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72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上了岸以后,风一吹,更觉得冷意像针一样不断透过每一寸骨缝往里窜,她屈膝把自己团成一团,冻得像筛子一样瑟瑟发抖。
  虽然她有点内力,但是绝对不足以抵抗这样恶劣的气候条件,而且,身上的衣服湿透了,被冷风一吹,很快冻硬了,像个冰壳子裹在身上。
  都是这个家伙害的!!

  心湖垂着脸,眼睛却要喷出火来,阿嚏!!她打了个超级无敌响的喷嚏。
  真想把这家伙碎尸万段,拿去喂小白啊。雪狼小白威风凛凛地抖了抖‘毛’:人家不是垃圾桶,嗷呜……
  阿嚏!!阿嚏!!又来了一个双响炮。
  阮止水眉蹙起,走过来,表情更显不耐。
  “你作为冉初师兄的徒弟,怎么内功如此差劲,简直是一无是处。”
  心湖垂着头,在心里默默将这家伙臭骂一百遍。

  不过,一股暖流透过肩头注入她的体内,心湖顿时觉得冻僵的血脉重新恢复了盎然生机。
  “谢谢。”心湖唯唯诺诺。
  “不用谢我,若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我早一掌将你拍死。”
  闻言,心湖一口小白牙磨得嘎滋响。

  “抓紧我。”下一瞬,他的声音传来。
  又是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心湖只觉一个天旋地转,人已经被抱着飞起来。
  风呼呼地刮过耳畔,等他们落地时,已经立在荒无人烟的雪山深处,一座小石屋前。
  这座石屋位置极其隐蔽,若不是阮止水一掌震碎了包裹在‘门’上厚厚的雪壳,她站在前面都真发现不了这白茫茫的一片中竟然藏着间房子。

  阮止水推开石‘门’,将她一把丢了进去。
  心湖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幸好地上有厚厚的羊‘毛’毡垫着,她也没摔疼,只是眼冒无数小金星。
  阮止水将‘玉’石匣子从她怀里取走,就忙他的去了,根本无心理会她。
  过了小半饷,心湖才摇头晃脑爬起来,相较于外面的冰天雪地,石室里出奇的温暖,不会觉得冷,而且很干燥。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心湖发现这个石室虽然小,但是‘床’,桌子,壁炉,茶壶用具,锅碗,被褥等常备物品竟然都有。
  看了眼阮止水,发现他盘‘腿’坐在‘床’上,正好打开了‘玉’石匣子。
  心湖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嗬!里面装满了琳琅满目的青‘花’小瓷瓶,他思索一会儿,取出其中一个瓶子,倒出几颗丹‘药’吞下。

  服了‘药’以后,他就开始自行闭目运功起来。
  心湖有些百无聊赖,她‘揉’了‘揉’饿扁了的肚皮,劳累了一整个晚上,出奇的饥饿困倦。
  四处翻找了一圈,终于让她找到了一袋米,而且重点是没有腐坏,显然这里的‘阴’凉和干燥,形成了天然的贮藏环境。
  反正阮止水也不管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心湖所幸自个儿为了生计忙活起来。
  她先把壁炉烧起来,然后拎着茶壶去屋外取了些积雪塞满,架在炉子上烧水,然后再开始煮饭。
  不一会儿,她就捧着茶杯坐在壁炉前喝起水来,温热的水下肚,顿时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抚慰了。
  又一会儿,锅里飘出了缭缭白雾,糅合着米饭的清香,心湖深呼吸了几口,只觉神清气爽。
  活着,真好啊……
  饭烧好以后,她回头望了眼阮止水,发现他还在打坐,一动不动,想了想还是不打扰他了,免得碰一鼻子灰。

  于是,她兀自捧着锅美美吃起饭来。
  ##################################
  小屋子里气氛颇为宁静祥和,一个运功调息,一个吃饱喝足了趴在羊‘毛’软垫上小憩。
  心湖所不知道的是,远在百里之外的另一座雪山深处,两名男子随着脚印寻到了湖边。
  然后,就看到了湖畔旁的雪白狐裘披风,被湖水打湿了,孤零零的躺在那里,仿佛泣诉着被人丢下的哀伤寂寞。
  大雪初停,墨蓝的湖水随风‘荡’漾起层层微澜,映衬在陆谷书清隽的容颜上,更显静穆,安谧。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径自朝湖里走去。
  身后的男子急忙拉住他。
  “我们再找找,唐姑娘许只是经过此地,不一定就……”
  当看到陆谷书脸上呈现出来的,如这湖水般幽深莫测的表情时,接下来的话连乔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在不在,找一找便知。”陆谷书淡淡地丢出一句,接着整个人便沉入到水里去。
  很快,他清隽的身影与深邃幽蓝的冰湖融为一体。
  #######################################
  “你过来。”
  心湖正在打盹,突然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一个如古琴般清雅低沉的声音。
  “嗄?”心湖睡眼‘迷’‘蒙’,一脸茫然。
  还不等她反应,腰上已经被一条白练缠住,嗖地一下被骤然的力道拖到‘床’侧。

  “你……你……”心湖看着阮止水那张静若莲‘花’的脸,一下子哑住。
  恢复得这么快,这货属‘性’是小强么?好失望……
  “我暂时压制住了逆流的筋脉,我需要你为我打通几个‘穴’道。”阮止水难得温气解释道。
  “喔。”心湖爬起身,朝他走去。
  阮止水虽然恢复了原本模样,但是明显眉眼间些微憔悴,‘唇’‘色’泛白。
  此时,他换上了一袭雪‘色’长衫,头发用白‘玉’簪子挽起,青丝如瀑蜿蜒肩头而下,别有一番纤弱风情。

  从未见过阮止水这么软弱的模样,心湖毕竟有些不忍。
  “你……会好吗?”
  阮止水清冷的目光从她脸上刮过,掀‘唇’,不急不缓吐出一句。
  “你放心,我已经走火入魔,现在能勉强压制住已是侥幸,若要恢复原本的光景,几年内基本不可能了。”
  他的语气很平静,难辨喜怒。
  但是,心湖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虽然有几分庆幸,但是同样又升起几分歉疚。她低头无言,道歉对于这个魔头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她相信他宁愿她安静点。
  心湖坐在‘床’上,根据秦无炎的指示,开始认真帮助他打通‘穴’道。

  几个时辰后,随着阮止水身子一俯吐出大团大团的乌血,心湖也软倒在枕头上。
  好累啊……幸好开头吃了饭,不然,她说不定在运功途中,就眼一黑‘腿’一蹬撅过去了。
  刚才在帮他运功疗伤过程中,心湖发觉他体内淤积着大量的‘阴’寒之气,应该是走火入魔时被反噬了。
  所以,她‘花’费了大力气帮他‘逼’出体外,自己也是累个够呛。
  阮止水吐完血后,躺倒在她身侧,有些血沾染在他雪白的衣襟上,看上去异常鲜‘艳’刺目。
  “呵呵……没想到我一直算计陷害,将他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竟一时不察栽在你这个丫头手里。”

  “真不知是因我太过自负,还是天意如此。”阮止水轻叹一声,语气里透着看破尘世般的苍凉。
  说到底,他现在这个惨样与自己不无关系,心湖的内疚更甚。
  “你想不想吃点东西,我把饭热热。”
  “不用了,给我倒杯水就好。”阮止水似乎‘精’疲力竭,躺在‘床’上,语气也从未有过的柔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