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8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刚要说点什么,他就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说:“好好干。”

  说罢,他就往电梯那边走了过去。
  袁氶刚走后,我一个人站柜台外面待了一会儿,然后就往里面走去,站到柜台的里面,想着整个荣吉的夜当都要归我管理,我的精气神瞬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柜台上面有很多的账本,而且都是用毛笔写的,账本上记录了整个夜当的存货,可奇怪的是,那些存货是谁当到这里来的,却没有什么记载。
  在账本的旁边,还有一个玉杆的毛笔,虽然不是古物,可玉质却是极为上等的。
  玉杆毛笔的旁边,放着的是四大名砚之一的端砚,端砚的石质坚实,可在研磨的时候却能给人柔、润、嫩的感触,上好的端砚更是不惧酷暑、寒冬,发墨都都极快,同时它对水汽也是极为敏锐,古有哈气研磨之说。
  想到这里,我就对着砚台哈了一口气,想要看看能不能研出墨来。
  我这边刚张嘴,电梯门就开了,袁木孚出了电梯看到我的样子就笑了笑说:“砚台不能吃,你若是饿了,我去楼下给你买点吃的。”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没想到袁大哥也会开玩笑。”
  袁木孚笑了笑说:“以后这夜当咱们两个看着,我父亲他差不多可以退休了,当然遇到什么我们拿不定主意的事儿,也可以随时请教他。”
  袁木孚在这里陪着我,我心里也是感觉安稳了很多,若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着这么大的夜当,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踏实的。
  接下来袁木孚没有来柜台里面,而是在楠木小桌旁边坐下,然后玩起了手机。
  一边玩他嘴里还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蒋苏亚那个丫头不错,至少比张芸强很多,我看你俩已经眉来眼去了,说不定你俩真有戏啊。”
  被袁木孚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泛起一阵奇怪的感觉,而蒋苏亚那甜甜的笑容也是浮现在我的意识里。
  在柜台的侧面,有一张躺椅,可我却没有心思睡下,因为这夜当里面的好东西太多了,琳琅满目,让人越看越兴奋……
  如果我有荣吉一半的股份,那将来这些东西就有一半是我的了。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还是很兴奋,直到袁木孚告诉我,夜当要关了,我才回过味来,意识到自己有些困了。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袁木孚给了我一张电梯卡说:“以后用这个才能上来。”

  我接过来点了点头。
  来到楼下的洗车店,袁木孚就对马叔、马婶说了一句:“以后宗禹就是楼上的房客了。”
  马叔和马婶立刻对着我恭敬地道了一句:“宗先生。”
  我的那辆奥迪a3已经被洗的很干净了,袁木孚没有上我的车,而是让我先走。
  我也是点了点头。
  驱车离开后,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家可归了。
  爸妈在省大的职工宿舍楼,我不想去,爷爷的别墅又没了,所以我就把车子开到附近的一个酒店,开了一间房休息。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我赶紧拿手机给经理张丽打个电话,告诉她我下午去周家做评估,上午请半天的假。
  我着急忙慌地说了半天,张丽那边就笑着说:“木孚已经告诉我你会睡过头了,你安心休息吧,我这边不会扣你工资的。”

  我这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谢谢了。”
  又和张丽寒暄了两句就挂了电话,我这是睡糊涂了,把张丽和袁木孚是两口子的事儿给忘记了。
  我这边没有睡下去,起床收拾了一下,吃了点东西,我就给周瑾舒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今天可以上门估价了。
  周瑾舒那边立刻高兴道:“太好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说:“我现在就有。”
  周瑾舒立刻道:“正好,我和我爸都在别墅这边,你过来吧。”
  我“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把袁氶刚给我的命尺放到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然后就驱车往西山别墅去了。
  这次我过来的时候,周瑾舒已经给保安打好了招呼,保安没有拦我,我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周瑾舒别墅的院子里。
  周瑾舒依旧撑着太阳伞在等我,再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窝已经深陷,而且很黑,眼里的血丝又多了不少,她距离“刑死之日”又近了一些。
  见状,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别墅的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诡异,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态才和周瑾舒打招呼。
  周瑾舒一边领着我往里走,一边说:“我父亲已经等你很久了。”
  我礼貌地回了一句:“抱歉,久等了。”
  进了别墅的大门,我就发现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长腿美女,她穿着牛仔短裤,刚刚包住臀那种,头发很长,散在身后,茶几上还放着一副大框的眼镜,她的双腿搭在茶几上,手里拿着手机在刷着手机的屏幕。
  这个女人是张芸?
  在认出张芸后,我疑惑地说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张芸也是有些惊讶:“是你?原来周姐说的贵客就是你啊。”
  说着,张芸露出一脸的不削来。
  周瑾舒疑惑道:“你们认识?”
  看来她并不清楚我和张芸之间的事儿。
  张芸把腿从茶几上收回来,然后起身把大框眼镜戴上说了一句:“算是认识吧,不熟。”
  我也点头说:“的确是不熟。”

  周瑾舒心里记挂着青铜棺的事儿,就没有多追究我和张芸的关系,便说了一句:“等一会儿宗禹给我们家的东西估价结束了,你们再细聊,我们先上楼去了。”
  张芸摆摆手说:“你们先忙吧,我和宗禹没啥好聊的。”
  我则是对张芸说了一句:“告诉你那个开卡宴的男朋友,出门低调点,不然要倒大霉的。”
  张芸“嘁”了一声说:“要你管。”
  大概是因为受到这别墅气氛的影响,张芸脾气说上来,就上来了。
  见我和张芸有吵起来的趋势,周瑾舒就道了一句:“芸芸,别闹,这是我们家的贵客。”
  张芸这才说了一句:“好的,周姐,我等你,一会儿忙完了,咱们去喝酒去。”
  周瑾舒点了点头。

  看来她们两个是经常一起混迹夜店的闺蜜,就是年纪差了一大截……
  很快我们就到了周家的书房,周国良已经等在那里,比起昨天,他已经变得有些沉不住气了。
  我一进门,周国良就掀开青铜棺的红绸子说:“宗小先生,您掌掌眼吧。”
  我点了点头仔细去看那青铜棺。
  就是这东西影响到了我的命格,我轻轻弹开自己右掌,掌心全是汗,那一条红色的掌纹格外的显眼。

  见我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周国良就问我:“宗小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了一句“没”,然后把右掌合上,开始专心看那小青铜棺。
  这小棺材表面没有任何的雕饰,用手触摸便会传来一阵阵的寒意,这种寒,就好像是寒冬腊月扔在冰天雪地冻了一晚上的那种。
  小棺材虽然没有任何的雕饰,却是上等手艺出品,青铜用的是古铜新炼,虽然重新炼制了一次,但是里面的古味,依旧十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