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如狼》
第73节

作者: 亮喵喵

收藏本书TXT下载
  “好的。”
  心湖连忙翻身下‘床’,给他倒了杯水,并扶着他喝下。

  “你休息一会儿吧。”
  心湖有点局促而已地站在‘床’边,面对柔弱版的阮止水,她有点不知道该拿出何种态度。
  “这里只有一张‘床’,你上来吧,我不介意。”
  阮止水身体往里侧了侧,给她留出一块空间。
  额……可素我应该介意吧?心湖呆。
  但是想了想反正两人之间比这更过分的身体接触也不是没有,推拒未免矫情,而且她不想在地上睡,被子也只有一‘床’。
  只稍微顿了一下,她便自然地爬上‘床’,在他身旁躺下,但是她还是刻意保持了些距离。
  当她转头向阮止水看去时,却发现他闭上眼睛,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

  反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心湖轻嘲了一下,闭上眼,很快也睡了过去。
  心湖‘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
  她生病了。
  回想昨天的经历,被冻了一夜,又跳到湖里,然后又运功几个时辰。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生病,那只能说她的**属‘性’已经登峰造极。
  她病了,染了风寒,由此证明,她只是个一般普通而已的‘女’子。
  “咳咳咳……”眼皮抬不起来,喉咙好痛,头也痛,四肢灌了铅一样的沉。
  好容易费力睁开眼,心湖张望了一下,有片刻大脑空白,然后……一偏头,看到躺在身旁的脸,想起来了。
  “你生病了。”阮止水的目光在她脸上停驻,那双浅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温度。
  “嗯。”心湖习惯成自然地等着下文,这张漂亮的‘唇’吐出淡然的刻薄之语。
  “这里没有风寒‘药’。”
  “嗯。”嗄?心湖怔忡。
  他……这是关心我,难道天下红雨了?
  “不要拿这张丑脸看着我。”

  心湖:“……”嗯,正常了。
  “那你离我远点,我会传染给你,咳咳咳……”心湖背过身黯然神伤,更加剧烈的咳嗽。
  生病中的‘女’子格外脆弱且情绪化。呜呜……她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
  阮止水眉微蹙,坐起身斜着睥睨她一眼。
  “很吵。”
  心湖抿紧‘唇’,想制止住自己的咳嗽,孰料,这种事越是阻止越是想咳的厉害……
  过了一小会儿,破功后就是惊天动地的一通猛咳,咳得她心肝脾肺肾都疼了。
  手腕上轻搭上一个冰凉的手,不一会儿,又移到她的额头。

  然后,阮止水将她从‘床’上几近野蛮地拽起来。
  心湖像块‘肉’一样绵软无力,若不是阮止水架着她的肩膀,她就又躺倒下去。
  “你……”还没说完,她的哑‘穴’就被点住了。
  阮止水把她架起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思考完毕,阮止水把她像是拽麻布袋一样从‘床’上拖起,然后丢到了壁炉前,随手捡起几块柴火丢到了炉子里,让火烧得更旺。
  心湖的眼睛被憋得泪水直冒,鼻子不通,咳又不能咳,没一会儿,她就彻底昏‘迷’了……
  ##################################
  等‘女’侠活过来时,身旁的炉火燃烧得很旺,木柴发出噼啪吡啵的声音,还有些火星跳跃,屋子里光线很黯淡,重重的暗影,看来此时天已经黑了。
  她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衣服都被汗湿透了,黏腻的沾在身上,额头上脸上都是被火烤出来的汗水。
  心湖抬手解开自己的哑‘穴’,坐起身,倒是发觉头不疼了,鼻子也不堵了,浑身虽然依旧疲乏无力,但总之,是有所好转。
  好渴啊……她艰难地爬起来找水喝,发现桌上已经放了一杯水。
  她瞅了一眼在‘床’上静坐的人,想起他的恶劣行径,她鼻子不由冷哼一气,端起杯子就大口大口喝起来。
  喝完水,心湖将杯子重重放在桌上,砰的一声响。
  发觉对方根本没有反应,她顿时觉得无趣又泄气。
  不舒服的扭了扭脖子,低头闻了闻身上的味道,一天一夜过去,‘女’侠身上都馊的跟咸菜一样,还汗哒哒的,内衫湿乎乎贴在皮肤上,很难受。
  她径直走到柜子前,翻出一件雪白袍子,应该是这个家伙的……
  此时,心湖的位置正好背对着‘床’,所以她回头瞄了阮止水一眼,发现他闭着眼睛,像是被冰冻住静止了般,一动不动。

  不过,也好,这样就不用担心他偷看自己换衣服了。
  心湖迅速地将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外袍,内衫,脱到只剩肚兜时,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下来。
  将身上擦干爽以后,她换上了阮止水的衣服,然后把脱下来的衣服架在壁炉前烘烤。
  等她做完一系列动作以后,不经意一回头,把她吓得后跳了一大步,手捂着‘胸’口,受惊不轻。
  “你……你……偷看我!!”心湖有点怒不可遏,指着阮止水暴吼。
  阮止水轻眨了下睫‘毛’,浅琥珀‘色’的眸子依旧淡漠。
  “果然乏善可陈。”他樱‘色’朱‘唇’轻启,下了个结论。
  “你……‘混’蛋!你……‘色’狼!”平时巧舌如簧的心湖,此刻绞尽脑汁就丢出两个骂人的字眼。
  “你也曾看过我的全身。”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一语戳中,‘女’侠有点语塞结巴。
  “嗯?”
  “好吧,算了……就当我们扯平了。”镇定下来后,心湖回想了一下,她换衣服的时候是背对着他的,他顶多看到个背,再怎么说她也是划算的吧。
  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阮止水又凉凉丢出一句。

  “不过,形状还可以。”
  形状?形状?什么的形状?!
  “你……你……你……”心湖脸唰地通红,就跟那熊熊燃烧的炭火一样,仔细一看,头顶还滋啦冒出白烟。
  袖子一甩,心湖一屁股坐回壁炉前,干脆不理他,愤愤又抬手往炉膛里扔了几块柴。
  ‘摸’一‘摸’肚子饿了,她想起锅里还有饭,站起来去找锅,揭开盖子,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不用说,肯定是阮止水在她昏‘迷’的时候,都吃掉了。
  简直可恶的令人发指!!

  心湖气呼呼地推开‘门’,冷风嗖地狂灌进来,侵袭了一室的暖馨。
  “你做什么?”阮止水的声音平静地在背后响起。
  “我要回去了!!”
  心湖想,要是再跟这家伙呆下去,没被他杀死,她也要气死!况且,她不是对他还有利用价值么,他也不会杀她。
  “是该回去了。”阮止水不紧不慢下了‘床’,朝她走过来。
  “既然早就能回去你怎么拖到现在?!”心湖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那她在这个鬼地方耗这么久,两天就进一次食,吃的还是光米饭,这白糟的是什么罪!
  “你不是生病了吗?”阮止水反问她。
  “可是……可是……”
  难道他把她点了哑‘穴’丢到炉火旁是给她治病……所以还在此地多停留一日也是等她身体状况好点?

  心湖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