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66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就先挑关键的说呗。”心湖用力‘揉’着老伯的肩膀,按捺不住的兴奋。

  “那怎么行!我们讲故事就像做文章一样,要讲究一个起承转合,开头,过程,转折和结尾都要‘交’代的清清楚楚,不然,怎么能做到条理清晰,足够详细,让听众没有理解偏差。”老伯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是是,美男伯伯教训的是。”‘女’侠点头哈腰,反正现在线人已经在她手里,她立马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毕恭毕敬状,更卖力地帮老伯捏着肩膀。
  这下,他才稍显满意,继续开口说话。
  而接下来讲述当年师兄弟三人之间恩怨纠葛的过程中,心湖果真再没有‘插’嘴打断。

  心湖曾经做过很多种假设,但是偏偏没想到,一切的缘由,竟是一个妒字。
  三师兄弟之间,原本和和睦睦,还算相亲相爱。
  据心湖脑补大抵是因为他们的师父不尽职尽责,徒弟管收不管养,常年云游四方,以至于洛冉初只好代替这个老头既要当师兄,又要当家长的。
  不过,让她十分难以想象的是,在老伯的描述中,当年的秦无炎,可是跟现在这个妖孽又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大相径庭。
  少年时代的他,很纯很天真。‘性’格也乖巧,根本不是她认知中那个‘阴’狠又邪恶的家伙。

  而阮止水呢,也不是现在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寡情模样。相反,他的个‘性’总结下来是倔强、别扭,争强好胜。
  她的师父洛冉初呢,就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云淡风轻,心‘性’淡泊。但是对两个师弟的照顾,他称得上极好。
  论及习武天分而言呢,这三个徒弟,洛冉初是最好的,但是也是最让老伯叹气的。
  因为洛冉初天‘性’冷感,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不上心,较为随‘性’。

  其次就是秦无炎了。无炎是属于乖巧听话的孩子,一般师父‘交’代的任务,他没日没夜废寝忘食也要做好。天资也极其聪颖,虽然不像洛冉初那样信手拈来便可成,但是加以时日的磨炼,便可以做到。
  而问题,也就出在了这里。
  阮止水,是三个人中最要强的,可是偏偏资质虽然算不错,但比起另外两个天赋异禀的,能比吗?
  而冉初师兄,他自然怨不起来,那嫉妒怨恨的矛头就都指向与他年龄相仿,却样样做得比他出‘色’的秦无炎身上了。

  终于,积怨越来越深,然后,就开始变态了。
  有一天,让阮止水寻到了机会。
  事情呢,就坏在灵‘药’集这册子上。老伯平生有一大爱好,就是喜欢没事收集些秘笈典藏,越古怪越‘精’妙的他越爱。至于他怎么得来的呢,基于不是重点,就被他自动跳过了。
  灵‘药’集一共有两本。是老伯在南疆玩耍时无意中得来的,他拿到以后就随手‘交’给了洛冉初保管。
  但是不知道书什么时候被阮止水给偷了一本去,还编了个理由让秦无炎去帮忙炼制里面的‘药’。其中一种,是能叫人‘精’神失控的‘药’。
  ‘药’炼成以后,他就悄悄用在了秦无炎身上。

  结果自然是秦无炎突然间狂‘性’大发,跟阮止水对打,还把阮止水往死里揍,这一幕正好被洛冉初看到了。当然是阮设计的。
  再然后,洛冉初情急之下阻止秦无炎,意外在他脸上划下一道很深的伤口,而阮止水则趁机出手将秦无炎打成了重伤。
  等到秦无炎醒来的时候,自然一下子觉得天崩地灭的毁灭感,被自己最信任的俩个人所伤害……于是,含恨离去,也从此心‘性’大变。
  后来,他当上了魔教教主,而阮止水则如愿赶走了劲敌,占山为王。洛冉初因为觉得内疚,而远走他乡,隐居在不老峰。
  这一别……就是多年以后了。

  没想到,故事竟然这么复杂又简单,心湖还是忍不住一阵唏嘘感叹。
  她松开帮老伯按摩肩膀的手,站在旁边,心情一下子‘乱’七八糟。
  一则,是替师父觉得难过,毕竟,他算得上是最无辜的了。自己一手带大的两个弟弟,突然间一个出手伤人,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想必他当时也是由于难以置信,太过震惊和失望,才会没控制好下手的轻重。其实有时候动手打人的家长,比被打的孩子还要痛心疾首啊。
  至于另一边,她突然涌起一种对秦无炎说不出的同情和怜悯来。那家伙,没想到那么可怜,莫名其妙被陷害,被重伤,脸上还被最信任的师兄给划了一道伤口,抬眼可见的伤疤,每时每刻都在提醒他,曾经受到的来自至亲的伤害。
  天啊……他还能再苦‘逼’再杯具一点么?
  而对于阮止水,心湖也并不会觉得这个人有多坏。
  ‘女’侠并没有圣母情节,不觉得人生来就要忠厚老实善良,人首先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思考的,何况当年还是少年的阮止水。
  毕竟,从他的角度来说,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却偏偏怎么都比不过身边唯一的两个比较参照物。所以,一时之间想不开,做些违背道义的举动,也是可以理解的。说到底,也是一个杯具人物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孩子小的时候,要注意思想教育工作,发现问题,要及时疏导,不能只关注武功造诣成绩提高啊这些表面的东西,否则小孩极容易误入歧途。

  不然,也就不会造就现在这两个冷血残忍的大魔头啊。
  想到这里,心湖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眼神,看着那个正在眯着眼舒服地剔牙的老伯。
  “那他们三个师兄弟变成这样,你不管?”真是个不负责任的老头!
  “他们早到了可以决定自己行为的年纪,多些人生历练,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老伯似乎为了刻意体现其深刻的人生睿智,一句话被他说得意味悠长。
  切,说白了,还不就是不负责任。

  心湖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的心里憋闷,却又无法发泄。
  “‘肉’吃完了,八卦听完了,我要回去了。”丢下这句话,她就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地往来时方向走。
  “喂,小心湖,你怎么能过河拆桥啊,丢下我这个老头子不管啊……”身后马上响起一段又委屈又哀怨的呼嚎。
  心湖顶着满头黑线,抱紧小白,走的越发七窍生烟,虎虎生风。

  不一会儿,身后竟然安静了下来。
  心湖停下来,打量了周围一圈,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哪还有那个老头的踪影。
  咦,这样就不见了?她虽然心里生疑,但是一想到那老头,怎么都是那三个战斗级数深不可测人士的师父,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心湖琢磨了一小会儿,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咦,怎么走来走去,到处看上去都是一样的?!!
  心湖气喘吁吁地将小白放在地上,实在抱不动了,她半弯下腰撑着膝盖直喘粗气。
  四周都是绵延的雪山,半点房子的影子都没有,走了这么久,却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一样。
  难道是……‘迷’路了?!不是吧?!!伴随着日落西山红霞万丈的夕阳美景,心湖突然生出一种天要亡她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