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22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点头说:“嗯,没什么问题了,等张国林明天来签字吧。”
  吴秀秀开心说:“师父,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呢,真是厉害,晚上我请你吃饭,小吃街饺子?”
  我说:“好!”
  我们简单收拾了东西,然后熬到下班,就一起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吴秀秀又问我房子找好没,我摇头说:“哪有时间找啊。”
  吴秀秀说:“那一会儿我陪你去找。”
  我再摇头说:“今天算了,晚上我还有点事儿,等明天再说。”
  吴秀秀点了点头。
  吃了饭,我和吴秀秀就分开了,我在街上晃了一会儿,就开车往云裳苑去了。
  那种地方,我是第一次去,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紧张的。

  车子开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钟了,在来的路上张国林已经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他和梁永刚已经到了,而且房间里还有一个自称是我朋友的人。
  我赶紧对张国林说:“那个人叫李成二,是我的朋友,他今晚也要帮忙,你帮我接待下。”
  张国林也是答应了下来。
  到了云裳苑,停好车,我就往里面走。
  很快就有一个穿旗袍的美女迎过来问我有没有订房间。

  我说了房间号,她就直接送我去了四楼的一个包厢。
  一推开包厢的门,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喧闹的音乐,李成二手里拿着话筒,穿着他那一身花衣裳在正中央又扭又跳的,样子格外的认真,只是,他的歌声极其刺耳。
  我感觉,他只要稍微不小心一点,都能唱准一个调……
  在李成二的旁边,还有一穿着暴露的美女,正在和他跳贴身的热舞。
  张国林和另一个中年男人靠在沙发上,他们每个人怀里都揽着一个美女。
  另一个我没有见过,应该就是梁永刚了。
  等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李成二就停下了唱歌,然后让身边的美女把声音调小点,接着对着我说:“宗老板,你来迟了,自罚三十杯。”
  我没有理会李成二,而是直愣愣地看向了梁永刚,因为他的面相告诉我,他身上背着不止一条人命……
  我盯着梁永刚一直看,张国林开始准备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就停住了,他想尽快弄清楚廖雪焉的事儿,那不光是房子的事儿,更是一条人命。
  李成二那边也是好奇,转头也看向了梁永刚。
  梁永刚被我盯的有些不自在,尴尬地笑了笑说:“小兄弟,咱们认识吗?你这目光可不友善啊?”

  我这才稍稍收敛了一下,然后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
  梁永刚就问张国林:“你不给你朋友叫个美女来陪着?”
  我打断说:“不用了。”
  接着我就对房间里的三位美女说:“不好意思三位,你们先出去下,在包厢外面等着,我们有些私事儿要谈一下。”
  张国林松手,让自己身边的女人离开,李成二也是摆摆手,示意自己旁边的那位出去。
  梁永刚见状,也是松开手。
  三个女人都出去了,梁永刚就问我:“小兄弟,你是冲我来的?”
  说着,梁永刚又看向张国林问:“国林,你这朋友是什么意思,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你的意思?”
  梁永刚这个人长的瘦高,下巴很尖,带着一副金丝的边框眼镜,粗略估计得有五百度的近视度数。
  他的十二宫名门中,妻妾宫位置有一片斜纹,因为妻妾宫位于鱼尾位置,所以梁永刚那里的斜纹,有点像是鱼尾纹。
  不过鱼尾纹和相纹,我却能够一眼分辨出来。
  相语中有云,奸门(妻妾宫)有黑痣、斜纹的人,妻子多**,而且诶极有可能和人私奔。
  所以梁永刚应该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正是这一段不幸的婚姻,让梁永刚奸门变得极其黯淡,这股黯淡的相门颜色,久而久之形成了积怨。
  鱼尾临双目,所以便移到了双眼之中,双眼乃是心灵之窗,积怨遮挡了这扇窗,就会让当事人心里变得阴暗,甚至有些残暴。
  双目又是五官之中监察官,梁永刚双目黯淡失色,说明他这个人已经失去了辨别善恶的能力,心中做人的底线也基本丢的七七八八了。
  再者,双目还是五星六曜之中太阴、太阳相门,他眼中也有血丝,和之前我见过周瑾舒的双眼一样,都是赤脉入命征兆。
  赤脉预示着刑死,灾祸,牢狱。

  这些要通过赤脉之相的细节一一辩解,讲起来会相当的麻烦。
  周瑾舒的赤脉主刑死,但是对她施刑者,之前是隐藏,后来带着浓厚的阴气,所以是阴物行刑。
  而梁永刚的相门中赤脉,虽然也主刑死,但是牢狱同样也显现出来,而且施展刑死的对象阳刚之气很足,代表正义,也就是对梁永刚行刑的,是官家的人。
  梁永刚的罪行会被一一揭开,最终被判出死刑。
  这一切,我瞬间就看出来了,看到了梁永刚的结局,我心里畅快了很多。

  所以我就对他说了一句:“你别生气,我这个人有个习惯,看到不认识的人,就喜欢帮人看看面相,我是看你相貌奇特才多看了两眼。”
  张国林也在旁边介绍说:“对,对,就是这样。”
  梁永刚“哼”了一声说:“那你让妹子们出去又是怎么回事儿,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跟我说吗?”
  一边说话的时候,我就继续看梁永刚的面相,他的命宫缠黯淡,不过那种黯淡并不是一般的黑,而是有种不等程度的黯淡,爷爷说过,“相分色,命相连”,比如桃花运,面色如桃花,而桃花就是分着颜色的,并不是只有一种粉色,单纯的粉色,并不是桃花相。
  有了桃花运,就有姻缘上门,那便是命相连。

  而黯淡的颜色,就不是好运了,而是厄运,依旧有几个人的命和他联系在了一起,但是那种命理的交错是极其“恶毒”的,或争吵,或斗殴,或相杀。
  而梁永刚名门中的黯淡,就是相杀之色。
  而且他是主,和他相连的命,都是被杀之命。
  我再仔细看,有三条相杀之命和他联系在一起。

  我在看这些的时候,就回答了梁永刚一句:“三个!”
  梁永刚疑惑道:“什么三个?要和我讨论三个问题吗?”
  这个时候李成二也是走了过来,他把手中的话筒放到桌子上,然后缓缓坐到了梁永刚的附近。
  梁永刚下意识往旁边挪了一下。
  李成二直接一手搂住梁永刚的肩膀说:“怕什么,我又不会对你怎样,你又不是妹子。”
  李成二这个人吊儿郎当,痞里痞气的,笑着说话像逗逼,脸色沉下来发声,又是社会大哥,这就让梁永刚有点害怕了。
  梁永刚虽然杀过人,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差李成二,还是差了一大截。
  我这边看着梁永刚问:“你杀了三个人?”
  梁永刚愣了了一下反驳说:“这种玩笑可不能开,我怎么可能杀人,别胡说八道。”
  我继续说:“既然你不承认,那我们来说说廖雪嫣的事儿。”
  提到廖雪嫣的名字,梁永刚眼神明显开始有点慌了。
  他飞快看向张国林,眼神中带着一丝质问。
  张国林已经自身难保,哪里会管梁永刚这种酒肉朋友,便说了一句:“永刚,你老实说,你到底把小廖怎么样了,她真的是自己离开我给她买的房子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