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16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着李成二对着我挑了挑眉毛。
  我陪着蒋苏亚洗澡,好像挺刺激的……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就闪过了,我飞快摇头说:“让你女朋友陪着吧。”
  蒋苏亚也是飞快解释说:“我和宗禹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还有,你不用美女美女的叫我,我叫蒋苏亚,你喊我名字就行。”
  听到蒋苏亚澄清我和她的关系,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失望。
  李成二笑着说:“好吧,那我以后就喊你小亚吧。”
  小亚!?
  我瞥了李成二一眼,他没有再说话,而是慢慢地把木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片枯黄的叶子,叶子的旁边卡着一把小剪刀,他很谨慎的拿起小剪刀将那片枯黄的叶子减掉了三分之一小指母指指甲大小的量。
  那黄叶子已经被剪过很多次了,叶子原本的形状已经看不出来。
  我仔细看了那叶子的脉络几眼,又闻了闻气味后,就道了一句:“天香草?”
  天香草虽然名字叫草,但却是一种小型的树木,它的叶子极大,它从来不在一般的土地上生长,往往生长在寺庙、道观的屋檐上,一日发芽,一日长熟,一日落叶,落叶之时会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故名天香草,别称三日草。
  传说天香草吸收道佛精华而成,落叶可以驱虫、驱邪,根茎入药可以延年益寿。
  我之前在爷爷别墅的藏宝室里见过一株完整的天香草的标本,我也是从标本学得了有关天香草的知识。
  听到我说出名字,李成二就笑了笑说:“不亏是荣吉的大朝奉,见识果然渊博。”
  “天香草数百年不育一次,古往今来记载也极少,能享一叶者便已难得。”
  一叶难得?
  那我爷爷的一株……
  见我不说话,李成二继续笑着说:“你再猜猜看,我这白瓷瓶里是什么,你可以闻一闻!”
  说着,他打开白瓷瓶子,送到我的鼻子旁边。
  一股类似檀香的味道传出来,不过里面还搀杂着一些动物腐尸的味道。
  我犹豫了一下说:“是用上好的檀香引火烧过的虫灰?很可能还是烧的蛊虫,只不过我暂时分别不出是何种的蛊虫。”
  李成二盖好白瓷瓶放到桌子上,然后“啪啪”的鼓掌,然后一脸的轻笑道:“厉害,厉害,不亏是要做我李成二老板的人。”

  “这蛊灰,经过特别的处理,遇水则化,会顺着人体的毛孔进入人的身体,然后毒杀人体内的毒蛊,以毒攻毒,而这种毒因为经过处理,所以对人体是无害的,只针对蛊虫,所以这蛊灰也被称为灭蛊的疫苗。”
  “当然,如果所中之蛊的毒性,比制作蛊灰的蛊虫厉害,那蛊灰的功用就会大打折扣,甚至是失效了。”
  我点头。
  我们说话的工夫,兰晓月那边已经在浴缸里面放满了凉水。
  李成二很放心地把剪下来的天香草叶子,以及蛊灰交给了她,她也是转身又回到浴室,开始调制浴汤。
  李成二也是对蒋苏亚说了一句:“你去准备一下吧。”
  蒋苏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才往浴室走去。
  到了浴室,她就把浴室的门关了起来。
  李成二对着我笑道:“要不要我通知晓月,让她给你留一道缝隙?”
  我瞪了李成二一眼说:“别把我说的跟你一样流氓。”
  李成二对着我摆摆手说:“宗老板,你这人不识逗。”
  我稍微缓了缓然后问李成二:“蒋苏亚泡过那个浴汤后,就真的没事儿了吗?”

  李成二对着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说:“我都说了,手到擒来,更何况我用了天香草和蛊灰两种上好的物件。”
  看到李成二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也是稍微放松了一些。
  不过因为李成二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却还是不能完全信任他。
  在我思索这些的时候,李成二又问我:“宗老板,如果你准备好了,我给你把身上的怨念驱散了?”
  提到我的事儿,我也是来了精神,就问他:“你要做法事吗?或者再从你的行李箱里面拿出什么宝贝来?”
  李成二摇头说:“不用,缠着你的怨念,不过是小儿科中小儿科,用不着其他东西辅助。”
  说着,李成二伸手就对着我的额头点了过来。
  我下意识抓住他的手。
  李成二道:“宗老板,你这是不信我?”
  我说:“你的样子让人难以相信,不过我可以给你试试。”
  说罢,我松开了李成二的手,他直接点在我的额头上,然后“啪”的给了我一个脑瓜崩。
  那一下力道极大,我整个人向后仰倒在了沙发上,同时我额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觉。
  我飞快坐起来对着李成二破口大骂:“你耍我玩呢?”

  李成二赶紧摆手笑道:“怎么会,你现在有没有感觉神清气爽。”
  的确,我脑门是疼的厉害,可脑子里面却没有之前的浑噩,转而变成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清爽。
  见我愣住了,李成二就继续说:“袁前辈既然请我来,自然有他的道理,没点真本事怎么能进你们荣吉,而且还是你们的夜当?”
  李成二笑的贼自信,让我有点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的种种手段,远在我的意料之上。
  沉默了一会儿我才问李成二:“你怎么做到的?”
  李成二就说:“我那可不是普通的脑瓜崩,而是一指纯阳的罡气,那种小儿科级别的怨念,碰到就散了。”
  我点了点头,我现在是真的有点佩服他了。
  经过这事儿,我忽然对李成二稍微信任了一点,觉得蒋苏亚那边问题应该也不大了。
  不过她那边要一个小时,我们只能继续等。
  李成二那边已经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等着再盖上行李箱的时候,他才缓缓说了一句:“下一次我还是自己拿行李箱比较好,给服务生送上来,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把行李箱放到一边,他就用兰晓月煮好的水泡了一些茶。

  这茶都是酒店里面提供的,味道一般。
  喝了几口李成二就说:“什么破酒店,茶叶也舍不得买贵的。”
  我这边看了看李成二就慢慢地问了一句:“你不是要说我爷爷和徐坤的事儿吗?现在可以说了吗,那个徐坤到底是谁啊?”
  李成二说:“你爷爷的师弟,曾经在老荣吉当过学徒,不是现在省城的荣吉,现在的是你爷爷和袁家老太爷重新创立的。”
  “旧社会的时候,老荣吉在苏州有家店,后来因为政策的原因关了,当时,你爷爷、徐坤,袁家的老太爷,都是那个当铺的学徒。”

  “至于后来他们三人之间的恩怨,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是徐坤和你爷爷,还有袁家老太爷不太合得来。”
  “至于这次的事儿,我只知道,徐坤的主要目的,是你爷爷手里一样叫长眠棺的宝贝,那是老荣吉的镇店之宝。”
  我问什么是长眠棺。
  李成二就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师父告诉我的,我这次来,就是协助你做好荣吉的大朝奉,将来夺回长眠棺。”
  李成二的师父?
  他怎么清楚这件事儿,难不成也是爷爷的故交吗,是不是找到他,就能问出更多的消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