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14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点了点头说:“实不相瞒,我跟爷爷学过很多的东西,相卜、风水、鉴宝、历史,甚至是医理,药理,而这其中涉及毒蛊之事,我结合卦理,然后再根据你的气色,呼吸,得出的结论,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吗,我嗅到了毒蛊的味道。”
  “我鼻子对特殊味道的敏感程度远超于常人。”
  蒋苏亚又问:“那你昨天见我的时候,没有闻出来吗?”
  我说:“敏感也不代表一下就能闻出来,再者说了,气味也要结合相理的,单靠闻有时候还不够,这个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蒋苏亚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她看着我问:“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们?
  在我思想想歪的瞬间,我回过神来说:“你如果累了,就在躺椅上睡会儿,如果不累,就在夜当里面随便转转,或者你玩会儿手机,再或者陪我聊聊天也行。”
  蒋苏亚点头。
  不过她还是先给她爷爷打了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
  蒋文庭那边竟然直接答应了,也不怕我起歹心把蒋苏亚给卖了。
  这一晚夜当安静的很,除了蒋苏亚也没有来什么客人,就连声称要和我一起管理夜当的袁木孚也没有来。

  我和蒋苏亚则是闲聊到了大半夜,期间我俩也不知道都说了啥,反正有一句没一句的一直说着。
  差不多快四点的时候,我就说了一句:“夜当要关了。”
  蒋苏亚问我:“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你的住处吗?”
  我的住处?
  我现在还没有住处,一瞬间我有点后悔没有早点找好房子了。

  蒋苏亚这句话说完,大概也意识到有些不妥,就道:“你那里如果不方便,我就先回爷爷那边,就在豪景大酒店,或者你去那边陪我也行,我的意思是,我再给你开一间房。”
  我点头说:“那也行,毕竟袁叔叔说了,让我尽量待在你身边,别到时候万一有什么闪失。”
  蒋苏亚笑而不语。
  去豪景那边的时候,就没有开我的车,而是坐蒋苏亚的保时捷。

  在去豪景的路上,我也是反应过来,那酒店好像是张建年旗下的产业,我怎么隐约会在那边碰到张芸啊。
  车子是蒋苏亚开的,她开车很慢,完全没有把车子的性能发挥出来。
  就在我想催促蒋苏亚把车子开快点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卡宴从我们旁边疾驰而过,接着那卡宴好像失控了,在空旷的马路中间转了一个圈,径直撞到了马路旁边的路灯杆子上。
  这辆卡宴我很熟悉,正是之前在董福楼地下停车场接走张芸的那辆……
  前面的卡宴撞在路灯杠上,发出一声“当”的巨响。
  蒋苏亚被吓了一跳,一边“啊”的尖叫一边踩了刹车。
  虽然我看不惯张芸的那个开卡宴的男友,但是人命关天,我也不好袖手旁观。

  开了车门,我就冲了过去,蒋苏亚在身后喊我:“宗禹,你小心点。”
  跑到车子的附近,这车的发动机已经开始冒烟了,整个车已经被撞的有些变形了,车里面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接走张芸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张芸。
  看到不是张芸,我心里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我俩没有实质**往过,可毕竟也算是我的前女友。
  车里面一股浓烈的酒味,女人一边“呜呜”地痛苦哀嚎,一边还能稍微挣扎一下。
  男人浑身是血,已经动弹不得,驾驶室都变了形,虽然弹出了安全气囊,可人明显已经不行了。
  我一边想办法开车门,一边对着蒋苏亚喊:“快打120,快报警。”
  蒋苏亚愣在车里,听到我大喊的声音,赶紧慌张地拿出手机打电话。
  车门好像被卡住了,我怎么也拉不出那个女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人在我面前咽了气。
  她一边流泪,一边乞求地看着我,希望我救她,可是我的力气却不够。
  这车里的人,我一个人也救不了。

  一时间我心里也是难受极了。
  期间,蒋苏亚也跑过来帮我,可就算加上她,我们两个人的力量还是不够,这大半夜,这一段的路又比较僻静,过往的车子也不多,也没有人来帮忙。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警车也来了,简单做了笔录,我和蒋苏亚就退出了人群,回到了车上。
  这里四处都是监控,我们也不用担心事情赖到我们的头上。

  看着我一脸的落寞,蒋苏亚就说:“你尽力了,就算救不了他们,也不是你的错。”
  我点点头说:“也是他们活该,喝那么多酒还开车。”
  蒋苏亚点了点头,然后我们继续开车往豪景大酒店去了。
  车祸的事儿,我们也没有再多想,来到酒店这边,蒋苏亚就给我开了一间套房。
  就在她的房间隔壁。
  这个时候已经快凌晨五点了,我们说了晚安就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到了房间,我简单冲了一个澡就准备睡觉,可在我洗澡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是闪过卡宴车里女孩儿一脸绝望对着我哭的画面。
  等我睡下后,我感觉自己的脑子变得昏昏沉沉的,耳旁还传来女孩儿的哭声。
  “呜呜呜……”
  那声音格外的凄惨,哭的我心神不宁。
  本来是在做梦,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觉得自己是醒了,可我却始终睁不开眼,而我的四肢也无法动弹,我的身体好像被千斤巨石压着一般动弹不得。
  我开始感觉到害怕,这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我忽然想起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有一些将死之人,特别是因为事故要死的人,他们死后怨念会跟着他们最后一眼看到的人,被跟着的人,轻则重病一场,重则会丢了性命。
  而要破除这些灾难,就要想办法化解那怨念……
  想这些的时候,我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这个时候必须尽快睁开眼睛恢复意识。
  而我嘴里也是飞快念起了爷爷教我的一套咒诀:“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兮履泰否……”
  我诵念的这些其实也不算咒诀,而是朱熹所作的《卦名次序歌》,诵念这些可以焕发自己一身的刚正之气,免于邪物侵体。
  “同人大有谦豫随,蛊临观兮噬嗑贲……”
  一直往下念,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的热,又过了一会儿,我就感觉自己的手脚能动了,我一用力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耳旁那女人的哭声不见了,脑子里的昏沉也是减轻了不少。
  只不过身体却是有些疲乏不堪,而且我的枕头已经湿透了,我竟然出了一头的虚汗!
  看来真的有脏东西缠上我了。
  我看了一下扔在床头充电的手机,已经是早起的八点多钟,我上班又要迟到了。
  所以我就拿起手机,再给张丽打电话请假。

  张丽那边很爽快的答应了,也没多问我原因,我想这大概就是在夜当工作的特权吧。
  因为被“鬼压床”的关系,我不敢再继续睡下去,而是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坐在套房的客厅里面想着爷爷之前教我的那些本事,特别是有关送走怨念的部分。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就响了一下,我看了一下,是袁氶刚发来的一条微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