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11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周国良说:“自然是约定好的,只不过前些日子,我们去找那个大师的时候,就发现他人早就不见了,没办法了,我只能让瑾舒去找你爷爷。”
  “当年我们请转运灵媒回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你爷爷在省城一个投资会议上见面,他一眼就看穿了我们家的事儿,还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他。”
  我点了点头,事情的原委总算是清楚了。
  这转运灵媒已经过了失效,再留在身边,只会给自己带来厄运,我起了接周家单子的心思,有心思想要收转运灵媒,所以我的命格也发生了改变,我的掌纹才会出现这些变化。
  这个时候周国良又问了我一句:“您回收那东西,我们不要钱也行。”
  我说:“你们是不要钱,但是你们要命。”
  周国良立刻说:“我们给您钱,里面的东西值多少钱,我们按照估价的十分之一给您,东西您带走。”
  听到周国良这么说,我不禁有些见钱眼开,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小青铜棺里面的血玉。
  那血玉不仅材质上等,古朴的纹路和气息沉淀更有差不多千年以上,那是一块千年血玉,实属难得的珍品,再加上个头偏大,而且十分的完整,若是把里面的转运灵媒消除了,卖个七八百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至于消除转运灵媒的方法,我爷爷曾经说过,需要请转运灵媒的人,用自己的眉心血滴在灵媒上,用自己一年的寿命来偿还灵媒的恩情。
  灵媒若是肯收,那就能消除,若是灵媒不肯收,那就大事不妙,需要动手将灵媒打散。
  当然灵媒被打散的时候,和灵媒息息相关的事主会因此丢掉五到十年的阳寿。
  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凡是请灵媒的人,就要早早做好损阳寿的准备。
  以我现在的水准,要是和灵媒正面刚,怕自己也是凶多吉少啊。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就问周瑾舒说:“拿一根针来。”
  周瑾舒问我做什么,我就道:“取你的眉心血。”

  周瑾舒又问:“做什么用?”
  我如实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眉心位于相门十二宫中命宫,乃命之所在,灵媒可以通过眉心血吸取你一年的阳寿。”
  周瑾舒还想说什么,周国良就道:“赶紧去,还犹豫什么,你难道想要现在就死吗?”
  很快周瑾舒就取了一根针回来,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那根针在她的命宫扎了一下。
  周瑾舒闭着眼睛,不敢看。
  在我一针扎下去的时候,她轻轻地“啊”了一声,然后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不过她没有逃。
  我用针尖蘸了一滴周瑾舒的眉心血,然后飞快地将其滴在那千年的血玉之上。

  那一滴血就沿着血玉上的纹路流动起来,但是却没有渗进去的迹象。
  我这边已经满头大汗,周瑾舒的眉心血如果不进血玉,那就说明灵媒不接受周瑾舒的阳寿之礼,是要跟周家鱼死网破。
  见状,我就对周瑾舒说:“赶紧跪下和这灵媒道歉,捡好听的说。”
  周瑾舒没有多考虑,“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她的额头一边在地上磕,一边说道:“小妹妹,求求你,放过我吧,当年的事儿,我还小,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是稀里糊涂地就请了你回家,请你千万不要嫉恨我!”
  “你若是放过我,我在家里给你设牌位,逢年过节,我都会给你烧纸,添香,给你诵经祈福,让你有一个好的轮回来生,求求你,放过我吧。”
  周瑾舒说这些的时候,血玉上的那一滴血流动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看来这些话有效果了。
  我对周瑾舒说:“别停,继续说。”
  周瑾舒害怕,紧张,这个时候有点词穷了,她就把自己说过的话,翻来覆去的说。
  可血还是没有渗下去的迹象,我这边开始有点抓狂了。
  此时我的脑子里灵光一现,就问周国良:“你还记得当年那个大师的名字吗?”
  周国良说:“记得,叫徐坤。”
  徐坤?
  是赢走我爷爷所有东西的那个人吗?
  想到这里,我就补充了一句:“灵媒,你听好了,那个叫徐坤的人,将来我会去找他,你的这一笔账,我会帮你算上,你且安心去吧。”
  听我说完,血玉上的血液才慢慢顺着那些纹路渗了进去。
  我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周瑾舒一边磕头,一边哭了起来,同时嘴里说道:“谢谢你的谅解,谢谢,谢谢,谢谢……”
  她拼命地说“谢谢”,拼命的嚎啕大哭,看来是被吓坏了。
  我的掌心出了不少的汗,我轻轻吹了一下掌心,就发现自己右掌的红掌纹不见了,我的命格恢复如初。
  这次危难,算是过去了。
  大概是听到了周瑾舒的哭声,张芸“笃笃笃”的从楼下跑上来,推开书房门,看到周瑾舒对着我的方向跪着,张芸就一脸的惊讶问:“宗禹,你干什么?你欺负周姐?”
  我这边用身体挡住了书桌上的青铜棺,然后将其用盖子盖住,再用红绸子给遮住了。
  我不说话,张芸就叫的更大声了:“宗禹,你说话,周伯伯,你也不管管?”
  周国良看了看张芸,又看了看周瑾舒说:“你带着芸芸先出去吧,剩下的事儿,我和宗小先生谈,今天就不要去喝酒了。”

  周瑾舒点头,然后起身,她的身体颤颤悠悠的险些摔倒。
  张芸在旁边赶紧将其扶住,同时发现了周瑾舒额头上的血迹就说:“我带你去擦点药,一会儿我们再找宗禹算账。”
  周瑾舒对着张芸摇头。
  两个女人出了房间,周国良过去关了门,然后才对我说了一句:“宗小先生,我们来说说钱的事儿吧,价码,您来开!”
  提到钱的事儿,我也是一下精神了起来,将命尺塞回公文包后,我就对周国良说:“这千年血玉,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它最高报价多少,我折中一下,给你报五百万,你付给我十分之一,也就是五十万就好了。”
  其实,就算我再多要点,周国良也会给,但是爷爷说过,君子爱财,但不能太贪,否则好运就会被贪心挤走。
  听到我的报价,周国良就说:“嗯,价格公道。”
  我犹豫了一下说:“那合同的事儿……”
  周国良立刻道:“我起草一份赠予的合同书,这东西算是我赠予你的。”
  我犹豫了一下就说:“还是写赠予荣吉吧,我自己收不得。”
  我是代表荣吉来的,绝对不能中饱私囊,爷爷教导过我,若是有人要赠予我东西,一定要以荣吉的名义接受,切不可用自己的身份。
  当时爷爷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觉得爷爷是在说梦话,谁没事儿好好的会赠予我东西啊?

  没想到今天真有了。
  听到我的话,周国良也是点头笑道:“宗小先生的眼界和胸襟,一般年轻人还真比不了啊。”
  倒不是我不想要,实在是爷爷的话我不好去违背。
  我笑而不语。
  周国良继续说:“东西的话,您先带走,合同我会安排人尽快送到荣吉去,您看这样如何?”
  我说:“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