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57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呵呵……我只加了两味‘药’材,不仅让这‘药’‘性’更猛,而且……也让原来只是催情的‘药’变成了致命的毒‘药’!”
  秦无炎的身体赫然一抖,脸变得纸一样白。
  “而且,我看你怕是连原本的解‘药’你都还没配出来吧。也就是说,这丫头的毒,根本无‘药’可解,所以你才给她服了血凝丹。”
  说到这里,阮止水突然轻叹一口气。
  “其实,原本你们不给她服血凝丹还好,只要运功把毒‘逼’到一处,然后放血就可以了。现在,她体内的两颗血凝丹早已融入她的每一处血脉,运功也没有用了。”
  “唉……只能算这丫头倒霉了。”

  阮止水将目光投向陆谷书怀里昏‘迷’不醒的心湖,目光颇带着几分惋惜。
  “你的意思是她已经无‘药’可救了?”
  原本一直还保持冷静听着他俩对话的洛冉初开口问到,表情堪比秦无炎的难看程度。
  素来温柔舒浅的眼神此刻‘射’出冰寒的冷刃,压制着情绪不立马把阮止水给宰了。
  “那倒也不是。”

  阮止水话锋陡转,却卖起关子。
  “把话说清楚!”秦无炎朝他暴吼。
  “其实……要救她也很容易,只要用解情毒最直接简单的方法。”
  他的视线轻轻扫过秦无炎,最后落在洛冉初的脸上。

  “冉初师兄,接下来,就不用我再详说了吧,呵呵……”他不咸不淡地开口,做了个总结。
  “让她活活被情毒烧死,还是你们中的谁舍身取义,自己看着办吧。”
  阮止水冰雪般美丽修长的手指挪向搁置在茶桌上的‘玉’盏,可是指尖还没触到,就听到‘铿’的一声,‘玉’杯盏被秦无炎飞出的柳叶镖所击打碎裂,瞬间爆裂开,水和碎片刚要溅到阮止水身上,就被他身旁的一名随从迅速挡住,并未溅到分毫。
  阮止水非但没有生气,‘唇’角反而绽开一抹灿若莲‘花’的笑。
  “啧啧啧……你杀了我也没用,再拖下去,这丫头就要玩完了。”
  似乎为了响应他的话一般,陆谷书怀中的唐心湖嘤咛一声,似乎极其难受的开始挠自己的肌肤。
  而且下手力道极其狠,指甲划过的地方,全部都是血痕,衬着她娇嫩的肌肤,分外浓‘艳’的触目惊心,她却仿佛不知痛一般地死命抓着,挠着。
  陆谷书焦虑的连忙扣住她的手腕,阻止她虐待自己,可是她的体温烫的吓人,而且身上不停冒汗,就像从水里拖出来的,全身都湿透了。
  “师父,快救师姐!”
  陆谷书的脸上呈现从未有过的焦急,他求助地看向师父,等待他的决断。
  这一刻,气氛让人窒息地沉重,有什么压得人快喘不过气来。
  “解开锁灵针,把她‘交’给我吧。”秦无炎开口,神‘色’从未有过的哀戚。
  “我以前从没求过你,冉初师兄。”最后这几个字,毫不掩饰的恳求,冉初师兄,他加重了这几个字。
  可是,洛冉初却并未抬眼看他,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般,沉默,肃穆。
  终于,仿佛化作一尊千年雕塑般伫立的洛冉初,轻轻启开‘唇’。
  “古书,把心湖‘交’给我。”
  闻言,所有人都看向他。
  但是,洛冉初的眼神‘射’出前所未有的冷厉,仿佛任何事情都已经改变不了他的决定,周围的一切,也都不在他眼中。

  陆谷书垂下头,默默地将躺在他怀里的心湖‘交’给洛冉初,他低着头,但是手臂却无法抑制地颤了颤。
  洛冉初接过心湖,手臂一抬,将她在怀里裹得紧了紧。
  “照顾好你大师兄。”丢下这句话,他足尖一点,抱着心湖飞了出去。
  接下来,整个风云厅,是死一般地静默,像一座废墟。
  过了好一会儿,阮止水百无聊赖般支起下巴看着对面低着头,似乎睡着了般很久没有动作的秦无炎。
  “呵呵……”
  秦无炎骤然抬起头,凤眸竟然是血一般的红‘色’。
  看到他杀人般戾气‘阴’毒的眼神,阮止水先是一楞怔,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他转身朝后面的随从吩咐道。
  “肚子饿了,去找点吃的。”
  “是。”几名随从领命离开。
  又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阮止水悠然自得的吃完两块桂‘花’糕,端起随从重新给他沏的茶,轻轻吹着上面漂浮着的碧绿茶叶,突然闲聊般地开口说到。
  “其实,我是骗你们的。”
  “你什么意思?!”秦无炎倏地抬眼看他,眼神中‘射’出嗜血的光芒。

  “我的确改过灵‘药’集里的几种‘药’,但是情毒的配方我没动过。”阮止水品了口香茗,不紧不慢地说道。
  “呵呵……所以,她不会死,只是会难受一阵子罢了。”
  “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此刻,秦无炎看他的眼神简直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千刀万剐,剥皮拆骨,食其‘肉’,饮其血的滔天怨毒。
  “因为,只要你不开心,我就开心。”阮止水眉眼一弯,‘露’出狡黠而得意的笑。

  “而且,你不觉得只有用这种方法,才是向那丫头说明我们三个师兄弟‘性’癖好没有任何问题的最佳证明吗?一举多得,岂不快哉?!”
  语毕,他似乎颇有些同情加遗憾的目光落在秦无炎的脸上。
  “你也听到了,那丫头一直叫的,可都是冉初师兄的名字,不是你喔~无炎……”
  “你们快去追!”秦无炎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朝身后的随从吼道。

  “已经晚了哟,无炎。”阮止水毫不介意地将最后一根稻草‘抽’走。
  风云厅里,重又恢复死一般的静默,夜晚的风穿堂而过,似乎在这废墟上‘吟’唱着挽歌,让人万念俱灰的冷寂。
  这一夜,对于心湖来说,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的前半段,很幸福……中间,很难过……后半段,疼痛和甜蜜‘混’杂‘交’织在一起。
  “唔……”
  心湖一声嘤咛,一团灼热的气体将她浑身包裹在其中,她觉得自己就像蒸笼里的大白包子,热腾腾的气体持续不断的烘烤着她,这种热躁感让她愈发烦躁,汗水不断的从她的‘毛’孔冒出来,所到之处只觉得麻痒难耐。
  她忍不住拿手去死命的抓,挠,只想缓解这种要命的难过,但是,她的手却困住。
  一个温柔如羽‘毛’般的声音在她耳畔低语,恍若‘春’风拂柳般轻轻柔柔地吹入她的耳孔。
  “不要抓。”
  那个声音是那般好听,就像淙淙泉水在流动般的舒缓,美妙,她紧皱的眉头也被一个不轻不重的力道‘揉’着,让她原本蜷缩在一起的身体慢慢舒展开来,就像躺在大自然的怀抱。
  身上的束缚被渐渐的解开,她就像躺在襁褓中的婴儿,有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
  突然间,毫无防备的身体陡然间的痛楚让她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即使在睡梦中,这样的痛也让她十足十忍不住哀嚎起来。
  可是,‘唇’却被堵上,羽‘毛’般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畔,将她痛苦的闷哼全都淹没,她只觉得好像身体覆盖上了柔软的散发着松木和檀香味道的被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