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33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而其他的人听到心湖的话,偷瞟了眼那位面目丑陋的同门,唇角忍不住直抽抽,都努力抿着嘴憋着笑。
  “其他男的都给我出去!我一个纯洁的大黄花闺女,屋里站这么多男人,闺誉要是被你们毁了,我跟你们所有人没完!!把你们一个个都割了做阉人!!哼哼!!!”心湖跳将起来,双手叉腰,充分表现出市井无赖气质。
  登时,屋内的雄性动物双腿间都不由一紧,浑身不适,夹着腿溜了。
  于是……又被赶出去几个。
  “我想吃粉蒸丸子,一品汤,鱼肚煨火腿,梅花包子,还有五香肘子。”她对那个鹅黄罗裙的女子报了一堆菜名。
  相较于武林知识的匮乏,对于美食的认识,唐心湖可是有多年偷食经验积累的吃货,她刚刚说的这几样,都是费时费力的菜肴,不花上几个时辰功夫做不好。
  “对了,我还想喝菊花普洱茶,甜品要红豆汤。”

  她都提要求了,之前说听命吩咐的女弟子不好不遵从,但是面色明显犹豫。
  “怎么,难道还怕我跑不成?!”心湖柳眉一竖,猛地一掌拍在桌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气势惊人。
  “有这位大哥在,瞧瞧他威武强壮的体格,本事一个得顶你们多少个,我都快要饿死了,快去快去,别都杵在这儿看着我难受。”心湖将手臂搭在刀疤脸的肩上,挥手赶人,表情不耐。
  心湖恼羞成怒拍案而起的模样,看上去相当彪悍霸气,成功把几个小姑娘给震慑住了。
  于是乎,那些女子只得灰头土脸领命出去了。
  终于,屋子里的人被一波接着一波赶走了。
  “嘶……”
  等门被关上,心湖低头发出一声疼的闷呼。
  “师姐,怎么了?”出于慎重,陆谷书依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表情木讷,用密语传音跟她交流。

  唐心湖左手叠着右手搁在肚子上,躬着身子,眉头紧蹙,痛苦的表情较之刚才的做作,显得相当‘真实细腻又感人’。
  “刚为了追求效果震撼,手心拍在桌子上太卖力,可疼死我了!!”心湖同样用密语传音回到。
  陆谷书:“……”
  等心湖哎唷哎唷了好一阵儿,才挺起腰缓过来,把注意力挪到正事上来。
  “师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当时,我看到一个戴面具的人抱着你欲离开碧落山庄,于是我悄悄跟在后面,观察了很久后趁机打昏了他们其中的一个手下,再用易容术伪装混了进来。”陆谷书解释道。

  “三师弟,嘿还别说,你现在的手艺简直太赞了,我完全没看出来!”唐心湖忍不住啧啧称赞。
  面对唐心湖的夸奖,陆谷书依然保持面瘫,宠辱不惊,刀疤脸不见丝毫表情波动。
  “师姐,我沿途一路都做了记号,师父若是看到了,很快便能找到我们。”
  闻言,心湖不由眼睛一亮。
  三师弟智慧过人,又心思敏锐,有这个师弟在,犹如给她吃了颗超级定心丸,果真安心不少。
  “对了,你看到大师兄和小师弟了么?”
  “对了,你看到大师兄和小师弟了吗?”心湖问。
  “大师兄和小师弟?”
  对于这个问题,显然陆谷书不甚明了。
  “三师弟,你一会儿去打探一下情况。据我所知,大师兄已经被魔教中人囚禁,至于小师弟,应该跟魔教的左护法云若扬在一起,云若扬的本名叫柳晏,他是小师弟的亲哥哥。”唐心湖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下目前她所了解的情况。
  “好的。”
  “对了,师弟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那个魔教教主秦无炎‘阴’险狡诈,手段毒辣狠戾,千万不要被他们发觉了。就算救不了我们,你逃出去跟师父报信也好。”
  在这种被人囚禁的时候,‘女’侠依然充分展现出了大局观和果敢风范。
  “嗯。”
  “不要在这里呆太久,外面的人会起疑心的。”
  “师姐,那个秦无炎为何要将你带回魔教?”
  临出‘门’时,陆谷书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闻言,心湖眼尾一‘抽’。
  她跟那个家伙之间扯不清道不明,倘若平铺直述则在外人看来必定‘奸’情万分的关系,如何与亲亲师弟道也?
  但是,若是被这么一点点小困窘就刁难到,又怎么称得上是满肚鬼点子馊主意借口搪塞之词的二师姐呢?
  “那个秦无炎与师父是旧识,看来跟师父有颇多恩怨纠葛,所以当知道我们是不二‘门’的弟子,便软禁了我,抓了大师兄,想以此来胁迫师父。”
  心湖很快说出了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原来如此。”
  “师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你们周全。”

  这句话,绝对算是唐心湖自捡到这位寡言少语的三师弟以来,从他口中说出的一句最富有感情‘色’彩的话了。
  虽然经过易容术乔装的脸表情依旧冷漠,但眼神却十足温暖。一股甜甜的暖流涌过心田,心湖当即就小感动了一把。
  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同‘门’师兄弟这种有爱的存在,让她可以全然信赖,依靠。
  果然,她当初决定要嫁就嫁不二‘门’的想法,是如此的有先见之明啊。
  ##########################################
  三师弟出去后,心湖就躺到了‘床’上,盖上被子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江湖生存守则第一条:
  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只有养‘精’蓄锐保持充足的体力和充沛的脑力,才能应付好随时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

  那种不配合被俘身份,要死要活没完没了的傻蛋,通常是死得最快的一个。绝食抗议拼死抗争什么的,实在违背咱‘女’侠这种贪生怕死的天然属‘性’。
  就在心湖躺在‘床’上总结江湖生存法则时,‘门’外传来了些许异常响动,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有人悄悄推开‘门’,走进了屋子。
  是秦无炎吗?心湖暗自揣测,可是,他的话,大可不必如此小心翼翼。

  “谁?!”心湖猛地从‘床’上跳起,大叫一声。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那人冲过来,飞快捂住了她的嘴巴。
  他冲她摆了个嘘声的嘴型。
  对上眼前这张俊秀容颜,云若扬?!
  认清来人后,心湖点头表示配合,云若扬松开手。
  “你怎么来了?秦无炎知道吗?”心湖问出心中疑‘惑’。
  避开她的问题,云若扬却忽然反问她。

  “你跟教主……是什么关系?”
  心湖:“……”
  为什么短短时间内,她要被两个男人询问她跟秦无炎的关系。
  她跟秦无炎?
  除了极其偶尔的‘摸’‘摸’‘揉’‘揉’捏捏抱抱和亲亲以外,苍天在上,她跟那家伙真的是一清二白,半吊钱关系都没有啊!!!
  不过,面对云若扬,她显然不用像对自个儿师弟那样诸多避讳。
  “他对我下毒……威胁我利用我轻薄我还要我跟他回魔教!!”唐心湖气鼓鼓地一句话一口气控诉秦无炎的无耻暴行。
  云若扬一怔,显然没有想到答案会这么……带感的重口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