能力所震惊的时候,云盟主正听得津津有味麻痹大意之际……雷霆之势,‘女’侠的手肘猛地用力朝后一顶,正好撞在云魈天的腹部,一时吃痛,他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心湖趁机腰身一个灵活旋转,顺利逃离魔掌,同一时间,一枚铜钱镖从袖口飞出,迅速‘插’入云魈天的‘胸’膛。
  这一切变化来得太快,当云魈天捂着‘胸’口怒不可遏时,心湖已足尖轻点,施施然飞出几丈开外。
  不出片刻,盟主倒地不起,不能再动弹。
  心湖还没来得及为刚才的机敏之举而得意,身子就被带入一人怀中。

  “刚刚骂的很开心……嗯?”耳畔冷幽的气息拂过,清冽的声音,声线起伏清清淡淡,仿佛柳叶飘落湖面,却让心湖登时石化。
  (⊙o⊙)啊!跟大师兄骂架成习惯刚才一不小心说上瘾了……
  心湖硬是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呵呵……刚刚只是‘迷’‘惑’敌人的权宜之计,教主大人你不会不明白吧,那些话绝对当不得真啊,我对教主您的敬仰崇拜之情那就好比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怎么敢对您有所不敬呢,还望教主千万要明鉴啊!……”心湖连忙苦着小脸喊冤。
  秦无炎‘唇’角噙着笑,轻轻托起她的手,手指摩挲着她纤细的手腕。
  他的眼神妖娆,缠绵如织,却让她浑身悚然一寒,一滴冷汗划过后背,好恐怖的煞气!
  “看起来你对我面具下的脸很有见解?”
  “绝对没有啊!全是我信口胡诌的啊!!教主大人一定是天姿国‘色’倾世俊颜不想让我等凡夫俗子窥探亵渎神尊,所以才用面具遮面……小的绝对不敢觊觎教主的美‘色’啊……”心湖连忙辩解道,不仅将自己原本的说辞彻底翻盘,还摆出极尽谄媚讨好的嘴脸。
  “喔?是么?”秦无炎‘唇’角噙着笑,手抚上她的头发,指尖从她的发间温柔穿梭,很是柔情蜜意。
  “嗯嗯嗯……”在他的动作下,心湖只觉头皮一阵阵发麻,极度不安。
  “其实,你若是想看,跟我说便是。”
  秦无炎白皙如脂的手指穿梭过心湖乌黑如缎的发,然后在她鼻尖轻点了一下,唇角噙笑,闲适惬意地像在逗弄豢养的宠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