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18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说:“人的面门有命宫、财帛宫、田宅宫、男女宫、疾厄宫等十二宫相门。”

  “眉毛的外侧为迁移宫,此相门主居家稳固,张芸的,也就是我那前女友,迁移宫丰满隆起,说明她家室稳定,无居所之忧,可她今天的迁移宫方位却偏偏有青黯之色,说明她要悖家而行,也就是离家出走,不是旅游的那种,是那种和家里闹了别扭,切断联系出去的那种。”
  蒋苏亚担心道:“那你不阻止她,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
  我说:“放心好了,没事儿,过不了多久她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蒋苏亚笑了笑说:“和你在一起,做什么好像都被你一眼看出来了,一点隐私也没有。”
  我赶紧解释说:“我也不是总去看别人的相门,偶尔,偶尔。”
  不一会儿饭菜就上来了,我们两个也就开始吃了起来。
  期间我们也算是有说有笑,不过我们刚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一看是吴秀秀打来了。
  接了电话,我问她什么事儿。
  电话那头就传来吴秀秀开心的声音:“师父,师父,你在干嘛啊,怎么不来上班啊。”
  我让她有事儿直说。
  吴秀秀赶紧笑嘻嘻地说:“师父,我接了一个大单子,有人要在咱们这里当一套房子,是四室两厅的那种大户型,西陇郡小区的,市价三百多万呢。”
  “张经理说,我初来乍到没有经验,让你带带我,提成算我自己,单子成了,我请你吃饭。”
  我看了看时间说:“你在店里等我,我下午回去了,带着你去看看。”
  吴秀秀开心地说了一句:“好嘞师父,我等你。”
  张丽让我带着吴秀秀做这个单子,那就说明那套房子存在某些问题,否则的话,吴秀秀早就熟悉了流程,房本一收,手续一办就完成了。
  至于那套房子存在什么问题,暂时还不好说。
  我挂了电话,蒋苏亚就说:“你下午要忙了啊?”
  我点头说:“嗯,店里的单子。”
  蒋苏亚歪了歪头,夹了一块肉放到我的面前说:“吃了饭,我和爷爷下午估计就要回帝都了,我们要赶回去处理一下家里的事儿,所以……”
  蒋苏亚停了一下继续说:“所以,吃完饭,我们就要说再见了。”

  我“啊”了一声有些不舍。
  蒋苏亚笑了笑然后说了一句:“我有空会来看你的。”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我和蒋苏亚的下一次见面,又会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
  和蒋苏亚一起吃过饭,我就离开了酒店。
  她亲自送我下楼,在我上出租车的时候,她还主动抱了我一下。

  而她的这一抱直接让我脑回路坏掉了,上了出租车,司机师父问了我好几声“去哪”,我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句:“荣吉典当。”
  司机师傅也是打趣我说:“被女朋友给抱傻了?”
  我只是傻笑,心里也在想,蒋苏亚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如果有的话,那是不是要找机会表白一下……
  十多分钟,就到了荣吉。

  我刚进门,吴秀秀就直接站起来,隔着柜台的玻璃对我喊:“师父,师父,你终于来了,我们现在去吗?”
  我说:“你先收拾东西,我去跟经理打个招呼。”
  来到张丽的办公室,本来以为她会交代我点什么,可谁承想她只是寒暄了几句,就让我和吴秀秀去处理西陇郡房子的事儿。
  我的车在地下车库停着,所以我就和吴秀秀一起去了地下车库。

  马叔、马婶再一次把我的车擦的干干净净,我有点不好意的说:“不用每次都擦洗的。”
  马叔就说:“理所应当的。”
  吴秀秀满脑子都是房子的事儿,也没在意我和马叔、马婶聊了什么。
  车子出了地下车库,我才问吴秀秀:“那边的房子是怎么回事儿,房主是短期的当押,还是死当?”
  吴秀秀说:“听房主的意思,应该是死当。”
  我说:“那房主傻吗,现在的房子多好卖啊,随便卖,都是典当行的几倍,这单子恐怕不会太顺利,里面肯定有什么说道。”
  吴秀秀第一次接大单子,听到我这么说,就有点紧张问我:“师父,你说我的单子不会黄了吧?”
  我说:“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会尽力帮你的。”
  吴秀秀点头,我继续问:“房子的情况查了没,最近那边有没有出什么事儿,比如火灾、刑事案件之类的,又或者说,它之前有没有被抵押贷款,或者其他什么情况?”
  “如果房子有问题,在售卖的时候,可是会有点麻烦。”
  吴秀秀仔细想了一会儿,然后又拿出自己包里的资料看了几眼才对我说:“资料我研究过好几遍,也亲自查询过了,房子没什么问题啊。”
  我问吴秀秀:“房主有没有说过,房子为什么要抵押?”
  吴秀秀点头说:“说过一些,据说是一家人要移民了,这才着急出手。”
  我说:“这不是理由,房子这东西现在多好出手啊,房主在撒谎。”
  吴秀秀“啊”了一声显得更紧张了:“不会房子真有什么问题不能卖,他才来咱们典当行来骗钱的吧?”
  我让吴秀秀不要太担心了,等到了就知道了。
  去之前,吴秀秀已经给房主联系过,房主叫张国林,在省城经营一家规模不小的涮锅店,生意做的还不错,也是因为挣了点钱,这才想着移民国外。
  说到这里,吴秀秀忽然说了一句:“不过说实话,挣点钱就想往外跑的人,太崇洋媚外了,师父,要不这单咱们不做了。”
  我问她:“这一单的钱不想挣了。”
  她说:“想是想,但是……”
  我说:“没有那么多但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当然,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当然也会因为选择得到一些回报,我们只要严格律己就好了。”
  “再说了,那种人真要带着钱跑了,咱不得想办法让他多留下点啊?”
  吴秀秀点头笑道:“好像有道理。”
  很快我们就到了西陇群,这小区管理很严格,我们在门口登记用了十多分钟,门岗才放我们进去。
  到了张国林的单元楼下面,我们就看到一个穿着衬衫、西裤,啤酒肚挺的像怀胎九月的男人。
  他对着我们招手,示意我按照他的指示停车。
  吴秀秀跟我说:“就是他,他就是张国林。”
  我点了点头。
  张国林穿的衬衫和西裤都算是高档货,可他穿起来反而显得有些掉价,样子像极了不正规中介店里出来的房产经纪人。
  他的印堂发黑,黑眼圈格外的明显,眼睛黄色,眼皮半耷拉着,似睁非睁开。
  这是相目学中的猿目之眼。
  一般这种目相的人,聪明机灵,但是疑心偏重,会有迫害妄想症的趋向,轻的表现就是多疑,重的表现就有些变态,总是担心别人害自己,而先对别人动手,容易酿成大祸。

  这些人就算有一定的名气,也多半会是虚名。
  再者他的印堂部位,猛一看黑糊糊的一片,阳光之下,猛然一种有阴影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