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21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些问题,也是我想知道的。
  吴秀秀的问题让张国林直摇头。
  见张国林说不出所以然来,吴秀秀就看向我说:“师父,接下来怎么办,这房子我们还收不收了?”
  我说:“收是肯定要收的,都走到这一步了。”

  吴秀秀稍微放心的点了点头,毕竟这一单子关系到她的业绩,同时她脸上也有点担心说:“可我们要是被脏东西缠上了怎么办啊?”
  张国林立刻说:“我可以再把价钱降一些,九折!不,八点五折。”
  我说:“你们出国需要钱,我们荣吉也不会趁虚而入,该多少,给你多少,我们先按照活当的来质押,你到期赎不回来,我们就按照死当给你拍卖,到时候按照规矩,我们留下你抵押的钱,还有七七八八各项的费用,多余的钱,我们会打给你。”
  张国林一脸感激的看向我:“谢谢!”
  我说:“你不用谢我,房屋典当的规矩,我们荣吉一向都按照规矩来。”
  说到这里,我就看了看吴秀秀说:“秀秀,你先自己回典当行,把该准备的手续准备一下,明天我带着张先生去咱们店里签协议,你这单子就算成了!”

  吴秀秀开心道:“真的师父?太好了,那你呢,你不回店里去啊?”
  我点头说:“我还有点事儿。”
  吴秀秀一脸神秘问我:“师父,你是不是要去抓那脏东西啊?”
  我摇头说:“你就别乱猜了,我哪有那本事啊。”

  又和吴秀秀交代了几句,她就先离开了咖啡店,自己打车回去了。
  我这边看着张国林说道:“接下来咱们说说你家房子的事儿,在你给我们签协议的之前,必须把你房子的问题解决了,其中的真相咱们也要尽快找出来。”
  张国林想了一会儿就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廖雪焉是怎么死的,又死在了什么地方,还有她家里的情况,我也不了解。”
  我这才说:“我之前看你的面相,是不是说过,你是遇人不淑,才招致的灾祸?”
  张国林点头。
  我继续问:“你的朋友里面,知道你和廖雪焉关系的有几个?”
  张国林想了想说:“就一个,叫梁永刚,是我的铁哥们,我们是大学同学,他也有自己的公司,是干装修的,之前廖雪焉联络不上,我就是让他到这边来看的,他告诉我,廖雪焉人已经搬走了。”
  “而且,金屋藏娇这种事儿,也是他教我的,他自己外面也养着一个……”
  我打断张国林说:“别把责任都推给别人,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张国林点头。
  我继续说:“能不能把他约出来。”
  张国林愣了几秒钟然后诧异地看着我说:“你的意思,可能是梁永刚杀了廖雪焉?”
  我说:“目前还很难说,需要见了面,看看他的面相,才能知道。”
  张国林想了想说:“那我想办法约他出来,如果真是他杀了廖雪焉,那约他来这边,他肯定会怀疑,这样,我约他出来唱歌。”
  这张国林的心思果然多。
  我没说什么,张国林就拿出手机给梁永刚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张国林就问梁永刚晚上有没有时间,去云裳苑玩。
  梁永刚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个人简单寒暄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看样子两个人好像经常一起出去鬼混了。
  云裳苑是省城有名的高档娱乐场所,一说云裳苑大家也都懂什么意思。
  张国林约好了梁永刚,我就给李成二打了一个电话,他对付脏东西有一套,今晚的事儿还是请他出马比较好,毕竟我可是给他开了年薪五十万的工资,总不能让他白拿。
  电话接通后,李成二那边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老板,又有什么安排啊,我这边有正经事儿呢!”
  接着我就听电话那头儿传来兰晓月的声音:“成二,把衣服给我。”
  我这边则是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你晚上先别去荣吉了,跟我去一趟云裳苑,然后再去西陇郡小区,有事儿要办。”

  李成二那边听到云裳苑三个字立刻精神道:“老板,你这是给我们接风洗尘吗,早知道你有安排,我下午就不这么折腾了,老板大气,老板英明,老板果然是浪界中人!”
  我直接骂道:“滚,滚,滚,晚上带好东西,我们可能会遇到脏东西,不是找你玩的。”
  李成二那边锲而不舍道:“去都去了,玩一玩又无妨啊。”
  我懒得理他就说:“行了,晚上云裳苑的见,一会儿有了房间号,我发给你房间号,还有时间。”
  说罢,我怕李成二继续没正行的瞎说,就直接挂了电话。

  张国林那边则是已经在微信上开始定房间。
  显然他经常去那边,私下也加了那边订房经理的微信。
  张国林订好了房间,给我说了一下号码,接下来,我们便分开了,我们约好了晚上八点到云裳苑见。
  我把房间号,也是发给了李成二。

  张国林的车没有在他楼下停着,而是小区门口停着,他直接开车走了,我就要再进小区去开车。
  来到张国林那栋房子楼下的时候,我不禁觉得后背一凉。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就发现自己身后什么也没有。
  想起那白兮兮的女人影子,我不敢再在这边多待,直接开车离开了。
  出了小区,我心里才算踏实一点,我长长松了一口气,然后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的后车镜。
  这一看不要紧,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在我车子的后排座上,坐着一个白兮兮的女人影子,她低着头,头发下垂,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双手有些僵硬,方向盘都有点转不动了。
  不光如此,我踩着油门的脚越来越沉,我的脚慢慢地踩下去,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
  在这样下去,我肯定要出车祸。
  后面的脏东西,要害我!
  我自然不肯就范,心里飞快默念朱熹的《卦名次序歌》:“乾坤屯蒙需讼师……”
  我念的很快,一秒钟数个字,就好像是念经一样。
  随着我几句念完,我的手脚终于恢复了控制,我赶紧松开油门去踩刹车,同时转动方向防止自己撞到前面的车上。
  我在大路上拐了好几下,别停了好几辆车,好在我技术不错,总算没有发生车祸。
  我的车子停下后,那些被我别停的车,车窗处纷纷探出脑袋来对着我这边破口大骂。
  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通过后车镜看了看,发现后面的白兮兮的影子不见了,我再回头看了看,确定后排座上什么都没有了,我便直接开车离开了。
  毕竟都没有被撞到,那些车主骂了几句,也就各自开始行驶了。
  我一边开车,时不时通过后车镜看看后面的情况,接下来一路就再没有什么事儿发生了。
  等我们到了荣吉这边,我把车停在门口,然后飞快下了车,跑到店里去了。

  回到柜台里面,吴秀秀就开心地对我招手说:“师父,资料都准备好了,等明天张国林签了字就没事儿了。”
  我点头。
  吴秀秀又小声问我:“师父,脏东西抓到了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