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9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用鼻子在小青铜棺上嗅了嗅,不由感觉一阵晕眩,同时好像一阵寒风灌入了我的肺里,我不由“咳咳”的狂咳嗽了起来,肺里进了凉气的那种疼,也是给我憋出两滴眼泪来。

  周瑾舒赶紧问我:“宗禹,你没事儿吧?”
  我刚准备说没事儿,忽然感觉一股寒气从肺里往外涌,我使劲“咳”了一下,就感觉嗓子眼有点咸,我用手捂住嘴,然后就发现我咳出来的东西竟然是鲜血。
  而且是黑色的血。
  看到我咳血了,周瑾舒和周国良也是吓了一跳,两个人准备向我这边靠过来,我就抬手说了一句:“别过来。”
  周瑾舒和周国良愣在原地。

  我之所以不让他们过来,是因为我在吐了一口血后,就发现在青铜棺材上坐着一个不到一周岁的女婴,那女婴带着血红的肚兜,满眼的眼白,看不到任何的黑眼珠子。
  她的嘴裂开,好像是对我在笑,那笑容狰狞的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因为她嘴里竟是满口锋利的牙齿。
  我刚才还把头凑过去闻了一下青铜棺材!?
  我不会撞到那脏东西上了吧。
  她用一双眼白,死死地盯着我,让我浑身凝固,好像被灌注了水泥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周瑾舒、周国良,他们好像并没有看到青铜棺上的女婴,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周国良忽然说了一句:“我们两个去外面等着宗小先生吧,我们在这里可能会打搅到他。”
  我很想说,让两个人不要走,可被那女婴盯着,我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的嘴好像被缝上了一样。
  “嘭!”
  周国良和周瑾舒出去后关门的声音传来,而我心里则是不由一凉……
  那关门的声音让我有点绝望,而我面前的肚兜女婴,咧嘴的笑容更加的夸张,我甚至能嗅到她嘴里传出来的血腥味。
  这青铜棺影响到我命格的东西是这个脏东西吗?
  我脑子里飞快运转,回想爷爷之前讲过的,遇到脏东西后的处置办法。
  之前爷爷讲那些的时候,我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从来没有想过我真的会遇见。
  如今真遇见了,我脑子竟然是一片空白,爷爷说过的话,竟然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冷静,冷静……”我在意识里在提醒自己。
  可再看了看那咧嘴的女婴,我心里又忍不住大骂:“这他喵的怎么冷静啊。”
  这个时候,那女婴忽然站起来,看样子好像准备向我这边扑过来。
  在她做出弹跳动作的时候,我心里不由大叫“完了”。
  可那女婴刚跳起来,小脚还没有离开棺面,就“嘭”的一下又回到了青铜棺上,好像有什么力量束缚着她,让她无法离开那小棺材。
  我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我能动起来了。
  但是我的手脚、胳膊和腿都已经出现了冰凉和麻木的感觉。
  我身上的血液流动好像在之前停止了几十秒一样。

  我一拐一瘸地向后退了两步,然后飞快地活动双腿和胳膊。
  我本想逃出房间,可右手掌心的红掌纹却开始忽然发烫,而且马上就要留下烙印的那种,若是不能解决眼前的这件事儿,我的命格很可能真的要改变了,而我将变成一个短命鬼。
  所以我沉了一口气没有逃,而是缓缓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右手握住命尺的时候,我瞬间感觉踏实了很多。
  我肺里的那股寒气此时也被我咳的差不多了,一瞬间我感觉舒坦了不少。
  爷爷说过,脏东西都是由命而生,由气而聚,命绝了则散,气尽则亡。
  只是不知道我面前的这个小东西是因何种命而生的。
  至于它身上的气,寒冷、暴戾,这种气充斥着愤怒和抱怨,看来这女婴身前一定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
  “呜呜呜呜……”
  就在我思考这些的时候,那女婴忽然坐在棺材上低声的哭泣了起来,这声音并不像是普通婴孩的哭声,而是有点像野狼的低嚎。
  外面的周国良和周瑾舒二人没有动静,显然他们也是听不到这声音的。
  我手里捏着命尺,哆里哆嗦的指向女婴说道:“小畜生,休的造次。”
  我已经开始回忆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他说过,遇到脏东西不能怕,怕的话,心神就被会脏东西震慑住,那样的话脏东西就会趁机控制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无法动弹,出现浑身僵硬的情况。
  就好比我刚才。
  所以,我必须提起气势来,哪怕是强作镇定,也要把气势提起来。
  再者,对待脏东西,一般不要用尊称,尽可能用脏话去称呼他们,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道人鬼殊途。
  听到我的话,那女婴张开嘴,对着我露出一脸的愤怒的表情,若是她能离开小棺材,恐怕早就冲过来咬我了。
  看到女婴的模样,我有点怀疑爷爷教我的这些是不是在忽悠我,那女婴好像半点被我震慑住的样子都没有。
  见状,我抬起手中的命尺做出了一个打的动作。
  女婴很害怕地看了看我手中的命尺,然后在小棺材上,往后退了一截。
  看到女婴害怕,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试着往前迈了一步,不过我的心里却是慌得不行,双腿不听使唤的直打哆嗦。
  我仔细去看女婴的一张脸,双目,也就是监察官的命相已经被毁了,她的嘴突兀长出的牙齿,好像也是发生了变异,出纳官的命相也被毁了。
  不过她的鼻子、耳朵和眉毛却是完好的。
  鼻为审辩官、耳为采听官,眉毛为保寿官。
  虽为虚物,但生时的命相还是会遗留下来,我依旧能从她的五官中看出一些门道来。
  她的眉毛窄、稀薄,而且断断续续,是很明显的夭折之相。
  而她的鼻子扁平,感觉被双目狠狠地挤压着一样,这是明显的有冤不得伸的凄苦之相。

  最后她的耳朵,轮廓不完整,而且耳廓的最高处比眉毛低了了一指左右,耳高过眉,为吉,反之为凶。
  这女婴真是生了一脸的倒霉相啊。
  能将这些恶相集于一脸的,也不多见。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爷爷说过的一个邪恶的法事,据说有些人想要转运的话,会去请一些脏东西到家里,然后将其供养起来。
  而那些脏东西也是有要求的,比如他们生前的命相。
  命相太好的,反而不好用,因为俗语说的好“否极泰来,乐极生悲”,脏东西的坏带到身边,坏到了极致才会转运。
  所以转运的时候很多人会选择养邪物,而不是去供奉神佛。

  当然这种方法有损阴德和阳寿的,好运可能维持几年,甚至几十年,可终有用完的一天,等好运用完,那脏东西就会侵蚀供养者的身体,让供养者体弱多病,灾祸不断,最终横死暴毙。
  难不成周家养了转运的灵媒?
  想到这些,我就去看女婴,我忽然意识到,这女婴可能并非正常死亡,而是为了制造供养邪物,被人给害死的。
  这种想法,让我心中不由一激灵。
  再看面前这女婴的时候,我就不是那么害怕了,而是有点同情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