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13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接下来还要进行五次运算,由下向上得五爻。
  而六爻全,需要十八次反复运算。
  我这边反复变化桌上的筹策,嘴里念念有词,心里不停的运算,将近半个小时,我才松了一口气说:“夬(guai)卦,上六,无号,终有凶,象曰,无号之凶,终不可长也。”
  听我说完,蒋苏亚一脸迷惑道:“可以仔细解释一下吗,我不懂什么意思。”
  我深吸一口气,端起桌子上已经凉掉的茶水喝了一口才道:“别急,我正要给你仔细道来,你这次还真是遇到大麻烦了。”
  听到我说有大麻烦,蒋苏亚再次端正自己的坐姿,然后紧紧盯着我问:“什么问题?”
  我让她不要着急,然后才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边往竹筒里收拾筹策一边说道:“夬卦,上泽下天,誉为天上之水,本卦为上上之卦,是六十四卦中少有吉卦。”

  可能是我说的有点慢,蒋苏亚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竹筒,开始替我往里面装筹策,而她在夺竹筒的时候,轻微碰了一下我的手,让我心里一紧,差点破了功。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美女见的也不少,怎么一看到蒋苏亚就不镇定了呢?
  一边收拾筹策,蒋苏亚还反问我:“既然是上上之卦,我怎么还有麻烦啊,而且你还说我是短命相。”
  我缓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说:“你的麻烦正是因为本卦的大吉预兆而来的,天上水,为雨,雨润万物,可也可以积雨成灾。”
  “天上水,终落地,所以这一卦还有一个隐藏的卦理,上泽下地是为萃卦,不过这隐藏的卦理一般不会显现出来,就算偶尔显现也不会发生。”

  “但是你的却不同。”
  蒋苏亚问我:“哪里不同?”
  我继续说:“因为刚才给你卜卦的时候,我发现你的主卦太轻,而客卦太重,我简单解释一下,上泽为客卦,下天为主卦,卦理中主客的关系十分重要,也是剖析命理的主要手段之一。”
  “客方的太强,会导致主方被极限地削弱,甚至于透明和消失。”
  “主卦的天卦消失了,那天之下的地会为主。”
  “导致你的卦象大乱。”
  “虽然夬卦不明显,但是变爻却仍旧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上六,对了,上六也同尚六,是你的变爻,无号,终有凶,说的就是你本人不作为,导致灾祸临头。”
  “无号,就是不发号施令,不号召手下,再深挖,事主或懒,或让。”

  “我看你的样子,不懒,反而更像是在让。”
  “所以我推测,你们蒋家正在争权,而你却主动选择了退让,正是你的退让使得客方膨胀,实力增大,进而威胁到了你的权位,甚至性命。”
  蒋苏亚看着我,眼皮微微眨了几下,她不再打断我,而是在深思,这说明,我全然断对了。
  我继续往下说:“现在我们说回你隐藏的卦理,萃卦!”
  “传统卦理,萃卦象征主仆和睦,主客共同努力,振兴朝堂或者家族。”
  “可你卦理中的客方,破天而出,落地桀骜,而且胜势巨大。”
  “萃卦也提到,水满则溢,水凶则乱,放在你们家族,就是家族大乱之象,而且这卦象已经十分明显,这说明,你们家族的动乱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虽然你们隐藏的很好,外界还没有发现,但是迟早会露出端倪,这恐怕也是你爷爷带着你来荣吉夜当的原因。”
  蒋苏亚愣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你算的都很对,可这怎么会威胁到我的性命呢?”
  我叹了口气说:“客泽之凶,远超你的想象,萃卦问疾厄,除了映照你们家族的事情,还有映照出了你身体的卦理,胸腹水涨,而这种水涨不是病理,你上医院也查不到,而是一种慢性的毒蛊之祸,一旦毒蛊成熟,你必死无疑。”

  “啪!”蒋苏亚双手捂着胸口,手里的筹策筒就掉了下去,筹策也是掉了一地。
  我弯腰下去捡,同时慢慢地说了一句:“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不过解决毒蛊的方法,我却不太在行,我可以问问袁叔叔,看看他……”
  不等我说完,蒋苏亚忽然蹲下来,然后一把抓住我的手贴在她的胸口说:“帮帮我!”
  我不由脸一红说:“好!”
  蒋苏亚大概发现把我手放的地方不对,缓缓往前推了一下,继续拉着我的手说:“你真的可以帮我吗?”
  我说:“我先给袁叔叔打个电话。”
  蒋苏亚点头。
  等我把所有筹策收回竹筒,然后将其放到柜台那边后,我才拿起手机给袁氶刚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我听到袁氶刚那边传来戏曲的声音,隔着电话我仿佛都能看到他喝茶、听戏的悠闲模样。
  我直接把蒋苏亚的情况说了一下,袁氶刚那边停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地说了一句:“毒蛊吗?这蒋家不就是争个继承人的人选吗,至于用这么毒的法子吗?”
  我问袁氶刚:“袁叔叔,爷爷虽然跟我说过解毒蛊的法子,可您也知道,我根本没有练过手,我怕出了问题,害了人命。”

  袁氶刚“嗯”了一声道:“这样,我联系一个人过去帮你,作为荣吉夜当的大朝奉,你总不能两个打下手也没,不过丑话袁叔叔要说在前头,那个人的工薪要由你来出,这也是咱们荣吉的规矩。”
  我一听说要分我的钱,当下有点不乐意了。
  可再转头看了看蒋苏亚一脸的焦急,我心里便是一阵的痛惜,就说了一句:“好吧,可是要给他多少啊?”
  袁氶刚道:“对半分吧?”
  我还价道:“三七可以不?”
  袁氶刚反问我:“你三吗?”
  我说:“算了,还是对半吧!”
  同时我心里也在想,大不了等着解决了蒋苏亚的问题,我再找个理由把那个人给辞退了,他待几天,给他几天的工钱,我的如意小算盘“噼里啪啦”打得贼响。

  袁氶刚继续说:“好了,这两天就让蒋苏亚陪着你,我给你介绍的人在南方,要赶过来估计要一两天的时间。”
  我问时间会不会来不及,袁氶刚电话那头儿就说:“来得急,好了,我要听戏了。”
  说罢,他就挂了电话。
  我收起手机看向蒋苏亚,不等我开口,她就问我:“怎样了?”
  我说:“袁叔叔说了,他会安排一个人来帮你解毒蛊,不过要等两三天,还说,这期间就让你待在我的身边,防止出岔子。”
  蒋苏亚愣了一会儿,然后对着我点了点头说:“那还请宗禹大朝奉多多关照。”
  我说:“你还是叫我宗禹好了。”
  蒋苏亚点头。
  我则是继续说:“毒蛊的事儿应该可以解决了,可你们蒋家的事儿,还有给你下毒蛊的凶手,就需要你们自己查了。”

  蒋苏亚点头说:“我知道,本来我也不想在蒋家争权夺位,可那些人竟然……”
  说到这里,蒋苏亚秀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的倔强来:“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退让了,蒋家绝对不能落在那些做人毫无底线的人手里。”
  我在旁边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蒋苏亚忽然问我:“你是怎么发现我体内的毒蛊的,单是卜算,应该算不出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